鄭王

鄭王(Taksin,泰語名: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เจ้าตากสินมหาราช ,生於1734年,卒於1782年),中文名鄭信,又稱帕昭達信、鄭昭、披耶達、披耶達信、帕昭恭吞武里等,出身華僑,祖籍廣東澄海,是泰國歷史上吞武里王國的建立者

鄭信生於暹羅(今泰國)阿瑜陀耶王朝時期,早年過繼給財政大臣拍耶節悉為養子,1741年,鄭信進入哥薩瓦寺(Wat Kosavat)拜高僧通迪(Tong Di)為師,後於三毗訶羅寺(Wat Sam-vihara)出家,還俗后被其養父舉薦為暹羅國王波隆閣(Boromokot)的侍衛官。1755年,鄭信按照風俗在哥薩瓦寺再度出家,三年後還俗並擔任阿瑜陀耶王朝的內政廳兼王室宮廷廳政務通報侍官。波隆閣去世后,新君阿伽達封他為達府太守,封號「披耶」,此後鄭信被稱為「披耶達信」。1760年4月,緬軍包圍阿瑜陀耶城,鄭信作戰英勇,被提升為披耶哇棲羅巴干,受封甘烹碧府(Kamphaeng Phet Province)太守。1766年2月,緬軍再度對阿瑜陀耶城進行圍城,鄭信在次年率眾殺出重圍后,一邊招募軍隊,一邊著手統一暹羅東南地區。1767年10月,鄭信北上與緬甸軍隊決戰並一舉光復阿瑜陀耶城。同年12月,鄭信被共推為王,遷都於吞武里城(今泰國曼谷市,湄南河西岸),吞武里王朝就此建立。鄭信建立吞武里王朝後,先是征伐了暹羅境內的割據政權,恢復了阿瑜陀耶王朝時期的疆域。隨後又於1771年征討清邁,並順勢攻打柬埔寨,使柬埔寨成為暹羅的附屬國。1775年,鄭信再次北上,攻陷清邁,組織軍隊反擊緬軍,直到1776年年底,戰爭以緬甸撤軍而告終。1777年,鄭信介入寮國內戰,琅勃拉邦成了暹羅的附屬國。1782年,昭披耶卻克里秘密煽動起義,逼鄭信出家,後來處死鄭信,吞武里王朝一世而亡。

鄭王

鄭信在位15年,奠定了現代泰國的版圖,被譽為18世紀泰國的民族英雄。美國學者戴維·K·懷亞特在《泰國史》中提到:鄭信勤勉好學,登上王位后,能夠自己編寫劇本、詩、歌等文學作品。此外,他還精通律志和兵法,騎術高明,能使用多種武器,在泰國歷史上,是一位文武雙全的英雄人物。

人物生平

少年得志

1734年,鄭信出生於阿瑜陀耶城,他的父親鄭鏞是廣東澄海人,到暹羅做生意,娶當地女子洛央(Nok Iang)為妻,后經營有道,掌管賭稅,與財政大臣拍耶節悉結交為友,並將鄭信過繼其為養子。1741年,鄭信7歲時,養父拍耶節悉將鄭信送入哥薩瓦寺(Wat Kosavat),跟隨通迪(Tong Di)學習,刻苦研讀高棉文、泰文,繼而學習三藏佛法。1747年,鄭信年滿13歲后,拍耶節悉為鄭信在三毗訶羅寺(Wat Sam-vihara)舉行了盛大的剃髻禮,還俗之後,拍耶節悉帶他入宮朝見國王波隆閣,波隆閣十分欣賞鄭信,讓他成為自己的侍從官,鄭信任職期間也沒有忘記學習知識,一有空暇,便跟隨皇宮中的學士們研習中、越、印三國的語言。1755年,21歲的鄭信按照當地風俗到哥薩瓦寺出家,三年後的1758年,鄭信還俗,官復原職,回到國王身邊,國王見鄭信有政治才能,處理政務井井有條,封他為內政廳兼王室宮廷廳政務通報侍官。

