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

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是日軍於1937年7月7日,在宛平縣發動的一場侵略襲擊。七七事變標誌著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的侵華戰爭,同時也標誌著中國全民族抗戰的開端,由此開闢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

1937年7月7日夜,盧溝橋的日本駐軍借演習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的拒絕。8日凌晨,中日雙方在交涉過程中,日軍炮擊盧溝橋,向城內的中國守軍發動進攻。8日上午日軍佔領了龍王廟和鐵路橋,與中國守軍在盧溝橋激戰,並從天津調兵增援。9日中國守軍收復鐵路橋,恢復了永定河東岸的控制。日軍見形勢不利,同北平當局達成停戰協議。待援軍到達後日軍於11日進攻宛平城將戰事擴大,並繼續增兵。7月26日日軍侵佔廊坊並製造了廣安門事件。同時日本增調國內約20萬人到中國。28日日軍集結部隊向南苑發動進攻,於29日侵佔北平。中國守軍經過激戰,因傷亡過重於30日放棄了天津。

七七事變

七七事變爆發后,使中國抗日戰爭由局部抗戰演變為全國抗戰,國共兩黨經過多輪談判,9月22日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中國社會工人、農民、青年、婦女等各階層開展不同形式的救亡運動,並成立武裝加入抗日戰鬥,海外華僑也以各種形式參與到抗日救亡運動中來。在中國全面抗戰的影響下,世界格局呈現出向法西斯和反法西斯兩個陣營發展的趨勢。

歷史背景

日本方面

在明治維新時期,日本走上了擴張侵略的道路,制定的「大陸政策」將中國列為主要侵略對象。在此政策影響下,1880年出版的《鄰邦兵備略》、1887年日本參謀本部擬定《征討清國策》,都將清政府列為侵略目標。到了1893年,日本基本上完成了侵略中國的戰爭準備。

1894年日本發動中日甲午戰爭強佔台灣、勒索賠款、並強取在中國自由設廠特權等。甲午戰後日本強行在華北派遣「駐屯軍」,而七七事變正是由駐屯軍發動的。20世紀初日俄戰爭后,日本從俄國手中獲取了遼東半島及附屬的權益,並通過與清政府簽訂《中日會議東三省事宜條約》攫取了中國東北南部的特權。隨後日本擴大在中國東北殖民勢力,屯駐關東軍,設立殖民機構「南滿鐵路公司」,涉足通訊、開礦和重工業等,把東北作為對中國殖民擴張的基地。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利用西方列強無暇顧及中國,極力擴大對中國的侵略。1914年日本侵佔青島,脅迫袁世凱接受日本妄圖吞併中國的「二十一條要求」,企圖侵略伸向中國內地。1927年的「東方會議」上日本對侵略中國問題進行了精心策劃:把注意力首先集中在中國的「滿蒙」地區,這是日本侵華的一項重大決策。

1929年,日本受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影響,國內動蕩不安,為擺脫這場大危機,日本走上了法西斯軍國主義道路,向外發動侵略戰爭。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在中國東北發動了九一八事變,並在接下來的3個多月的時間裡佔領了東北全境。

七七事變

1932年1月日軍進攻上海,發動了一二八事變,與國民黨政府簽訂了《淞滬停戰協定》,日軍可以駐留在上海的部分地區。1932年3月日本在東北建立偽滿洲國,扶植溥儀「執政」,東北成為日本的獨佔殖民地。隨後日本將戰火引向熱河省,侵佔熱河省后一路進逼平津地區。日本脅迫國民黨政府簽訂了《塘沽停戰協定》,使冀東的大片領土脫離了中國主權範圍,也為日本侵略平津和華北打通了道路。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陸續調配兵力,到1936年已形成了對北平的三面包圍。

中國方面

1924年1月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第一次國共合作正式形成,1927年國民黨反動派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標誌著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中國進入了十年內戰時期。隨後國民黨對對中共的革命根據地發動「圍剿」,國民黨的前4次「圍剿」均告失敗。由於王明「左」傾錯誤,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中遭受失敗,1934年10月被迫進行長征。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製造了「九一八事變」,中國開始遭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由於國民黨對外奉行不抵抗政策,導致東北三省淪陷。隨後,上海、熱河省被日軍染指。1935年國民黨政府向日本妥協,簽訂了《何梅協定》《秦土協定》失去了對河北和察哈爾的控制。

