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油畫

中國油畫既是一種方法,也指以這種方法繪製的成品。

16世紀中葉,西方油畫經由傳教士傳入中國,影響了宮廷和民間的藝術。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油畫開始真正立足中國。此後百餘年裡,中國油畫,在引進、學習中得到了空前的發展,並成為了近現代中國美術的重要組成部分。近30年來,油畫藝術更是以思想、藝術觀念革新的「先驅」身份活躍在中國美術界,引導着潮流的發展。

中國油畫

20世紀末到新世紀初,中國油畫覺悟到應構建自身的價值體系,形成自己的發展道路。從「民族性」、「中國氣派」的提出到探索具有時代精神、中國特色和個性特徵的中國油畫藝術」的倡議,中國油畫迫切希望改變學習、盲目追隨西方價值標準的狀態,進入自身發展的階段。

整體來說,中國油畫與人生、現實有較為緊密的聯繫。從藝術的角度看,現實主義是中國油畫最重要的特色。同時,中國油畫的發展軌跡沒有離開寫實與寫意相結合的道路。受到傳統藝術注重精神的主張、寫意的語言體系熏陶的中國油畫家們在研究西方油畫語言中嘗試融合民族傳統因素。

起源之爭

關於中國油畫的起源,有「本土說」和「外來說」兩種爭論。

「本土說」以史書文獻如《孔子家語》《周禮》與出土文物為依據,認為中國傳統油畫始創於周代,是民間古老的畫種,並以「油畫」、「油色繪」和「密陀繪」等稱謂見於西漢及其後的史料文獻。

「外來說」認為中國油畫最早起源於距今400多年前,意大利天主教士來華傳教,把歐洲油畫作品帶入中國。

歷史沿革

早期傳入及影響

傳入中國

從16世紀中葉開始,西方油畫已由天主教傳教士帶入中國澳門。1582年,意大利畫家尼閣老來到澳門,為當地聖保祿教堂創作大型油畫《救世者》,是歐洲傳教士在中國境內繪製的第一幅油畫。而後,他在澳門創辦聖保祿學院,開啟了中國西洋美術教育先河。

明萬曆七年(1579年),由意大利傳教士羅明堅帶到中國的聖像畫則是最初傳入中國大陸的歐洲油畫。明萬曆十年(1583年),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進入中國,帶來較多繪畫作品,並將天主聖母像獻給明神宗。顧起元(明朝官員)在《客座贅語》中對此有詳細描述,稱其「所畫天主乃一小兒,一婦人抱之,曰天母」。

清初進入中國的傳教士如郎世寧、王致誠、艾啟蒙、潘廷章等人擅長繪畫,成為中國宮廷的外籍畫師,為皇家繪製油畫作品。

中國本土的早期實踐

1610年,游文輝繪製的《利瑪竇畫像》,是目前為止發現的由中國人繪製的最早的油畫作品。

廣州「外銷畫」的發展和上海「土山灣畫館」的建立則是中國本土的早期西方油畫實踐的具體表現之一。

廣州「外銷畫」

廣州作為傳教士和商人進入中國最早的口岸,較早接觸到西方油畫,並在中西經濟交往中發展出「外銷畫」。從18世紀中葉到19世紀中葉,有較多西方畫家來到廣州,繪製了大批風景畫,例如英國畫家威廉·丹尼爾、威廉·普林塞普、威廉·哈維爾和法國畫家奧古斯特·博塞爾等。

得益於廣州的中西貿易,中國本土畫家以中國風景、建築和人物為繪畫題材,採取西洋繪畫風格創作油畫,這些作品在廣州作為商品出售給外國人。史貝霖是廣東早期「外銷畫」畫家,擅長油畫肖像,代表作有《英國人像》《中國陽颱風景》。

上海「土山灣畫館」

上海「土山灣畫館」生髮於由天主教傳教士於清同治三年(1864年)創建的孤兒院,通過收養棄嬰和無家可歸之子,設置工場並傳授技藝,讓這些兒童接受系統的西方訓練。而後,孤兒們用所學手藝為教會製作聖像和宗教繪畫。

最初主持土山灣美術工場的是西班牙籍輔理修士范廷佐,主要傳授西畫及雕塑技法。意大利傳教士馬義谷負責油畫技法傳授,被譽為「油畫在上海最早的傳播者」。在他的指導下,學生們掌握了包括製作顏料在內的多種技藝。其中,陸伯都和劉德齋是范廷佐和馬義谷教授出的兩名出色畫家,後來成為土山灣畫館的主持者和傳授西洋美術的重要人物。