見幸新君

1758年4月13日,波隆閣國王去世,波隆閣生前指定小兒子武通賁為繼承人,武通賁即位之後三位王子叛亂,叛亂平定不久便將王位讓給了哥哥阿迦達。阿迦達賞識鄭信,令鄭信領獅印赴北方諸城代國王處置政務,鄭信的任務完成的很好,阿迦達任命鄭信為達府鑾育甲鈸(法庭檢察官),達府為暹羅西北與緬甸接壤的重鎮,可見阿迦達信任鄭信的程度,不久,達府太守披耶達因去世,阿迦達晉陞鄭信為披耶達,統治達府,這時鄭信還不到30歲,獲得了「披耶」的爵位,後世稱之為「披耶達信」。

抗擊緬甸

緬甸入侵

1760年4月,緬甸貢榜王朝入侵暹羅,緬軍包圍並炮擊阿瑜陀耶城,后因王權更迭撤軍。1764年,緬軍捲土重來,再次攻陷丹那沙林(Tenasserim,今緬甸德林達依省)。信使將消息飛報阿瑜陀耶城,暹羅朝廷令披耶披鈸哥砂為主將,鄭信受其指揮,領軍開赴丹那沙林、丹老一帶堵截緬軍,在這次戰鬥中,鄭信表現優異,作戰勇猛,但因緬軍勢大,難以抵禦,被迫後撤,緬軍傷亡較大,退回丹那沙林修整。鄭信撤回阿瑜陀耶城,被封為披耶哇棲羅巴干,補甘烹碧府太守之職,然而因為戰況有變,未能上任。緬甸國王孟駁調動兩路大軍南北夾擊,北路軍經達府、甘烹碧、宋加洛等地,徐徐向南推進;南路軍從土瓦循東南部前進,總兵力約為4萬人。兩路軍隊幾乎未遇抵抗,一路燒殺搶掠,於1766年2月來到阿瑜陀耶城下,再次包圍此城。

僥倖突圍

1766年2月,緬軍包圍阿瑜陀耶城,國王阿迦達整天拜神求佛,把希望寄託到雨季到來與驅邪符咒上,為防洪水,緬軍駐紮在城外高地,洪水雖大卻並未造成影響。由於阿瑜陀耶城的炮兵操作失誤,導致一門大炮炸膛,因此之後不敢在大炮中裝滿火藥,以至於炮彈無法及遠,被緬軍嘲笑,阿迦達下令未經批准不得開炮,鄭信因戰事緊急下令開炮,反被降罪。

1766年12月,緬軍在城外的16座營寨完工,徹底包圍了阿瑜陀耶城,暹羅軍隊兵分六路出城拔寨,鄭信率領第二路軍隊,結果,第一路的指揮官披耶碧武里戰死,導致暹羅軍隊士氣崩潰,紛紛逃往城裡,鄭信為防緬軍趁亂攻城,率軍斷後,結果先進城的軍隊關上城門,鄭信走投無路,只好率領軍隊拚死突圍,趁緬軍沒反應過來,率領手下500軍士(其中一半為華人)成功突圍。

招兵買馬

1767年,鄭信衝出緬軍包圍,在菩三浩村擊潰了追來的緬軍隊伍,獲得大量補給,隨後在獵鳥村擊敗了另一支緬軍小股部隊,兩戰兩捷讓鄭信的威望大增,大量民眾加入了鄭信的部隊,鄭信的隊伍越來越壯大,在一年內收復了羅勇(Rayong)、萬佛歲(又名瓊布里,英語:Chonburi,今泰國春武里府首府)、尖竹汶(今泰國庄他武里,英語:Chanthaburi Province),並且佔領了桐艾港,收復尖竹汶時傳來了阿瑜陀耶城陷落的消息,很多從阿瑜陀耶城逃出來的士兵和商人也加入了鄭信的隊伍。

收復舊都

為了收復阿瑜陀耶城,首先,鄭信派出大量哨探,混入緬甸軍隊佔領區,刺探緬軍各方面情報,拉攏緬甸控制的地方官員,以便制定接下來的進擊步驟;其次,他派人核查散落四處的暹羅民眾,讓他們返回原籍,各安其業,從而增強後勤保障的力量;再次,鄭信藉助中國商人的財力,囤積糧草器械,為持久戰做準備;最後,鄭信訓練陸軍與水軍,使軍隊戰鬥力大幅提高,軍隊素質可以與緬甸軍隊相提並論。1767年10月,鄭信麾下已經有了戰艦100餘艘,陸軍5000餘人,鄭信見時機成熟,率領軍隊由尖竹汶出發,一夜之間抵達了吞武里。吞武里守城士兵大部分是泰人,雖有緬軍頭目監視,依然不怎麼出力,因此鄭信率軍進攻后,不久就攻入了城內。

