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鵬泰山

莊子在《逍遙遊》中寫到:北冥有魚,名曰為鯤。化而為鳥,名曰為鵬。

鯤鵬泰山

基本信息

鯤鵬之大,背若泰山,其翼若垂天之雲……負青天,絕雲氣,扶搖直上九萬里而莫之夭閼者。

歷史記載

莊子《逍遙遊》

《逍遙遊》是《莊子》的代表篇目之一:

北冥有魚(1),其名為鯤(2)。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3)。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4),其翼若垂天之雲(5)。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6)。南冥者,天池也(7)。

《齊諧》者(8),志怪者也(9)。《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10),摶(tuán)扶搖而上者九萬里(11),去以六月息者也(12)。」野馬也(13),塵埃也(14),生物之以息相吹也(15)。天之蒼蒼,其(70)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16)?其(70)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17),則芥為之舟(18),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19),而後乃今培風(20);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è)者(21),而後乃今將圖南。

蜩(tiáo)與學鳩笑之曰(22):「我決(xuè)起而飛(23),搶(qiāng)榆枋(fāng)而止(24),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25),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26)?」適莽蒼者(27),三餐(71)而反(28),腹猶果然(29);適百里者,宿舂(chōng)糧(30);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31)!

小知不及大知(32),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jūn)不知晦朔(shuò)(33),蟪蛄不知春秋(34),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35),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36),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37) ,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38),眾人匹之(39),不亦悲乎!湯之問棘也是已(40)。窮髮之北,有冥海者(41),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42),其名為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43),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44),絕雲氣(45),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斥鴳笑之曰(46):「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47),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48)。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49)。

故夫知效一官(50),行比一鄉(51),德合一君,而(néng)征一國者(52),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53)。且舉世譽之而不加勸(54),舉世非之而不加沮(55),定乎內外之分(56),辯乎榮辱之境(57),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shuò)數(shuò)然也(58)。雖然,猶有未樹也。夫列子御風而行(59),泠(líng)然善也(60),旬有五日而後反(61)。彼於致福者(62),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63)。若夫乘天地之正(64),而御六氣之辯(65),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66)!故曰:至人無己(67),神人無功(68),聖人無名(69)。

