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謙

陶謙(132年-194年),字恭祖。丹陽郡(治今安徽宣城)人。東漢末年大臣,漢末群雄之一。

最初為諸生,在州郡任職,被舉茂才,歷任舒、盧二縣令、幽州刺史、議郎,性格剛直,有大志。后隨左車騎將軍皇甫嵩對抗北宮伯玉,任揚武校尉,之後又隨張溫征韓遂、邊章。中平五年(188年),徐州黃巾起,被朝廷任為徐州刺史,擊破徐州黃巾,並推行屯田,恢復生產。爾後聽從王朗、趙昱建議遣使進京朝貢,獲拜安東將軍、徐州牧,封溧陽侯。

陶謙

晚年因戰事上為曹操所敗,徐州大半幾乎遭兵禍所害,以致過度憂勞而逝,終年六十三歲。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陶謙的父親,曾經擔任過餘姚縣長。陶謙幼年時父親去世,少年時以性格放浪聞名縣裡,十四歲時以布作為戰旗,騎着竹馬與鄉里小孩子一起嬉戲。他的同鄉、曾任蒼梧太守的甘公出門時遇見陶謙,見到陶謙的外貌不凡,於是叫上車來與他交談,感到非常高興,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陶謙。甘公的妻子對此非常憤怒,但是甘公對其妻說:「這個孩子外貌奇特,長大后必成大器。」陶謙後來喜歡學習,先是考上諸生,在州郡為官,后被舉為茂才,拜尚書郎,先後出任舒縣令、盧縣令。其後遷幽州刺史,被徵拜為議郎。 

中平二年(185年)三月,北宮伯玉等率領羌胡進犯三輔,靈帝派遣左車騎將軍皇甫嵩率軍討伐,皇甫嵩表請武將隨行,召拜陶謙為揚武都尉一同出征,將叛軍擊敗。七月,皇甫嵩因先前得罪中常侍趙忠、張讓,在他們的誹謗下被貶官削爵。 

朝廷另委派司空張溫為車騎將軍前往討伐,張溫請陶謙為參軍,接遇甚厚,但陶謙素來輕蔑張溫的作為,心懷不服。后大軍回朝,陶謙在百官宴會上公然羞辱張溫,張溫大怒,意圖將陶謙遷往邊關,在別人的勸說下才將陶謙追回。張溫於宮門迎接陶謙,陶謙並不領情,但張溫對陶謙還是像以前一樣好。

經營徐州

中平五年(188年)十月,青、徐兩州黃巾復起,攻打郡縣。朝廷任命陶謙為徐州刺史,鎮壓黃巾軍。一到徐州就任用亡命東海的泰山人臧霸及其同鄉孫觀等為將。結果一戰便大破黃巾軍,剩下的黃巾軍也被迫逃出徐州境內。黃巾破走後,陶謙上表拜臧霸、孫觀為騎都尉,令其屯琅玡郡治開陽,駐守徐州北面。

初平元年(190年)正月,關東牧守擁立袁紹為盟主,矛頭直指在洛陽的董卓。當時天下郡縣響應,大興義兵。但陶謙並未加入關東聲討董卓的軍事行動之中。

初平二年(191年),名將朱儁屯駐在中牟縣,傳信給各個州郡,召請部隊討伐董卓。得知此事後,立即派來精兵三千,其他州郡只派了一些兵來,陶謙又上表奏任朱儁代理車騎將軍。

初平三年(192年)四月,王允、呂布殺董卓,后李傕、郭汜等反,攻陷長安,把持朝政。朱儁當時還在中牟,陶謙認為朱儁是名臣宿將,屢立戰功,可以委以大任,於是聯合前揚州刺史周干、琅邪國相陰德、東海國相劉馗、彭城國相汲廉、北海相國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人共朱儁為太師,移檄牧伯,同討李傕等,奉迎天子。十二月,李傕用計召朱儁入朝,朱儁於是辭謝陶謙,應召入朝,陶謙也只好作罷。