土山灣畫館最初是為了傳播宗教而修建,但其開設鉛筆畫、擦筆畫、水彩畫和油畫等課程,提供正統西方美術教育,對中國油畫發展起到推動作用。中國近代油畫名家如徐詠清、丁悚、周湘、張充仁、張聿光、任伯年等人都曾在此接受過西洋美術教育。

自覺求取

油畫真正立足中國,是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中國真正的油畫史是隨着 20世紀的歷史進程開始書寫的。

為「實學」引進西畫

19世紀60至90年代的洋務運動以「物質救國」為目的,作為實學的一部分,西方繪圖技術在這一過程中被主動引進。創辦於新政時期的北洋工藝學堂(1904年更名為直隸高等工業學堂)開設水彩畫、寫生畫、雕塑、美術史等課程,為西畫進入本土教學系統做了前期鋪墊。1905年科舉制度廢除后,全國推行新式教育,南京兩江優級師範學堂模仿日本東京高師學制,於1906年設立圖畫手工科。其圖畫手工學習課目包括西方素描畫、水彩畫、油畫、用器畫、圖案畫和中國傳統繪畫。新式美術教育為西畫傳授提供了技法訓練場所。

美術革命

隨着新文化運動的深入,藝術領域也掀起改良和革命聲潮。文化精英們以西畫為參照,大力提倡中國畫改良,主張維新變法的文人薛福成和康有為是先知先覺者。1889年,薛福成作為「左副都御史」出使英、法、德、比四國,在《出使四國日記》中提出「中國之有畫,亦數千年矣,然重意不重形」,而西方油畫「為中國畫家所未到,實開未辟之門徑」。1898年,戊戌維新變法失敗后,康有為出國考察各國政治制度、工商貿易和文物古迹,在觀覽意大利藝術后,感嘆「吾國繪畫疏淺,遠不如之,此事亦當變法。」1917年,康有為在《萬木草堂藏畫目序》中提出中國畫變法主張。

1918年,曾留學日本的畫家呂澂在《新青年》第6卷第1號發表《美術革命》一文,提出改良中國畫。該刊同時發表陳獨秀《美術革命——答呂澂》文章,指出「若想把中國畫改良,首先要革王畫的命。因為改良中國畫,斷不能不採用洋畫寫實的精神。」倡議用寫實西畫改良中國畫,意味科學觀察與表現自然,符合新文化運動的「科學」精神,體現出文化救國的意願。

留洋學生與美術教育

清末民初,眾多青年留洋後學成歸國,受任於美術院校,推動中國油畫起步發展。20世紀初,李毅士、高劍父、黃輔周、李叔同、曾延年、白常齡、陳抱一、汪亞塵等人先後留學日本。1911年,赴日學畫的李叔同率先回到中國教授油畫,先在天津直隸模範工業學堂教授圖畫,後作《太平洋報》畫報編輯。在上海期間,先後教授於上海城東女子學校、浙江兩級師範學校和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傳授西洋畫、美術史及音樂。他按照西方繪畫教學方式,採用石膏模型和人體寫生,並編寫《西洋美術史講義》。

與此同時,另有一些人如李鐵夫、周湘、李毅士、吳法鼎、方君璧、常玉、徐悲鴻、林風眠、林文錚、俞寄凡、龐薰琹、劉海粟等相繼留學歐美。中國人大規模前往歐美留學之潮是在1919年勤工儉學運動之後。此時正值歐洲傳統繪畫向現代轉型的歷史時期,其中一個體系以18世紀歐洲學院派的古典風為典範,要求現實對象的結構完整,另一體系為現代派繪畫,都對中國留學生產生影響。