鄭信並未在吞武里過多停留,日夜兼程趕路,終於在1767年12月趕到阿瑜陀耶城下,閃電般地包圍了緬軍大本營三株菩提樹,緬軍頭目蘇基投降,鄭信遂收復阿瑜陀耶城,由於阿瑜陀耶城為緬軍焚掠,宮闕民居幾乎化為灰燼,難以修復,而吞武里城地勢險要,河網縱橫,還具有天然良港,鄭信和平收復了華富里城后,便帶領部屬退守吞武里城。

自立為王

1767年4月7日,阿瑜陀耶城淪陷后,因緬軍只想掠奪暹羅財富,無意統治暹羅,因此未被緬軍侵略的暹羅國土依然完整,所以地方勢力割據自立:暹羅南部有昭六坤;北部有昭彭世洛和拍凡長老;東北部有昭披邁,鄭信的勢力就在群雄環伺之中,形勢非常兇險。鄭信光復阿瑜陀耶城后,昭披邁派人遊說降將蘇基,蘇基遂投奔昭披邁。鄭信認為昭披邁要分化瓦解自己;再者昭披邁將來必成大患,不能放任不管,於是,他下令集結部屬,準備征討昭披邁。

1768年,雨季過後,鄭信向柯叻府進發,越過披耶火山關隘,抵達柯叻城西,柯叻城守軍大部分逃亡,鄭信兵不血刃拿下城池,緊接著拿下了左荷關、甲託關、披邁城,生擒昭披邁。此時鄭信統治範圍相當龐大,而鄭信的身份仍然是阿瑜陀耶王朝大將,因此,1768年,鄭信手下的全體將士、民眾以及佛門中人一同擁立鄭信為王,上尊號為「頌綠拍昭恭吞武里」(至尊吞武里朝聖王)首都吞武里城則被稱為「古隆吞武里室利摩訶砂巫陀羅都」(財寶大洋之都)。

征討四方

收復暹羅

鄭信雖然稱王,但是此時的暹羅仍被割據為三國:吞武里國居中,北部是被拍凡長老統治的砂汪卡武里國,南部昭六坤統治之下的巴多里武多羅國,而北方的清邁是緬甸傀儡國,駐紮有大量緬軍,兵峰直指暹羅。

1769年8月,鄭信委任昭披耶卻克里為統帥,披耶榮摩羅闍、披耶碧差武里、披耶阿派耶侖納勒(通鑾)為副將,領軍5000由陸路進攻,昭披耶卻克里率軍離開吞武里,一路未遇任何抵抗。軍隊逐漸深入巴多里武多羅國所在的六坤府界,渡過湄鑾河(大卑河),抵達陀莫,在這裡與六坤軍遭遇,戰事並不順利。就在此時,又傳來了安南水師進犯吞武里的消息,之前鄭信扶持流亡暹羅的安儂回柬埔寨爭奪王位,柬埔寨國王烏迭請來安南軍隊助陣,鄭信護送安儂的人員被安南水師擊潰,安儂逃回吞武里,安南水師隨之殺到,企圖在形成海上包圍之勢。

1769年10月,鄭信決心征服柬埔寨,派披耶榮摩羅闍率領左路軍,出柯叻府,攻打柬埔寨暹粒城;派披耶哥砂提布底率領右路軍,出巴真府,攻打柬埔寨馬德望城。同月,鄭信親率水軍南下,援助昭披耶卻克里攻打六坤府,昭六坤全力防備昭披耶卻克里的陸軍,發現鄭信的水軍時,鄭信已經包圍了六坤府的披耶港口。昭六坤得訊后,偕家眷逃到宋卡城,鄭信乘坐巨象進入六坤府,后活捉昭六坤,佔領巴多里武多羅國全境。