日本帝國主義侵入華北,中華民族危機日益嚴重,1935年中國共產黨發表《八一宣言》,號召停止內戰,共同抗日。同年12月爆發了一二九學生愛國運動,掀起了抗日救亡運動的新高潮。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被迫接受了停止內戰、聯共抗日的條件。從西安事變後到七七事變前半年多的時間裡,國共間分別進行了多輪談判未取得實質性結果,中國國共兩黨趨向合作而聯合尚未鞏固。

國際環境

國際聯盟標榜以「促進國際合作,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為目的,實際上是帝國主義國家推行侵略政策,對殖民地進行再瓜分的工具。進入20世紀30年代以後,國際形勢日趨緊張。面對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1935年義大利入侵衣索比亞、1935年德國進軍萊茵蘭,國際聯盟在侵略者面前無所作為,只是起了縱容侵略的作用。1936年11月至12月,德國和義大利分別與日本簽訂協定,組成了國際法西斯集團。而在七七事變前,英、法、美等國給予蔣介石南京政府一定的援助但態度並不積極。

地理背景

盧溝橋位於北平城西南約15公里的永定河上,是平漢、平綏、北寧三條鐵路線的交叉中心,既是南下的要衝,又是北京的咽喉要道,盧溝橋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當時的北寧鐵路線已為日軍控制,盧溝橋再失,則平漢線即為日軍所得。這樣日軍將會沿平漢線南下,侵佔華北,佔領中國。宛平城建於1640年,是捍衛北京城的軍事要塞。

1936年9月日軍攻佔北平南部的丰台,此時北平四周只有西南平漢鐵路一帶還被中國軍隊所控制,其餘的三面,日軍可以隨時截斷平漢、平綏、北寧三條鐵路之間的聯繫,因此盧溝橋的地理位置就顯得格外重要。日軍只要能佔據盧溝橋,就可以控制平漢鐵路,使北平進退失據,北平就是一座死城,華北就可以拿下。

七七事變

戰前態勢

1936年6月,日本天皇批准了新的《帝國國防方針》及《用兵綱領》,公然宣稱要實現控制東亞大陸和西太平洋,最後稱霸世界的野心。同年8月日本制定的總體戰略計劃「國策基準」再次確立了侵略中國的戰略,制定了1937年侵華計劃,並在一次「將官」演習中向參加演習的將官交代了全面發動侵華戰爭的戰爭部署。1936年9月,日軍通過兩次「丰台事件」強佔北平西南門戶丰台,10月至11月,日軍舉行秋季大操演,以北平為假想進攻目標,以盧溝橋、宛平城為主要攻擊點,規模均超以往。

從1937年5月起,日軍在北寧鐵路沿線以及丰台、盧溝橋一帶頻繁進行實彈演習。演習針對盧溝橋及中國守軍第29軍。在此期間,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和駐天津的中國駐屯軍司令部頻頻開會,策劃發動大規模的侵華戰爭。6月,駐丰台日軍一部又以宛平城為進攻目標進行演習。6月21日,中國駐屯軍緊急成立臨時作戰課。此時,在東京政界私下盛傳著:「七夕的晚上,華北將重演柳條湖一樣的事件。」

7月3日,關東軍參謀長東條英機向日本政府提議立即給中國以打擊。7月6日,日軍駐丰台的清水節郎中隊全副武裝,要求通過宛平縣城到長辛店地區演習。宛平第37師駐軍未讓通行,與日軍相持了10多個小時,後日軍撤走。隨後29軍立即作出部署,應對日軍接下來的動作。

軍隊部署

中國軍隊

1935年5月關東軍利用兩次事件——非武裝區內中國游擊隊的活動及兩名記者在天津被殺,國民黨被迫從河北撤走了所有中央軍,同年6月日本借口4名日本特務在察哈爾省的張北被侮辱,國民黨政府被迫達成了「秦土協定」,將第29軍撤到察哈爾省的最西南端。第29軍被分成了兩部分,2萬人留在察哈爾省的張家口,3萬人調到了北平和天津地區。七七事變前第29軍第37師、騎兵第9師等分別部署在北平西苑、丰台、宛平、長辛店及南苑、北苑、黃寺等地,第38師等部署在天津及北平天津間的鐵路沿線。