辛亥革命到五四運動期間,在蔡元培對美感教育的倡導下,普通美術教育開始從實用技能轉向欣賞與審美。全國各地逐漸興辦美術學校:1911年,第一所美術專門學校——上海圖畫美術院(1920年改名為「上海美術學校」,1921年改為「上海美術專門學校」)成立,劉海粟、烏始光、汪亞塵和丁悚等人是主要參與者。陳士文、王遠勃、張弦、陳盛鐸、關良、倪貽德、龐薰琹、潘玉良、傅雷等人先後在此執教。1918年,第一所國立美術院校——國立北京藝術專科學校(1927年改稱為北京大學下屬「美術專門部」,1928年改為「藝術學院」)成立,這所學校是蔡元培美育思想影響下的中國新美術教育基地,林風眠和徐悲鴻曾分別任該校校長和院長。1920年,吳夢非、豐子愷和劉質平共同籌建的上海專科師範學校正式成立。1922年,顏文樑創建私立蘇州美術專科學校。1923年,林求仁創建浙江美術專門學校。1928年,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最早稱「國立藝術院」)成立,初期由林風眠、林文錚和王代之主要負責。該校所聘用的教師包括曾留學於法國的吳大羽、李金髮、李超士、蔡威廉、孫福熙等,以及留學於日本的王悅之。新式美術學校重視西洋藝術,將油畫作為重點課程,為油畫的本土傳播創造機會。

本土化嘗試

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油畫開始本土化的嘗試。

西畫團體

油畫在中國的傳播中,美術社團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和藝術現象。這些社團發展了中國傳統文人雅集的模式,開展系列練習、寫生、講座、創作、研究和交流活動,傳播油畫技法知識,形成多元藝術面貌。

1912年,李叔同發起的「文美會」是中國第一個西畫研究團體。1919至1929年間,上海、廣東、北京、蘇州、重慶、台灣、杭州等地不斷有團體出現:天馬會(1919年)、中華美育會(1919年)、藝術社(1919年)、美術社(1919年)、香港美術會(1920年)、晨光美術會(1921年)、重慶美術社(1922年)、中華全國藝術會(1923年)、藝術運動社(1928年)等。

其中,藝術運動社的核心成員包括林風眠、林文錚、李朴園、吳大羽、劉既漂等,該社成立時,在《亞波羅》第8期發表宣言:「集中全國藝術界之新力量而一致努力於藝術運動是為本社第一理想!」致力於聚集藝術力量、促進社會美育和教育藝術人才。1931年,龐薰琹發起創立第一個現代繪畫社團「決瀾社」,並在1932年舉辦第一屆畫展。倪貽德撰寫了決瀾社宣言,提出「用了狂飆一般的激情,鐵一般的理智,來創造我們色、線、形交錯的世界吧!」體現出決瀾社想發展油畫,推崇現代主義藝術的願望。

觀念交鋒

1929年,國民政府教育部舉辦了「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全國性美術展會,也是由政府出面辦美展的開始。當時參展作品有354件,包括傾向寫實主義、式樣主義、印象派、後印象派和未來派風格的西畫作品。當徐悲鴻發現展覽中現代主義傾向作品過多,拒絕將自己作品送展,並撰文《惑》發表在《美展》雜誌第5期,提出對塞尚等人的批判。對此,徐志摩也在《美展》第5、6期發文《我也惑》,與徐悲鴻就現代派繪畫與寫實派繪畫在中國存在的合理性展開論戰。

另一爭論為藝術是「為人生」,還是「為藝術」。20世紀20年代,這兩種藝術主張傳到中國,分別被不同文藝團體所信奉。以創作手法分野,寫實派基本主張「為人生的藝術」,現代派中有人主張「為人生的藝術」,例如劉海粟強調「我們說,堅執着說:美術表現人生,也是為人生而表現。」但現代派多主張「為藝術的藝術」,以決瀾社和中華獨立美術協會等現代派美術社團為代表。

這兩場爭論是油畫進入中國后,面對中國本土情境需面對的問題。而在抗日戰爭開始后,藝術為藝術的意願較難實現,藝術為人生和社會逐漸成為主流。

戰火中的「民族形式」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需發揮文藝喚醒民眾、救亡圖存的社會功能,走向民間和大眾成為迫切要求。在這過程中,民族形式的藝術創造成為討論重點。1938年,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作《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報告,提出要「創造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制定了文藝發展的方向和原則,成為引領文化的重要綱領。

在此階段,中國油畫的表現題材進一步本土化,更關注民生與現實,為油畫注入民族的表現語言和內容。首先,題材上表現戰爭,如張充仁《惻隱之心》,表現上海市民救助戰士的情景。吳作人《重慶大轟炸》,表現出戰爭的破壞性。其次,走向西部,描繪西部地方風情和少數民族生活,如吳作人《祭青海》《負水女》《玉樹》,孫宗慰《宗喀巴塔》,董希文《苗女趕場》等。除題材外,形式語言上,將傳統繪畫語言融合進油畫表現中,如蘇天賜《藍衣女像》,呂斯百《魚》,胡善余《新荑花》,吸收傳統中國畫的表現手法來處理畫面。