1770年4月,鄭信回到吞武里,得知柬埔寨前線戰事不利,只得召回軍隊。同年8月,鄭信率軍北伐,出征砂汪卡武里國,鄭信兵分三路,耶披闍耶羅闍為西路;披耶榮摩羅闍為東路,從陸路出發;他自己則親率1.2萬水軍為中路,三軍在砂汪卡武里城下會合,包圍砂汪卡武里,拍凡長老無心作戰,突圍出城逃跑,城遂破。至此,鄭信已經統一了阿瑜陀耶王朝原統轄的版圖,創立了一個新的國家。

初征清邁

1771年3月,波摩瑜源領兵進犯宋加洛城,此時昭披耶宋加洛履任僅3個月。昭披耶宋加洛堅守城池,並派人分別赴鄰近各城求援。緬軍攻城未果,只好先行包圍,昭披耶宋加洛不時派軍出城邀擊,雙方相持不下。附近各城接到求援信后,昭披耶梭羅室利(汶瑪)、拍室利羅闍黎初、拍泰南等太守各自領軍馳援,與昭披耶宋加洛軍裡應外合,夾擊緬軍,波摩瑜源潰敗,逃返清邁,損失了不少兵馬和軍資。

1771年7月,鄭信大軍趕到土城營寨后,於當天夜裡發起攻城,兩軍激戰至天明,清邁城仍未攻陷,鄭信決定不再進攻,而是繼續圍困,九天之後,因糧草不濟,鄭信退軍至吞武里。

再征柬埔寨

1771年11月,鄭信令披耶榮摩羅闍率領陸軍約1萬人,進攻柬埔寨的暹粒、馬德望、菩提薩;自己率領水軍沿海岸經尖竹汶、桐艾,直取河仙,攻城戰持續了三天,河仙城陷落。鄭信令手下將領繼續向柬埔寨進軍,柬埔寨國王烏迭見泰軍逼近,乘船逃往夫南島,安南水師得悉后,派船將烏迭接走。1771年12月,鄭信立安儂為柬埔寨王,統治柬埔寨西部,烏迭掌握柬埔寨東部領土,雙方繼續對峙,不久,安南爆發起義,無暇顧及柬埔寨事務,烏迭失去靠山,只好承認安儂是柬埔寨國王,而他本人則任第二國王,另由安坦任副王,從此柬埔寨成為暹羅屬國。

再征清邁

1774年,緬王孟駁欲再攻暹羅,將之徹底收為屬國,鄭信得知之後在全國進行總動員,調查全國壯丁人數,區分兵役人口與勞役人口,準備與緬軍決戰。鄭信先後調動了4萬人,準備先攻下清邁,鄭信大軍在清邁城外樹立起34座營寨,形成三面包圍之勢。1775年2月,鄭信從南奔出發,前往清邁,巡視各軍營寨后,他令拍素羅布底領軍攻西面,昭披耶梭羅室利領軍攻東面,昭羅摩叻砂納領軍攻南面,敗退的緬軍爭相入城,拍素羅布底見機不可失,領軍奮力衝殺奪取城門,率先沖入城內,翌日,鄭信入清邁城。

再戰緬甸

1775年年底,緬甸大軍在摩訶梯訶都羅的率領下開赴彭世洛城,另一路緬軍從南方的頓遜入侵暹羅,鄭信令侄子率軍南下抵擋,自己親率大軍北上增援,雙方激戰數日,未分勝負,鄭信從緬軍俘虜口中得知緬軍糧草不濟,設法切斷緬軍軍需路線,放棄彭世洛城,全軍南撤,準備在彭世洛城合圍緬軍。結果緬甸國王孟駁於1776年去世,緬甸大軍佔領彭世洛城不久便撤軍,鄭信失去了全殲敵人的機會,鄭信又命手下大將追擊緬軍,戰果甚微。緬甸新國王贅角牙沒有吞併暹羅的野心,而是只打算收復清邁,便再次率軍南下,鄭信令昭披耶梭羅室利領軍打敗了緬軍,但由於清邁屢次遭到緬軍騷擾,糧秣耗盡,居民逃散,鄭信便決定放棄清邁,清邁就此成為荒城,歷時約20年,從此,緬甸與暹羅幾十年無大戰。

