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大褲衩

繼央視「大褲衩」、蘇州東方之門「大秋褲」之後,瀋陽又現黃金版「大褲衩」。2012年10月13日,一條「瀋陽街頭一建築酷似黃金版『大褲衩』」的微博引起熱議。這是一座位於鐵西區核心位置的,上部為黃色、下部為棕色的建築。開發商回應稱造型靈感來源於鼎。

黃金大褲衩

事件經過

網友調侃

該建築位於瀋陽興華北街小北一路附近,建築由南北對稱的兩座大樓組成,中間由連橋相連。大廈的上半部分為金黃色,下半部分為深棕色。從南側看,金黃色的部分被棕色分開,好像兩條「褲腿」,「褲腿」中間還有一個類似正方體的突出部分。建築上面顏色明亮,而且造型獨特,很容易引起人們注意。

聽到「大褲衩」的說法,一位路過此處的女士笑了:「我遠遠就看見了,還以為是『銅錢』呢,你這麼說還真有點像,但是比『大秋褲』好像還強點兒。」

網友的調侃則更為「辛辣」。網友「冰糖雪梨心想事成」說:「人類是離不開大褲衩了!」網友「邪惡滴小飛機」說:「北京的大褲衩與蘇州『大秋褲』不分男女,這款至少一眼就能看出是男人,還是個跳芭蕾的王子。」

媒體評論

建築的思考

近年來,中國很多知名建築的建築造型頗受爭議,且越來越往服裝款式靠近,大褲衩、秋褲、牛仔褲都被做成標誌建築屹立於城市中。近日,瀋陽別出心裁的黃金版大褲衩再次引起網友的熱議,金燦燦明晃晃的黃金褲衩,令央視的大褲衩遜色不少。不過網友調侃冬天來了,即使是金子褲衩,也不如秋褲暖和啊。

12日,一條題為「瀋陽街頭一建築酷似黃金版”大褲衩”」的微博引起網友熱議。

在一些網友的眼中,央視大樓似一條「大褲衩」,蘇州的東方之門,像一條土不土洋不洋的「大秋褲」,而瀋陽的一座大廈,則成了一條黃金版「大褲衩」,彷彿這些標誌性的城市建築,並非是建築設計師的作品,而是服裝設計師的「私生子」。究竟是我們的城市建築被服裝設計師「強暴」了,都變成了「服裝體」,還是我們的網友都改行做了「裁縫」,看什麼建築都像一條「褲子」,讀不懂它的藝術價值和文化內涵了?

事實上,央視大樓似大褲衩也好,蘇州東方之門像大秋褲也罷,亦或是瀋陽這座建築為黃金版大褲衩,都是一些網友的調侃之說,言下之意,這些建築缺文化、不藝術、沒品位。然而,稱中國建築普遍「短命」,人們還可以認同,因為這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但說中國建築缺文化、不藝術、沒品位,似乎缺少現實依據,人們自然難以接受。應該說,中國並不缺少具有文化價值和藝術特質的現代建築,缺少的恰恰是像長城,故宮、岳陽樓等這樣長壽的歷史文化遺產。

特別是,欣賞一座城市建築,不能僅看其外部造型,應進行全方位審視和綜合評判。比如,判定央視大樓、東方之門和瀋陽這座大廈的優劣,除了首先看其造型是否新穎、美觀之外,更應注重其是否與當地的歷史文化相融合,是否與周邊的建築和城市環境相協調,否則,造型再新穎、美觀的建築,也是個敗筆。退一步講,即便是以造型論建築的成敗,也要看是什麼人拿什麼眼光去審視。如果是一名企業家去看瀋陽這座大廈,那麼其斷然不會稱之為黃金版大褲衩,而認為是一座風格奇特、富麗堂皇的「黃金之都」。

因此,不能用「裁縫」的眼光看城市建築,否則,在網友的眼中,不僅是央視大樓、東方之門和瀋陽這座大廈,可能任何建築都像是一件服裝。更重要的是,城市建築的魅力,是歷史鑄造出來的,是時間檢驗出來的,而不需要現代人急功近利地去評判。要知道,抱着浮躁的心態,是讀不懂建築藝術的。也許在百年之後,這幾座大褲衩、大秋褲式的城市建築,就是享譽中外的藝術珍品和文化遺產。當然,其先決條件是,中國建築不再「短命」。

吐槽並非偶然

不知為什麼,中國從南到北,從北到南,怎麼就與大褲衩接了緣?是巧合,還是蓄意為之?中國城市雖多,但在建築方面最忌諱雷同,失去一座座城市的個性特徵。然而,最近幾個月內通過媒體發掘出來的酷斃建築,卻讓人忍俊不禁,錯愕不已。不知道,中國的某些建築設計師們神經末梢出了什麼問題?怎麼就這麼喜愛大褲衩,是它真的很美嗎?