學習蘇聯與民族化探索

向蘇聯學習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如何恢復經濟建設以及參照何種模式成為現實問題。1950年第4期《人民美術》上發表蘇聯美術家門兒黑·尼度雪溫的文章《現實主義是進步藝術的創作方法》和丁玲《蘇聯美術印象記》,這是美術核心期刊推介現實主義與蘇聯美術的開始。1951年6月,在杭州和桂林分別舉辦了「蘇聯偉大的衛國戰爭美術作品圖片展」,傳播蘇聯革命現實主義美術作品。1953年,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上,將源於蘇聯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規定為中國文藝創作和批評的最高準則。除此以外,通過學習蘇聯,還對繪畫的種類進行較為詳細的劃分,比如國、油、版、年、連、宣等,油畫取代1949年前一直被統稱的西畫。

探索「油畫民族化」

1956年,在全盤蘇化和雙百方針背景下,中央美術學院召開「油畫教學座談會」(又名:全國油畫教學會議),討論油畫技法教學、風景畫問題、風格問題等,明確提出油畫民族化方向。此後,在1959至1962年間,文藝界領導與代表性油畫家如董希文、倪貽德、呂斯百、李宗津等陸續介入討論,在《美術》《美術研究》和《文匯報》上發表關於油畫民族化的觀點,引髮油畫民族化思潮。這次討論從中西藝術的發展歷程及文化精神層面入手,汲取民族傳統藝術表現手法,呈現出較為強烈的民族特色,產生一批優秀作品。

其中,董希文是探索油畫民族化的代表性畫家。他提出「油畫上是否能發揚我們民族的特色,實質上首先要問一個畫家在他的血液里是否具有自己民族的藝術因素在內,提得更高地來說,是否是更多地去考慮中國人民對於藝術的欣賞習慣和喜愛的深度的問題」,指出油畫民族化不僅是技術層面的問題,也與反映民族審美和時代特徵密切相關。其作品《開國大典》為油畫民族化的典型代表。

除此以外,在這一時期,還湧現較多優秀的革命歷史畫,在生活體驗、情節構思和語言風貌上有獨到之處,如王式廓《血衣》,詹建俊《狼牙山五壯士》,蔡亮《延安火炬》,高虹《決戰前夕》等。

十年特殊時期的表達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美術呈現出「高大全」、「紅光亮」等模式,毛主席像的繪製達到一個高峰。1967年10月由中國美術館舉辦的「毛澤東革命路線勝利萬歲」展中展出大量油畫作品,其中包括《東方紅》、《毛主席油畫肖像12幅》等。劉春華所作《毛主席去安源》是影響最大的作品之一,被製成印刷品后,發行總數近10億張。

主題思想上,這一時期的油畫藝術強調突出無產階級英雄形象,他們處於畫面最顯著位置,具有豪邁氣概和朝氣精神面貌。色彩表現上,處理得較為鮮明和紅火以體現社會主義的陽光燦爛。代表作有《采銅尖兵》《提高警惕、保衛祖國》《我是「海燕」》等。

多元格局的形成

改革開放后,「中國文藝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明確文藝工作在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方面的重要地位,並提出「堅持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的方針,對藝術表現產生重要影響,油畫創作進入新的歷史時期。

恢復與萌動

改革開放后,全世界的油畫陸續進入中國舉行展覽,逐步取代了蘇聯繪畫的獨一地位,為國人提供了解世界各國繪畫藝術的機會。這些畫展讓中國藝術家得以親眼看到西方油畫原作,刺激了藝術家創作激情,催生了思想與觀念的改變。1979年「迎新春油畫展」在北京中山公園舉行,展出劉海粟、吳作人、吳冠中等人作品,風景和靜物畫重新出現。同年2月,「十二人畫展」在上海舉行,展覽以油畫為主,具有現代藝術風格傾向。1979年5月,《美術》雜誌發表吳冠中的文章《繪畫的形式美》,在美術界引起關於「形式與內容」的大討論,中國油畫開始回到自身問題上。