征服寮國

1771年,萬象國王西里本亞桑殺死了向暹羅效忠的拍沃。1776年,鄭信出兵討伐,沿途佔領了西里本亞桑設防的木克、那空拍儂和廊開。接著,泰軍進攻北科和文庫,圍城很久才攻克。1777年年底,琅勃拉邦統治者蘇里亞旺與萬象有仇,知道萬象與暹羅爆發戰爭后,寫信給泰軍將領表示願意提供幫助,在蘇里亞旺的幫助下,泰軍橫渡湄公河,包圍了萬象,兩個月後,西里本亞桑連夜逃往安南。1778年,萬象投降,暹羅軍隊帶走了王室成員、碧玉佛、勃拉邦佛以及許多民眾,還逼迫琅勃拉邦統治者蘇里亞旺,征服了寮國地區。

柬埔寨內亂

1777年,柬埔寨國王安儂派1萬人幫助鄭信攻打寮國,結果民怨四起,安儂誤殺了副王安坦,此時第二國王烏迭病逝,國內輿論認為是安儂殺死了烏迭。此時安儂為了支援暹羅遠征軍,連婦女也被迫隨軍,耽誤了正常的生產生活,使得社會矛盾激烈,也引起了社會上下的廣泛不滿。1779年,柬埔寨國內掀起了大規模叛亂的浪潮。安南在此時也派兵介入柬埔寨事務,和叛亂者一起擊敗並殺死了安儂,叛軍首領牟擁立年僅6歲的烏迭之子安英為王,自立為攝政王。

1782年2月,鄭信出兵2萬人討伐柬埔寨,由太子昭水任統帥,昭披耶卻克里、昭披耶洛坤素旺、昭披耶梭羅室利以及王侄宮坤羅摩蒲迫砂羅等任副將,先平定牟的叛亂,然後一起向安南進軍。阿瑜陀耶王朝的舊官僚代表昭披耶卻克里等人早就對鄭信有華人血統不滿,因此,昭披耶卻克里、昭披耶梭羅室利私下派出使者與安南大將阮有瑞接洽,私自議和。第二天,阮有瑞帶數十人來到昭披耶卻克里的軍營談判,雙方達成同盟。

暹羅內亂

昭披耶梭羅室利授意安南軍8000人包圍太子昭水、王侄宮坤羅摩蒲迫砂羅駐紮在金邊的軍營,昭披耶卻克里坐視不理,自己返回了首都吞武里。阿瑜陀耶城陷落時,有大量民眾將財寶藏匿起來,吞武里王朝建立之後,定都吞武里,阿瑜陀耶城的廢墟就吸引了大批挖寶者前往挖掘,這些人打算挖出城中財寶,售賣獲利,往往收穫頗豐。

鄭信南征北戰多年,需要軍費,便派拍威漆那隆對挖寶者們徵稅,拍威漆那隆貪婪殘暴,中飽私囊,對挖寶者們橫徵暴斂,民怨甚深。昭披耶卻克里派手下乃汶納、鑾梭拉、鑾查納三人煽動挖寶者們起義。1782年,挖寶者起義爆發,起義軍由水路而下,深夜到達吞武里,立即就發起進攻。鄭信大將披耶特迫在城牆上開炮,擊沉船隻無數,鄭信登牆眺望,發現起義軍幾乎都是泰人,下令停止開炮。

英年早逝

1782年3月,起義軍派高僧入城勸說鄭信出家三個月,鄭信為了不讓民眾自相殘殺,導致國家破裂,便沒有徵調部隊前來平叛,而是答應了起義軍的要求,削髮為僧。12天後,昭披耶卻克里之侄披耶素里耶阿派,自行領兵趕往吞武里,駐紮於王宮北面的石灰村,監視王宮動向,鄭信的侄子宮坤阿拏叻砂頌堪召集了所能召集到的所有兵力,於4月2日發動進攻,但因兵力薄弱,失敗被捕。4月6日,昭披耶卻克里率領大軍到達吞武里,召集文武百官徵求意見,上百名支持鄭信的官員要求鄭信還俗,昭披耶卻克里將這些人全部處死。第二天,鄭信在鄭寺佛殿內被人杖殺,由於鄭信是國王,行刑者特意選擇紫檀木做的棍子施刑,鄭信終年48歲,吞武里王朝一世而亡。鄭信死後,昭披耶卻克里自立為王,給乾隆皇帝上書,自稱鄭信之子鄭華,希望得到冊封,從此之後,曼谷王朝的歷代國王在在與清朝交流時都自稱姓鄭,今天的泰王拉瑪十世的中文名叫做鄭冕。