據人民網2012年10月13日轉載瀋陽晚報報道,央視「大褲衩」、蘇州東方之門「大秋褲」之後,瀋陽又現黃金版「大褲衩」。2012年10月12日,瀋陽晚報記者隨即採訪了該建築的項目經理。隨後,瀋陽晚報記者找到了該建築的開發商。聽說網友的調侃后,一位姓劉的項目經理笑着說不敢苟同。「這其實是個『鼎』,網友都是從南北側面看的,如果站在東西側看,就能發現這是一個『鼎』。下面棕色部分是鼎身,南北突出的小正方體是鼎耳。上面的金黃色是寓意鼎內聚集的財富。一座建築,如果不能向公眾準確釋放出其象徵性;一座建築,如果讓人們欣賞它,還需要藉助於設計者的解讀,那麼這座建築的寓意就是一盆江湖,只能讓人是是而非;一座建築,如果它的特徵讓人產生爭議和歧義,說明設計者對美學的理解與大眾的差距很大;一座建築,如果它的美學價值被埋汰了,那麼它的存在只能為這個城市增加一點茶餘飯後的笑料。

對於網友們調侃為黃金版的大褲衩,一位姓劉的項目經理笑着說不敢苟同。他解釋說,那是一個大「鼎」,而且是一個聚集財富的「鼎」。然而,假設為「鼎」的話,筆者還真沒見過這樣奇特的「鼎」。它的奇特在於它符合中國傳統「鼎」的特徵,它是一個與傳統唱反調的頂牛之「鼎」,它是「鼎」之倒立的「廣播體操」形狀。這樣的倒掛金鐘之「鼎」,是個底朝天的「鼎」。樓房項目經理解釋說,上面的金黃色寓意鼎內聚集的財富。而從筆者的欣賞角度看,這倒扣之「鼎」是底朝天,因此讓他來聚集財富純屬無稽之談。但是,筆者通過新聞配發的電子照片來看,不管以怎樣的角度去看,那黃金版「大褲衩」下面蹲着或坐着的,都是一個人的象徵。這個黃金版的大褲衩,讓褲襠下的人情何以堪?難道不是對一個人的羞辱嗎?所以,筆者也是萬萬不能項目經理劉某人苟同的。

劉經理介紹,這個大廈去年開工,預計明年1月份竣工。大廈共24層,佔地面積1.6萬平方米。下面3層是商鋪,上面是寫字間。瀋陽晚報記者隨後聯繫上了該建築的設計公司,但設計師本人卻不願透露姓名。他只介紹說:「建築造型及細部設計靈感來自於古代的銅鼎和古錢幣,建築頂部的金色玻璃幕牆恰似兩塊金磚由下而上從地面升起,體現了對大廈本身的創意和對未來的美好憧憬。」然而,不管設計者如何解釋和美化,都難以讓人口服和心服。建築大廈,不是畫家筆下的抽象表現手法,也絕不能讓它等同於抽象畫作,它釋放出來的信息必須是準確無誤的,毫不產生歧義的。

筆者認為,不管是繪畫藝術之美,還是大廈建築之美,它奉獻給人們的有型之物,必須能夠與大眾產生美學意義上的共鳴,必須能夠愉悅人之心靈,讓人們在欣賞過程中享受它無限的美感。否則,就會失去大眾的認可。因此,無論從北到南,還是從南到北,無論是繼央視「大褲衩」、蘇州東方之門「大秋褲」,還是瀋陽又現黃金版「大褲衩」的24層大廈,他們共同的缺點,就是不能讓人感到愉悅心靈。因此,遭到網友吐槽並非偶然,而是一種必然。關鍵在於無數的建設單位和開發商,無數的建築設計者,他們能不能兼聽則明,能不能認真吸取教訓,把以後的工作做得更加完美,讓自己想象中的美學與大眾對美學的解讀殊途同歸,讓美的建築在通過人們的欣賞產生共鳴,而不是產生更多歧義。

央視新址大樓獲全球最佳高層建築獎

世界高層建築學會「2013年度高層建築獎」評選7日晚在美國芝加哥揭曉。中央電視台新址大樓獲得最高獎——全球最佳高層建築獎。央視大樓施工期長達八年,是國內最大的鋼結構單體建築;設計方為荷蘭大都會建築事務所。

中央電視台將向北京市住建委申請主樓竣工備案。竣工備案通過後,中央電視台將正式啟動新址搬遷工作。北京,中央電視台舉行新台址建設工程主樓竣工儀式。

2009年2月9日晚,元宵節,央視新大樓北配樓因附近燃放煙火發生火災。大火持續燃燒六個小時。建築物過火、過煙面積21333平方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6383萬元。2010年8月12日,央視新址北配樓(左)旁已架起塔吊,為拆卸工程做準備。央視新址主樓整體耗資50億元,高234米,地上52層,地下4層,能抗8級地震。2012年6月,央視新址順利完成竣工驗收,將正式啟動搬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