守衛盧溝橋和宛平城的是國民黨第29軍37師110旅219團第3營(為加強營),有4個步兵連、1個輕迫擊炮連、1個重迫擊炮連、1個重機槍連,共1400多人。

日本軍隊

1936年上半年,為了進一步侵略中國,日本內閣決定擴編中國駐屯軍,並將駐屯軍司令官升格為中將軍銜。1936年5月至6月日本向華北大舉增兵,中國駐屯軍兵力由1700餘人增至5700餘人,馬匹由170多匹增至640多匹,兵力增加近3倍,形成一個擁有步兵聯隊、炮兵聯隊、通信聯隊、航空聯隊、戰車隊、騎兵大隊等多兵種的軍事集團,中國駐屯軍得到強化。

七七事變前,中國駐屯軍兵力具體分佈為:天津駐有日本「中國駐屯軍」司令部,戰車隊、騎兵隊、工兵隊、通信隊、憲兵隊、軍醫院和軍倉庫,步兵第2聯隊和第1聯隊第2大隊、炮兵聯隊;北平駐有「中國駐屯步兵旅團」司令部,步兵第1聯隊、電信所、憲兵分隊、軍醫院分院,步兵第1聯隊第3大隊駐丰台,1個小隊駐通州;步兵第2聯隊第7中隊駐唐山、第8中隊駐灤州、第9中隊(缺1個小隊)駐山海關,步兵第2聯隊第3中隊駐塘沽,另有步兵第2聯隊1個小隊駐昌黎,1個小隊駐秦皇島。

七七事變

事件過程

挑起事端

7月7日晚上,日軍中隊長清水節郎率領駐丰台日軍河邊旅團第一聯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在盧溝橋北永定河東岸的回龍橋附近進行行以攻取盧溝橋為假想目標的軍事演習,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日軍配備了充足的彈藥。23時左右,日軍謊稱一士兵在演習時離隊失蹤,要求進宛平城搜查。在遭到中國駐軍第29軍第37師219團團長吉星文拒絕後,日軍派兵增援,並佔領宛平城外要點。第29軍副軍長兼北平市長秦德純為防止事態擴大,命宛平縣長王冷齋與日軍交涉。第二天晨2時,雙方商定一同派人員前往宛平縣城調查。

炮擊宛平城

正當雙方交涉的時候,日軍駐丰台的第3大隊奔赴盧溝橋。日方在失蹤士兵已經歸隊的情況下,仍提出要宛平城守軍向西門外撤退、日軍進至城內再談判的要求,遭到中方拒絕。4時50分日軍在宛平東門外發起攻擊,炸毀了守城部隊的營指揮部。與此同時日軍在西門也發起了攻擊,開始攻城。炮擊過後,發起攻擊的日軍步兵遭到宛平守軍的猛烈還擊,大量日軍傷亡。七七事變爆發后,第29軍的將領秦德純、馮治安、張自忠等召開緊急會議並發表聲明:「彼方要求須我軍撤出盧溝橋城外,方免事態擴大,但我方以國家領土主權所關,未便輕易放棄,倘彼一再壓迫,為正當防衛計,當不得不竭力周旋。」

七七事變

激戰盧溝橋

在炮擊宛平城后,日軍向盧溝橋、龍王廟和鐵路橋東頭髮起了攻擊。第29軍部向前線官兵發出「盧溝橋即為爾等之墳墓,應與橋共存亡,不得後退」的命令。旅長何基洋向守橋部隊下達了三條命令:一、不同意日軍進城;二、日軍武力侵犯則堅決回擊;三、我軍守土有責,絕不退讓,放棄陣地,軍法從事。位於龍王廟和鐵路橋的中國2個排的守軍面對日軍900餘人的進攻,激戰14分鐘后,幾乎全部戰死在鐵路橋頭的陣地。隨後日軍佔領了龍王廟和鐵路橋東頭,但也付出了死亡上百人的代價。

8日上午日軍企圖強奪盧溝橋,中國一個連的守軍與日軍激戰,日軍曾一度將鐵橋南端佔領,中國軍隊死守橋北,與日軍對戰。

日軍佔領永定河以東后,隨即從天津向北京調動增援部隊,決心擴大戰爭。由於此時日軍在丰台地區兵力相對較少,日軍在掩護下渡過永定河后,以談判為幌子,等待援軍到達後於9日進攻宛平城。