初平四年(193年),經治中從事王朗與別駕趙昱的建議,陶謙派趙昱向獻帝進貢以表示對漢室的支持,獻帝接到陶謙的奏章后讚賞並升陶謙為徐州牧、安東將軍;趙昱被任命為廣陵太守,王朗被任命為會稽太守。同年,下邳人闕宣聚眾數千人,自稱天子,陶謙派軍將其擊殺(一說陶謙與其共舉兵,率軍攻入兗州南部的任城。)

惹禍上身

當時,曹操之父、前任太尉曹嵩在琅邪躲避戰亂,曹操命令泰山太守應劭迎接曹嵩到兗州。《三國志》記載陶謙素來怨恨曹操攻打徐州,派遣騎兵掩殺曹嵩;《後漢書》記載曹嵩攜帶輜重一百餘車,陶謙的一個部將駐守在陰平縣,其士兵貪圖曹嵩的財產,於是在華縣與費縣的交界處發動襲擊,殺死曹嵩和他的小兒子曹德  (一說是陶謙派部將張闓護送曹嵩,但張闓貪圖曹嵩資產而將其殺害,另一說陶謙派軍截殺曹嵩父子 )。對於此事,《三國志》、《後漢書》、《世語》(見《三國志·武帝紀》注)、韋曜《吳書》諸書記載不一。其中《三國志·武帝紀》、《後漢書·應劭傳》、《後漢書·曹騰傳》、《世語》均認為陶謙是謀害曹嵩的元兇,而《資治通鑒》、《吳書》等則不認為此舉是陶謙所為。

初平四年(193年)秋,曹操以替父報仇為由,起兵討伐陶謙,當時袁紹亦派部將朱靈督三營軍相助  。曹操大軍先後攻拔十餘城,曹將于禁攻克廣威(沛縣東),沿泗水直至彭城。另前鋒曹仁別攻陶謙部將呂由,破敵之後還與曹操合兵。陶謙引軍迎擊,卻遭遇大敗,只得逃離彭城,退保東海郯城,曹操乘機又破彭城,傅陽。當初各地流民依附陶謙,多在彭城間,此次遇曹操大軍,皆遭殺戮,數萬(一說數十萬)人被驅趕到泗水河中淹死,屍體阻塞了河道,致使河水都不能流動。

其後曹操向東北攻費、華、即墨、開陽,陶謙於郯城一面遣別將救援被曹軍圍攻諸縣,一面告急於青州刺史田楷。曹操圍攻郯縣,未能攻下,便轉而攻取慮、睢陵、夏丘三縣,所過之處全都遭到屠戮,雞犬不留,舊城廢址不再有行人。  田楷此時與劉備率軍來救,后曹操因兵糧告盡,終得退兵  。陶謙表劉備為豫州刺史,屯小沛。

憂曹而死

興平元年(194年)四月,曹操再度率領大軍南攻徐州,先拔五城,遂略地至琅邪、東海。回軍經過郯城,徐州將領曹豹與劉備屯兵郯東,邀擊曹操,被其擊破,曹操隨即西拔襄賁,所過之處多所殘戮。陶謙眼見日暮途窮,打算逃回老家丹陽,正在這時,陳留太守張邈背叛曹操,與其弟原廣陵太守張超迎呂布入兗州,曹操只好回師平叛。同年,陶謙病逝,享年六十三歲。

主要成就

推行屯田

陶謙任徐州刺史時,徐州經戰火過後「世荒民飢」,陶謙表薦下邳人陳登為典農校尉,在徐州境內實行屯田。陳登上任便「巡土田之宜,盡鑿溉之利」,在陶謙、陳登的努力下,徐州農業生產得到恢復和發展,收穫「粳稻豐積」。