施政舉措

復興經濟

鄭信復國之後,面對滿目瘡痍的國土,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民眾的吃住問題,由於糧食稀少,鄭信用高於平常12倍的價錢向外國商人購買糧食。每車糧食正常價格為40銖,鄭信出價500銖收購。因此外商為牟暴利紛紛運糧到吞武里出售,運往暹羅的糧食一多,糧價就下跌了。鄭信將購得的糧食用於周濟難民,每天都有上萬的難民來投奔鄭信。鄭信還招徠大量外國客商到吞武里經商,一時之間荷蘭、西班牙、法國、中國等多個國家的商隊都來到了暹羅,其中中國商人最多,他們先用商船運來中國的絲綢、茶葉,再換取暹羅生產的各種土特產。吞武里附近甚至形成了一個華人聚居區,那裡街市熱鬧,商業繁榮,華人與泰人和睦相處,關係融洽。為了進一步發展商業,鄭信還修築了很多公路,在鄭信之前的王朝,商隊往來只能靠船運,鄭信修築公路之後,商隊也可以靠牛車進行運送了。

改革政治

鄭信對阿瑜陀耶王朝的政治制度進行了修改,國王在名譽上擁有全國土地,各級官吏與民眾按照等級不同分配土地,鄭信還改良了文、武沙木罕(相當於文、武首席大臣),削弱了這兩個職位的權力,由昭披耶卻克里取代。不過鄭信後期戰事頻繁,昭披耶卻克里擁有極大的權力。吞武里王朝的政府所設的主要職務是負責城務、宮務、財務和田務4個部的官吏,他們的爵銜是披耶。除京城設4個部外,其他各城也設相應的機構。

鄭信授權一等城市的統治者可以自己任命本城4個部門的官員。鄭信把城市分為兩大類,畿內城市和畿外城市。京城附近列為第三等的小城市為畿內城市,統治者稱為「乍孟」。乍孟同主管法律和稅收的官員組成城市管理委員會,畿內各城的軍政工作直接受京城控制;遠離京城的城市被稱為畿外城市,按城市的大小和重要性分為一至四等,統治者被稱為「昭孟」。畿外城市的昭孟對於他所管轄的城市有充分的指揮權,中央只能派駐負責法律、稅務等的官員工作。

加強軍事

鄭信在軍事上多有建樹,首先,鄭信創建了吞武里王朝第一支軍隊,也正是憑著這支軍隊,鄭信才能復國成功,鄭信的軍隊大量使用大象和火炮,組建了象兵和炮兵;其次,鄭信打仗時經常兵分三路,自領一路,其餘兩路由親信大將統帥;最後,鄭信在戰場上多次親自上陣,乘船或騎大象率先進城。這幾點使得暹羅士兵士氣較高,往往死戰不退,也使得鄭信在軍中極有威望。

宗教政策

1768年,鄭信親自在大鐘寺召集全國德高望重的僧侶開會,選舉各地僧團的首領,重新建立各地的佛教組織,他聘請有德學的高僧來吞武里王都安住,冊封僧爵及職務,洛坤的長老曾被鄭信請到吞武里擔任僧王。1769年,鄭信征服洛坤的時候,把那裡珍藏的佛教論藏帶回吞武里,命人抄寫。抄了副本以後又將原著送回洛坤保管。1770年,鄭信平定北方拍凡長老的割據勢力后,對北方的宗教進行了整頓,重申戒律,派吞武里的高僧為北部的僧侶重新剃度。他還在京都和全國各地修建了許多佛寺。當時作為皇寺的膺陀爛寺,至今仍享有盛名。1778年,鄭信到金邊作戰的時候,從那裡把一尊印度古代鐫刻的碧玉佛運回暹羅,就放在這座寺廟裡。

鄭王

文學發展

鄭信命人收集整理長詩《拉瑪堅》,根據泰民族的欣賞習慣,在故事的內容方面有所增刪,情節的次序有所調整。鄭信本人也參與了文字上的潤飾修改,故該版本稱為吞武里王版。這個版本比起阿瑜陀耶王朝流傳下來的版本,內容更為充實完整,語句也比較通俗凝練,帶有吞武里王的個人風格,可惜只有四段,是在征戰間隙的兩個月的時間裡完成的,曾由宮內劇班子上演。