8日晚12時許,由吉星文團青年戰士組成的突擊隊,向佔領鐵路橋和龍王廟的日軍發起突襲,消滅日軍一個中隊,但在日軍的反擊下,戰突擊隊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傷亡近四分之三。9日凌晨在從長辛店調來的部隊與橋北守軍夾擊下,將日軍擊潰,收復鐵路橋。收復鐵路橋后,第29軍完全恢復了永定河東岸的態勢,減少了對宛平城的威脅。

停戰談判

7月8日,國民政府外交部為盧溝橋事變向日本大使提出口頭抗議。同日,中共中央通電全國,號召中國軍民團結起來,共同抵抗日本侵略者。由於戰局形勢不利,日本提出所謂「事件不擴大,就地解決」的方針,欺騙世界輿論,麻痹國民黨當局,爭取時間調集部隊。7月9日,北平當局與日軍會談后達成協議:雙方立即停戰;日軍撤退至永定河左岸,中國軍隊撤至右岸,並由雙方組織視察團監視雙方撤兵情形;盧溝橋的中國守軍撤走換成日軍的河北保安隊石友三部擔任。

7月10日中國軍隊撤退,然而日軍沒有遵守協定,從天津、古北口、榆關等多地調集日軍,並配有重武器向盧溝橋前進,佔領了大井村五里店等處,平盧雲路也不通行。11日起日軍開始炮擊宛平城及其附近一帶,守城部隊向城外疏散城內居民,戰事擴大到八寶山、長辛店、廊坊、楊村等處。第29軍各部分散應敵,日軍則出動飛機進行偵察掃射,戰事時斷時續。同一天,平津當局與日軍達成協定:第29軍代表聲明向日軍表示道歉,並懲辦此次事變責任者;取締共產黨、藍衣社及其他抗日團體的抗日活動;永定河以東不駐中國軍隊。「現地談判」使日軍贏得了增兵華北的時間。

後續

7月26日,日軍侵佔廊坊,並挑起廣安門事件。7月27日日軍參謀本部發出向中國第29軍發動攻擊的命令,同時增調20餘萬人到中國。7月28日日本華北駐屯軍向第29軍發起總攻,在強大火力的支援下,日軍從三面向南苑中國第29軍發起了猛烈攻擊,中國守軍倉促應戰。5個多小時的戰鬥中,中國守軍傷亡2000餘人,第29軍副軍長佟麟閣、第132師師長趙登禹壯烈殉國。29日北平淪陷。

7月29日,中國第29軍在天津的部隊率先向駐天津的日軍發起攻擊,並攻佔了天津火車總站和東站,燒毀了日軍飛機。隨即日軍抽調部隊對天津進行支援,並對中國軍隊進行轟炸。第29軍經過15個小時激戰,終傷亡過重放棄天津,天津失守。

事件影響

國內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后,蔣介石接受了中國共產黨關於合作抗日的主張,中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初步形成。在七七事變前半年多的時間裡,國共間分別進行了多輪談判,因國民黨設置了種種障礙,從而使談判未取得實質性結果。

七七事變爆發后,7月8日中國共產黨通電呼籲築成民族統一戰線抵抗日軍的侵略,國共兩黨親密合作抵抗日軍的進攻。7月15日,周恩來等將《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送交蔣介石,雙方談判無果。8月上旬周恩來和朱德、葉劍英一起飛抵南京,代表共產党參加蔣介石召集的抗戰會議,並同蔣介石進行談判。8月13日,日軍進攻上海,威脅南京。第二日,國民政府發表《自衛抗戰聲明書》。在形勢的推動下,蔣介石放棄了一些不合理要求,同意了紅軍改編后的指揮和人事問題。9月22日,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發表《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次日蔣介石發表談話指出團結禦侮的必要,至此標誌著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國共二次合作形成后,國民黨軍隊主要承擔正面戰場的作戰,先後進行了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等重大會戰,並在徐州會戰中取得了台兒庄戰役的勝利。中國共產黨領導八路軍、新四軍,與國民黨軍隊協作進行正面戰場作戰,並在華北、華東開闢多塊敵後抗日根據地,使日軍不得不調整侵華政策。