其中,「傷痕美術」是對現實主義的回歸,表現出對繪畫真實性的渴望。同時出現的「鄉土寫實」使藝術回歸到現實生活,更具情感、更生活化。代表作包括羅中立《父親》,陳丹青《西藏組畫》,何多苓《春風已經蘇醒》,朱毅勇《山村小店》,周春芽《藏族新一代》,張曉剛《暴雨降臨》等。

現代美術新潮

1985年,在改革開放帶來西方哲學、美學和現代藝術資料與觀點背景下,中國美術界爆發「85美術新潮運動」。4月,「黃山油畫藝術討論」在安徽涇縣召開,來自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共70多位油畫家和批評家參與會議,提出藝術需「觀念更新」。這次會議是中國油畫走向多元化的開始,藝術家逐漸擺脫題材的社會命題,開始自由創作。同年5月,「前進中的中國青年美術作品展」在北京舉行,其中張群、孟祿丁合作的《新時代——亞當夏娃的啟示》具有超現實主義傾向和象徵意義。

「理性繪畫」和「生命之流」構成85美術新潮時期中國油畫的主要特徵。以王廣義、舒群和任戩為代表的「北方藝術群體」具有明顯理性色彩,他們通過學習西方現代哲學,結合個人不同經歷和感受,在作品中傳達出世界的壯闊和人類永恆的原則。「生命之流」強調非理性,以西南藝術群體及「新具象畫展」為典型代表。如畫展前言所寫「首要的是震撼人的靈魂,而不是愉悅人的眼睛」,突出對生命活力的渴望和自由的憧憬。

除此以外,20世紀80年代初期中國還出現「新古典風潮」,這是以學院為基礎的新型的、具有古典主義風格的油畫風格。代表人物有靳尚誼、楊飛雲、王沂東、徐芒耀等。

多元共生

隨着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進入90年代后,中國油畫通過展覽和出版物等不同形式在國際上產生一定影響。由畫廊、拍賣會、博覽會和美術館共同建構的藝術市場也逐步形成。1993年,「『后』89中國新藝術展」在香港藝術中心和香港大會堂舉行,李山、王廣義、余友涵、方力鈞、周春芽、張曉剛、毛旭輝、張培力、曾凡志、劉煒、尚楊、丁乙等人的作品參展。該展引起西方社會的普遍關注。1993年,王廣義、李山、余友涵等人參加了「第45屆威尼斯雙年展」。1994年,李山、余友涵、王廣義、張曉剛、方力鈞等人參加「第22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中國當代油畫進入西方。這一時期,政治波普、玩世現實主義、抽象藝術、艷俗藝術、表現主義藝術等流派交響紛呈,形成多元格局。

思潮與流派

藝術群體的消解和藝術潮流的淡化,使當代畫家形成了眾多不同流向的創作趨勢。寫實和非寫實,主流和前衛這一類二元劃分已經不能概括當前中國油畫的現實格局。中國畫家的思想信仰、文化淵源、藝術觀念、生存方式以及新的社會階層歸屬種種因素,正在深層次上潛移默化地影響着畫家的藝術選擇。

在創作題材方面,從歷史主題、環境問題到社會問題,畫家有了新的視角。在基本修辭方式方面,許多不同風格的畫家傾向於選用反諷的方式。反諷的基本立場是反諷者與其描繪對象的保持距離,表現出對現實世界的批判性疏離。同時,畫家普遍對傳統文化資源的興趣日增。與過去從某種政策或社會需要出發利用傳統藝術資源不同,現在的畫家大多從個性化的藝術需求出發,主動靠攏吸收傳統文化。

藝術運動

星星畫會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星星畫會可以視為文革以來中國第一個真正的現代主義藝術運動。

1979年舉辦的「星星美展」被認為是中國近現代藝術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啟發點。藝評家栗憲庭也指出「星星美展」標誌了中國當代藝術的兩個顯著特點:一是對現實政治文化的批判性,二是採用了現實主義象徵手法。「星星美展」打破了自文革時代之前很久就存在的藝術為政治服務的局面。

八五新潮

85美術新潮,是指1980年代中期中國大陸出現的一種以現代主義為特徵的美術運動。當時的年輕藝術家不滿於當時美術界的左傾路線,不滿於蘇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美術窠臼和傳統文化里的一些價值觀,試圖從西方現代藝術中尋找新的血液,從而引發的全國範圍內的藝術新潮。