外交

清朝

從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到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鄭信先後7次派使者請求賜號、朝貢,乾隆皇帝起初以為鄭信是篡逆之徒,不予賜號,後來認識到鄭信的作為並非篡逆,准令鄭信遣使請封,意味著承認了吞武里王朝的正統地位。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七月,吞武里王朝朝貢使團終於到達廣東,乾隆四十七年(1781年)四月,使團帶著乾隆皇帝的賞賜回到了吞武里,可惜此時鄭信已經被囚。

東南亞諸國

鄭信稱王以來,先後征服柬埔寨、萬象、琅勃拉邦等國家,將其列為臣屬,終其一生未能征服安南、緬甸。鄭信一朝的國土,北邊擁有寮國境內的萬象、鑾巴茫;南邊統領甲蘭單、單卡奴、沛武里;東邊擁有寮國、高棉湄公河地區,窺望越南邊境;西邊國土遠達緬甸的毛達瑪、塔威馬力、禾腦悉。

人物爭議

鄭信與昭披耶卻克里的關係

鄭信死後,昭披耶卻克里自立為王,在給清朝的國書中自稱為鄭信的兒子鄭華,英國學者格蘭特·埃文斯認為昭披耶卻克里是鄭信的女婿;美國學者戴維·K·懷亞特則認為:昭披耶卻克里與鄭信只差兩歲,因此否認昭披耶卻克里與鄭信的翁婿關係,認為昭披耶卻克里的王后是鄭信的妹妹。

鄭信過繼拍耶節悉原因

據說鄭信剛剛生下來三天,有巨蟒盤繞在他身上,鄭信的父親認為這是不吉利的,按照中國的風俗應該活埋,按照暹羅的風俗,應該把孩子扔到外面才可以避免災禍,正在散步的拍耶節悉路過,收養了鄭信。當代學者段立生認為:按照中國風俗,有龍蛇纏繞是帝王之兆,真實的原因應該是鄭鏞包攬賭稅,跟財政部業務關係密切,曾獲坤鈸陀那封爵,可算是拍耶節悉的下屬。兩家又是近鄰,過從甚密。鑒於拍耶節悉無後,鄭鏞或許出於友情,或許出於對自身事業發展和孩子前途的考慮,才將親生兒子送給財政大臣撫育。這種寄養關係,頗似古代貴族間的政治聯姻。

鄭信晚年精神狀態

曼谷王朝初期民間有一種說法是鄭信晚年患了「心疾」,橫徵暴斂、濫殺無辜,導致眾叛親離,實際上鄭信出家之後,還有上百位大臣要求鄭信還俗,軍中更是有大量效忠鄭信的將領,昭披耶卻克里只好處死鄭信,展開了血腥的大清洗。

死因爭議

關於鄭信死因,有四種說法,四十二梅居士在《鄭昭傳》中提到,鄭信是被鐵箍夾住手指,活活折磨死的。英國學者格蘭特·埃文斯認為:通鑾發動政變推翻鄭信時,遵從泰國的習俗,國王的血不能流到地上,於是鄭信被裝到麻袋裡,用檀香木杖敲擊頭部致死。泰國歷史學家Nidhi Eoseewong在其著作《吞武里國王達信統治時期的泰國政治》中提到,鄭信是在吞武里城附近的維查普西特堡壘前被斬首。泰姆•耳•馬尼奇•瓊賽認為,鄭信以替身來代其受刑,自己卻離開了吞武里。

歷史評價

清朝乾隆皇帝評價:阿瑜陀耶王朝子孫是我國冊封,被緬甸侵佔,鄭信為故主報仇,並不是篡逆的舉動。

當代中國學者段立生評價:吞武里王朝始於1767年,終於1782年,僅僅存在了短短的15年,但在泰國歷史上是一個關鍵的轉折。如果沒有吞武里政權的建立,沒有鄭信領導的驅緬復國鬥爭的勝利,那麼泰國歷史則將是另一副模樣,泰國將被長期置於緬甸的統治之下。