陶謙擔任徐州刺史時,北面的青州、兗州黃巾此起彼伏,徐州卻相對太平無事,百姓富足,穀米屯滿糧倉,青州、豫州等地的流民(如鄭玄、許劭等)也紛紛湧向徐州。

宣揚佛教

當時,陶謙任命與自己同郡的下邳相笮融督管廣陵、下邳、彭城運糧,其利用手中掌握的糧食,起大浮屠寺,可容三千餘人,悉課讀佛經;又以信佛免役作號召,招致人戶五千餘,「每浴佛,多設酒飯,布席於路,經數十里,民人來觀及就食者且萬人」(笮融此舉或出於陶謙的默許)。

任用豪族

陶謙任徐州刺史時,曾任用徐州富商麋竺為別駕從事,並任命與自己同郡的笮融督管廣陵、下邳、彭城運糧,同時任用琅玡人趙昱、東海人王朗為別駕及治中從事。

但《三國志》及《後漢書》均稱陶謙疏遠賢人、任用小人「背道任情,廣陵太守琅邪趙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見疏,曹宏等讒匿小人也,謙親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漸亂」。

個人作品

(陶謙作品來源:《全後漢文》卷85)

家族成員

史籍記載

《三國志·卷八·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第八》陳壽

《後漢書·卷七十三·劉虞公孫瓚陶謙列傳第六十三》范曄

《資治通鑒·卷第六十·漢紀五十二》司馬光

《資治通鑒·卷第六十一·漢紀五十三》司馬光

後世紀念

陵寢墓地

陶謙墓在安徽省宿州市蕭縣城南45里的莊裡鄉陶墟村。當時,在徐州西南遠郊同時修建陶墓10餘處,均為假墓。

人物評價

甘公:彼有奇表,長必大成。

許劭:陶恭祖外慕聲名,內非真正,待吾雖厚,其勢必薄。

張昭:猗歟使君,君侯將軍。膺秉懿德,允武允文。體足剛直,守以溫仁。令舒及盧,遺愛於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賴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寧。唯帝念績,爵命已章。既牧且侯,啟土溧陽。遂升上將,受號安東。將平世難,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喪覆失恃,民知困窮。曾不旬日,五郡潰崩。哀我人斯,將誰仰憑?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嗚呼哀哉!

陳壽《三國志》:陶謙昏亂而憂死,張楊授首於臣下,皆擁據州郡,曾匹夫之不若,固無可論者也。

范曄《後漢書》:徐方殲耗,實謙為梗。

王夫之:蓋謙之為謙也,貪利賴寵,規眉睫而迷禍福者也。然則曹嵩之輜重,謙固垂涎而假手於別將耳。吮鋒端之蜜,禍及生靈者數十萬人,貪人之毒,可畏也夫!

人物爭議

謀害曹嵩

《三國志》記載陶謙素來怨恨曹操攻打徐州,派遣騎兵掩殺曹嵩;《後漢書》記載曹嵩攜帶輜重一百餘車,陶謙的一個部將駐守在陰平縣,其士兵貪圖曹嵩的財產,於是在華縣與費縣的交界處發動襲擊,殺死曹嵩和他的小兒子曹德(一說是陶謙派部將張闓護送曹嵩,但張闓貪圖曹嵩資產而將其殺害,另一說陶謙派軍截殺曹嵩父子)。對於此事,《三國志》《後漢書》《世語》(見《三國志·武帝紀》注)、韋曜《吳書》諸書記載不一。其中《三國志·武帝紀》《後漢書·應劭傳》《後漢書·曹騰傳》《世語》均認為陶謙是謀害曹嵩的元兇,而《資治通鑒》《吳書》等則不認為此舉是陶謙所為。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陶謙被描述成一副和藹可親的老實善人形象,是為參與討伐董卓的諸侯之一。由於曹操來犯,請求孔融、劉備救援。後來病倒,懇求劉備治理徐州。

影視形象

戲曲形象

京劇《三讓徐州》:言鞠朋飾演陶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