在此前的三十多年裡,中國油畫充滿着主旋律的韻味,缺少個性化的思考。”85美術新潮”的出現,把中國當代藝術首次置於國際大環境下,中國當代繪畫進入了一個新的紀元。中國油畫的繪畫形式、繪畫主張都得到了的影響和改變,畫家開始思考自己的繪畫意識層面所應具有的更深層次的內容。”85美術新潮”帶來的影響在各方面改革潛移默化地改變着21世紀初的中國油畫。

藝術流派

寫實主義

寫實主義一方面指畫面外觀具有具象性特徵;另一方面指繪畫以反映自然和現實生活的真實性為基礎,表現現實性態度或精神。中國油畫的寫實油畫技法基本源於歐洲,早期寫實派的重要人物包括李鐵夫、李毅士、吳法鼎和馮鋼百等。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美術界出現新寫實主義思潮,以寫實主義為基礎,強調藝術形式的民族化。油畫家如司徒喬、唐一禾、陳抱一、王式廓、楊秋人、李宗津、吳作人等更加關注民生,創造出一大批抗戰題材的作品。

現代派

20世紀初,西方野獸主義、立體主義、未來主義、超現實主義、表現主義等現代主義美術流派相繼出現,中國留學生受其影響,將現代主義繪畫介紹到國內,並展開實踐嘗試。代表人物包括林風眠、劉海粟、蔡威廉、吳大羽、龐薰琹、倪貽德、丘堤、陽太陽、丁衍庸、常玉、李仲生、趙獸、張弦等。

傷痕美術

傷痕美術出現於1978年後,以再現現實為手段,採用寫實主義手法,通過描繪普通人在文革期間的生活場景,以冷、灰、暗的色調和細膩筆觸渲染傷痛,表現文革留給人們的心理創傷。代表作包括高小華《為什麼》(1978年,中國美術館藏),程叢林《1968年X月X日·雪》(1979年,中國美術館藏)。

鄉土寫實

體現人道主義精神是鄉土寫實繪畫的重要立場和特點。畫家們通過寫實的油畫技法,表達淳樸、善良、美好的人性。羅中立《父親》(1980年,中國美術館藏)是代表性作品,破天荒展現農民形象,以強烈的視覺效果和情感力量打動人心,引發了一場關於形象的真實性和典型性、形式與審美的討論。代表人物還包括陳丹青、何多苓、尚揚、艾軒、周春芽等。擅長描繪鄉村生活場景的美國畫家懷斯對該時期中國寫實產生較為廣泛影響。

新古典風潮

新古典風潮的出現是藝術家在吸收歐洲古典油畫嚴謹精湛技術后,對20世紀80年代中國油畫的修正,也是對歐洲傳統油畫持有信仰的藝術家在西方現代藝術衝擊下的自覺反應。古典油畫的嚴謹樣式與深厚內質,表現出超然之美和崇高精神。代表人物還包括楊飛雲、王沂東、徐芒耀、孫為民、朝戈、韋爾申、龐茂琨、宮立龍、胡建城、郭潤文、徐唯辛、陳逸飛等。

新具象

新具象採用寫實語言,不同於新古典風,主要受到超級寫實主義(照相寫實主義)影響,代表人物包括藝術家石沖、冷軍等。新具象繪畫的重要特徵為高度的技巧性,具有精緻入微的畫面細節,例如石沖《行走的人》(1993年)。另一特徵為綜合性,將寫實與裝置結合起來,賦予寫實油畫鮮明的觀念,例如冷軍《五角星》(1999年)。

玩世現實主義

進入20世紀90年代,人們面對破碎的現實,選擇用非嚴肅的態度來對待。玩世現實主義具有潑皮的文化態度、語言風格及題材內容,以無聊感、荒誕感為主要情緒。除此以外,藝術家傾向運用具有辨識性的符號來形成風格和標識,重複形象與主題。方力鈞是玩世現實主義中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他用嬉皮笑臉、打哈欠的光頭形象消解現實社會中的價值意義。代表人物還包括岳敏君、劉煒、楊少斌。