泰國政府建造的鄭信紀念碑碑文:他是泰國人民的好男兒,生於佛歷2277年(1734年),卒於佛歷2325年(1782年)。泰國政府和人民於佛歷2497年(1954年)4月17日敬立此碑,以便提醒泰國人民牢記他抵禦外敵,恢復泰國獨立和自由的恩德。

當代學者王靜認為:鄭信死後,儘管昭披耶卻克里大肆屠殺鄭信的親信,並在史書中污衊鄭信,但是民間對鄭信的祭祀絡繹不絕,吞武里、曼谷和羅勇等地先後出現了鄭王廟,每逢鄭信的生日、登基紀念日及遇難日,民眾總會來到鄭王廟上香,可見鄭信在泰國民間的威望之高。

家族成員

軼事典故

鄭信年輕時與昭披耶卻克里一同出家,後來有一天,二人托缽出寺化緣,見到一位老人,老人圍著兩人轉了幾圈,不住發笑,二人認為老人會相面,便請老人相面。老人指著鄭信說:「你有帝王之相。」又指著昭披耶卻克里說:「你也有帝王之相。」說罷揚長而去,二人相對大笑,都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鄭信在暹羅稱王之後,鄉里人聽聞鄭信在泰國發達想要前去拜見,從而撈到一點好處,鄭信送給他們十八口密封的水缸,叮囑他們到家再打開,鄉親們按訥不住,在回去的船上打開了水缸,發現水缸里都是鹹菜。鄉親們把它們都扔入海中,只留1缸。後來鄭氏族人才發現鹹菜缸底下全是金銀珠寶,人們這才恍然大悟。如今,每到清明節,鄭氏族人都要朝著鹹菜缸祭拜,想要獲得鄭信的庇佑。

後世紀念

鄭王廟

鄭王廟(Wat Arun),又稱為黎明寺(Temple of the Dawn),位於泰國湄南河西岸雙子都市吞武里城,此寺曾經供奉過從寮國萬象運來的玉佛,後來這尊玉佛供奉在首都曼谷的玉佛寺內。1809-1824 年間,曼谷王朝的拉瑪二世重建寺廟,增修中央大塔和四周的四角小塔群,還曾重新賜名,但寺名仍含黎明之意,是泰國著名的宗教聖地。

鄭王

鄭王紀念碑

1954年,泰國政府出面,在泰國首都隔河相望的吞武里豎立起一座雄偉的紀念碑,上端有一個真人般大小的騎馬戎裝的塑像,碑面鐫刻著這樣一段文字:此碑為紀念達信皇大帝和增進他的榮譽而建。他是泰國人民的好男兒,生於佛歷2277年(1734年),卒於佛歷2325年(1782年)。泰國政府和人民於佛歷2497年(1954年)4月17日敬立此碑,以便提醒泰國人民牢記他抵禦外敵,恢復泰國獨立和自由的恩德。

鄭王

鄭皇節

泰國政府規定:每年的12月28日即吞武里大帝登基之日為「鄭皇節」,以示以這位民族英雄的懷念,紀念抗緬復國的民族英雄鄭信大帝的登基日。節日當天,全國放假,泰王親率官員憑弔,十分隆重。

鄭王

鄭王衣冠墓

鄭王衣冠墓位於澄海市區北面的廣益街道,1782年秋,鄭信的親屬把他常穿的泰服和華服各1套,運至故鄉華富村安葬,建立泰皇鄭信衣冠墓。1985年,重修鄭信衣冠墓,現墓地為0.2公頃,有三進石台階,配以混凝士結構的風雅欄杆,使墓地成為整院。高聳的墓碑上有「暹羅鄭皇達信大帝衣冠墓」十一個字,這個頗為壯觀的鄭信衣冠墓,列為澄海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文藝影視

2017年,由泰國3台和TV Scene共同拍攝古裝劇《同一片天空》,吉拉宇·唐思蘇克和娜塔玻·提米露克共同主演 。講述大城王朝末期,男主角Khan Thong假扮太監進入王宮,尋找父母死亡真相,結識並愛上麻煩少女Mang Mao,最終幫助鄭信戰勝緬甸入侵者,建立吞武里王朝。劇中,阿提查·春那儂扮演鄭信,劇中鄭信雄才大略,英武不凡,幫助主角結為連理。

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