抗日救亡運動興起

七七事變后,中國社會各階層開展不同形式的救亡運動。北平、上海、武漢等大城市的工人組織獻金、募捐、紀念宣傳等活動,成立工人組織,破壞日軍設施,發展戰時生產,為抗戰出力;河北、山西、山東等地興起農民救亡運動:成立農救會配合作戰、在敵占區展開與敵偽政權的鬥爭等,江蘇北部、浙江東部、安徽西部等地的的農民救亡運動也開展起來;抗戰開始后二、三時間裡,有上百萬的青年參加了青年救國會,並在1938年6月成立了邊區青年救國會,進行管理處漢奸、慰問前方將士、瓦解敵軍等工作;婦女則開展徵募捐款、宣傳抗日、進行戰地服務等救亡活動。同時各地的工人武裝、農民武裝、青年武裝、婦女武裝也陸續成立,加入到抗日的戰鬥中。海外華僑也以募捐獻金、進行經濟鬥爭、回國參軍參戰等形勢參與到抗日救亡運動中來。

國際

七七事變后中國正式形成了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開始了中國的全面抗戰。中國獨立抗擊日本法西斯,開闢了世界第一個大規模反法西斯戰場,成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力量,中國的抗戰得到了共產國際和眾多國家的支持。隨著中國抗戰地位與作用的提高,美、英、法等國對中國抗戰的態度轉向積極,在政治上反對日本,在經濟和軍事上對中國進行援助。以英、法、美為代表和以中國、蘇聯為代表的兩大國際力量拉近了戰略合作的距離,朝著建立世界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方向發展,世界格局呈現出向法西斯和反法西斯兩個陣營發展的趨勢。

事件評價

七七事變標誌著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的侵華戰爭,同時也標誌著中國全民族抗戰的開端,由此開闢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光明日報)

「七七事變」既是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的起點,又是中國全民族抗戰的開端,促進了全民族覺醒,是中華民族由衰敗到振興的轉折點。(光明日報)

從盧溝橋事變肇始,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濟南時報-新黃河)

七七盧溝橋事變」是全國性抗戰或全民族抗戰的起點。盧溝橋的石獅發出了憤怒反抗的呼喊,中國人民用自己的血肉築成新的長城。(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傑)

七七事變的爆發,標誌著日本全面侵華的開始,也是中國全民族抗戰的開端。它的偉大歷史意義在於,促進了全民族的覺醒,凝聚了全體中華兒女抗戰的磅礴力量。(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副研究員李慶輝)

七七事變后,抗擊侵略、救亡圖存成為中國各黨派、各民族、各階級、各階層、各團體以及海外華僑華人的共同意志和行動,中國由此進入全民族抗戰階段,並開闢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新華社發《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相關紀念

紀念日

1999年國務院正式把「七·七」作為紀念日,旨在教育後人弘揚中華民族團結抗戰,共御外寇,前仆後繼,英勇鬥爭的愛國主義精神,發揚革命前輩的敢於鬥爭、敢於拼博、艱苦奮鬥的精神。

歷史紀念

1987年7月7日,位於盧溝橋畔宛平城內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鄧小平同志親自題寫了館名。

1997年7月7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二期工程竣工,江澤民題詞:「高舉愛國主義旗幟,以史育人;弘揚中華民族精神,振興祖國。」

2005年7月7日,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舉行偉大勝利——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大型主題展覽。

2007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70周年紀念日,舉辦《難忘七七珍愛和平》史料展。

2012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75周年紀念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與中國音樂家協會愛樂樂團共同舉辦了主題音樂會。

2014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紀念日,習近平、俞正聲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參加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的紀念儀式。

2023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86周年紀念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還聯合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重慶紅岩革命歷史博物館、八路軍太行紀念館、新四軍紀念館等全國40餘家革命類紀念場館聯動舉辦紀念活動。

相關作品

電影《七七事變》,李前寬、肖桂雲導演,吳桂苓、吳京安、李法曾等主演,1995年上映。

該片講述了1937年,日軍發動「七七事變」,駐守宛平的29軍奮起反抗。國共兩黨再度攜手,蔣介石發表 「無論何人皆有抗戰守土之責任」的講話。 29軍軍長宋哲元、副軍長佟麟閣、師長趙登禹率領部隊給日軍以重大打擊。 29軍在日本人的飛機、大炮、坦克等的強攻下傷亡慘重,為保存實力撤出宛平城。29軍張自忠隻身留在北平,與日軍周旋。中國再次掀起了民族的抗日高潮。

七七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