註釋

(1)冥:指海色深黑,一作「溟」。「北冥」,北海。下文「南冥」,指南海。傳說北海無邊無際,水深而黑。

(2)鯤(kūn):傳說中的大魚。

(3)鵬:本為古「鳳」字,這裡指傳說中的大鳥。

(4)怒:奮起的樣子,這裡指鼓起翅膀。

(5)垂:同「陲」,邊際。

(6)海運:海動。古有「六月海動」之說。海運之時必有大風,因此大鵬可以乘風南行。徙:遷移。

(7)天池:天然形成的大海。

(8)《齊諧》:書名。出於齊國,多載詼諧怪異之事,故名「齊諧」。一說人名。

(9)志怪:記載怪異的事物。志,記載。

(10)水擊:指鵬鳥的翅膀拍擊水面。擊:拍打。

(11)摶(tuán):迴旋而上。一作「搏」(bó),拍。扶搖:一種旋風,又名飆,由地面急劇盤旋而上的暴風。九,表虛數,不是實指。

(12)去:離,這裡指離開北海。「去以六月息者也」指大鵬飛行六個月才止息於南冥。一說息為大風,大鵬乘着六月間的大風飛往南冥。

(13)野馬:指遊動的霧氣。古人認為:春天萬物生機萌發,大地之上游氣奔涌如野馬一般。

(14)塵埃:揚在空中的土叫「塵」,細碎的塵粒叫「埃」。

(15)生物:概指各種有生命的東西。息:這裡指有生命的東西呼吸所產生的氣息。

(16)其正色邪:或許是上天真正的顏色?其,抑,或許。正色,真正的顏色。邪,同「耶」,疑問語氣詞。極:盡。

(17)覆:傾倒。坳(ào):凹陷不平,「坳堂」指堂中低凹處。

(18)置杯焉則膠:將杯子放於其中則膠着擱淺。置,放。焉,於此。膠,指着地。芥:小草。

(19)斯:則,就。

(20)而後乃今:「今而後乃」的倒文,意為「這樣,然後才……」。培:憑。

(21)莫之夭閼:無所滯礙。夭,挫折。閼,遏制,阻止。「莫之夭閼」即「莫夭閼之」的倒裝。

(22)蜩(tiáo):蟬。學鳩:斑鳩之類的小鳥名。

(23)決(xuè):疾速的樣子。

(24)搶(qiāng):觸,碰。「搶」也作「槍」。榆枋:兩種樹名。榆,榆樹。枋,檀木。「搶榆枋而止」另有版本也作「槍榆坊而止」。

(25) 控:投,落下。

(26) 奚以:何以。之:去到。為:句末語氣詞,表反問,相當於「呢」。「奚以……為」,即「哪裡用得着…….呢」。

(27) 適:去,往。莽蒼:色彩朦朧,遙遠不可辨析,本指郊野的顏色,這裡引申為近郊。

(28)三餐:指一日。意思是只需一日之糧。反:同「返」,返回。

(29)猶:還。果然:吃飽的樣子。

(30)宿:這裡指一夜。

(31)之:此,這。二蟲:指蜩與學鳩。

(32)知(zhì):通「智」,智慧。

(33)朝菌:一種大芝,朝生暮死的菌類植物。晦朔:晦,農曆每月的最後一天,朔,農曆每月的第一天。一說「晦」指黑夜,「朔」指清晨。

(34)蟪蛄(huì gū):寒蟬,春生夏死或夏生秋死。

(35)冥靈:大樹名。一說為大龜名。

(36)大椿:傳說中的大樹名。一說為巨大的香椿。

(37)根據前後用語結構的特點,此句之下當有「此中年也」一句,但傳統本子均無此句。

(38)彭祖:傳說中堯的臣子,名鏗,封於彭,活了約八百歲。乃今:而今。以,憑。特,獨。聞,聞名於世。

(39)匹:配,比。

(40)湯:商湯。棘:湯時的賢大夫,《列子湯問》篇作「夏革(jí)」。已:矣。

(41)窮髮:傳說中極荒遠的不生草木之地。發,指草木植被。

(42)修:長。

(43)太山:即泰山。在今山東泰安北。

(44)羊角:一種旋風,迴旋向上如羊角狀。

(45)絕:穿過。

(46)斥鴳(yàn )池沼中的小雀。斥,池,小澤。

(47)仞:古代長度單位,周製為八尺,漢製為七尺;這裡應從周制。

(48)至:極點。

(49)小大之辯:小和大的區別。辯,同「辨」,分辨,分別。

(50)效:效力,儘力。官:官職。

(51)行(xíng):品行。比:合。

(52)而:通「能」,能夠。征:征服。

(53)宋榮子:一名宋鈃,宋國人,戰國時期的思想家。猶然:喜笑的樣子;猶,通「繇」,喜。

(54)舉:全。勸:勉勵。

(55)非:責難,批評。沮(jǔ):沮喪。

(56)內外:這裡分別指自身和身外之物。在莊子看來,自主的精神是內在的,榮譽和非難都是外在的,而只有自主的精神才是重要的、可貴的。

(57)境:界。

(58)數數(shuò)然:汲汲然,指急迫用世、謀求名利、拚命追求的樣子。

(59)列子:鄭國人,名叫列禦寇,戰國時代思想家。御:駕馭。

(60)泠(líng)然:輕妙飄然的樣子。

(61)旬:十天。有:又。

(62)致福:求福。

(63)待:憑藉,依靠。

(64)乘:遵循,憑藉。天地:這裡指萬物,指整個自然界。正:本;這裡指自然的本性。

(65)御六氣之辯:駕馭六氣的變化。御,駕馭、把握。六氣:指陰、陽、風、雨、晦、明。辯:通「變」,變化的意思。

(66)惡(wū):何,什麼。

(67)至人:莊子認為修養最高的人。下文「神人」「聖人」義相近。無己:清除外物與自我的界限,達到忘掉自己的境界。即物我不分。

(68)神人:這裡指精神世界完全能超脫於物外的人。無功:無作為,故無功利。

(69)聖人:這裡指思想修養臻於完美的人。無名:不追求名譽地位,不立名。

泰山又稱岱山、岱宗、岱嶽、東嶽、泰岳等。名稱之多,實為全國名山之冠。泰山之稱最早見於《詩經》,”泰”意為極大、通暢、安寧。泰山突兀的立於華北大平原邊上的齊魯古國,同衡山,恆山,華山,嵩山合稱五嶽,因地處東部,故稱東嶽,故有”五嶽之長”的稱號。 ….它東臨波瀾壯闊的大海,西靠源遠流長的黃河,凌駕於齊魯大地,幾千年來一直是東方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泰山有着深厚的文化內涵,其古建築主要為明清的風格,將建築、繪畫、雕刻、山石、林木融為一體,是東方文明偉大而莊重的象徵;幾千年來,泰山成為歷代帝王封禪祭天的神山,隨着帝王封禪,泰山被神化,佛道兩家,文人名人紛至沓來,給泰山與泰安留下了眾多名勝古迹。泰山自然景觀雄偉高大,有數千年精神文化的滲透和渲染以及人文景觀的烘托而被稱為”五嶽之首”,它是中華民族的精神文化的縮影,而今又成為世界珍貴遺產。泰山風景名勝以泰山主峰為中心,呈放射狀分佈,由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融合而成。從祭地經帝王駐地的泰城岱廟,到封天的玉皇頂,構成長達十公里的地府–人間–天堂的一條軸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