其他

此外中國油畫還有抽象主義、新生代美術、政治波普、艷俗藝術、新表現主義等流派。

代表畫家及其作品介紹

李鐵夫

李鐵夫被譽為中國油畫第一人、中國油畫之父,是最早出國學畫且真正掌握了西方繪畫技藝的畫家之一。他於1887年前往美國,在著名畫家約翰·辛格·薩金特門下學習肖像畫。從油畫語言的精純度而言,李鐵夫對油畫技法語言的掌握超過了他同時期的中國油畫家乃至後來的西方繪畫的追習者們。從油畫的境界而言,李鐵夫的油畫已經脫離了早期中國油畫不中不西的境界,成為早期中國油畫藝術水準的標誌。其代表作品有《康有為像》、《孫中山像》、《畫家馮鋼百》、《音樂家》、《二次革命失敗蔡烈士銳霆就義》、《瓶菊》等。

中國油畫

馮鋼百

馮鋼百(feng gangbai)(1884.6.3~1984.10.31) 肖像畫家。別名百練,號均石。廣東新會人。1905年到南美洲謀生,入墨西哥皇城國立美術學院半工半讀。1911年赴美國,先後進入舊金山卜忌利美術學院、芝加哥美術學院深造,隨著名畫家羅伯特•亨利學畫11年。1921年回國后,在廣州參加赤社美術研究會,並與許崇清、胡根天等人創辦廣州市市立美術專科學校,任西畫教師和校務主任。1937年在上海、香港、廣州等地畫畫、辦學。後到重慶被國民黨當局拘押,至抗戰勝利才獲釋回廣州。1949年後,曾任廣東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廣東省美協理事。專事油畫創作,擅長肖像和靜物畫。作品嚴謹堅實,有濃郁古典風味。代表作《馬車夫》、《洗衣女》、《工匠》、《自畫像》、《少女》等。作品在紐約博物館和中國美術館均有收藏。

中國油畫

靳尚誼

靳尚誼是中國油畫的「標杆式」人物,是新古典風潮的代表性人物。靳尚誼他從自己早期的革命歷史畫開始即對「人的主題」顯現出濃厚興趣,採用側光來捕捉形體結構和色彩的豐富層次,強烈的明暗反差一方面加強了人物體積的充盈之感,一方面也使得單純響亮的紅色嫁衣漸隱於深色背景,虛實結合中營造出強烈的藝術效果。在眾多肖像人物中,深受靳尚誼喜愛的是女性和知識分子題材,《塔吉克新娘》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塔吉克新娘》被學術界譽為中國油畫「新古典主義」的開山之作,採用古典繪畫技法繪製而成。這件作品標誌着新古典思潮在中國的崛起。20世紀80年代初,《塔吉克新娘》橫空出世曾令當時整個畫壇為之一振,此作徹底擺脫了中國「土油畫」慣有的黯淡與粗糙,將油畫的藝術性展現得純粹而自然。

中國油畫

徐悲鴻

徐悲鴻是寫實主義油畫的主要推行者。他繼承吸收「中國民族繪畫的現實主義傳統」和「西歐古典繪畫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和技巧」,始終堅持「繪畫上的現實主義的作風」。寫實的方法是他進行中國畫改良的重要手段,也是確立其形式風格的主要方式。代表作包括《田橫五百士》(1928-1930年,徐悲鴻紀念館藏)、《簫聲》(1926年,徐悲鴻紀念館藏)、《孫多慈像》(1936年,徐悲鴻紀念館藏)。

中國油畫

中國油畫

林風眠

林風眠學習、研究現代派藝術,尤其是印象派和後印象派,寫有《印象派的繪畫》(1958年)一文。他早年受嶺南畫派影響,從出國留學到20世紀20年代末期的作品大多是用油畫表達的個人情緒,具有浪漫氣息,強調心靈的外化。現存代表作包括《裸女》(1930年,私人藏),《漁民》(1950年,上海美術家協會藏)。劉海粟同樣受印象派和後印象派影響,與野獸派馬蒂斯、立體主義繪畫畢加索等人相識,是中國表現主義的先驅。他注重藝術情感的激發,使藝術作品煥發強烈生命力。代表作包括《玫瑰村》(1930年,劉海粟美術館藏),《菊花與檸檬》(1930年,劉海粟美術館藏),《女人體》(1956年,機構收藏)。

中國油畫

陳丹青

藝術家、作家、文藝評論家。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1970年—1978年輾轉贛南、蘇北農村插隊落戶,其間自習繪畫。畫風具有一種優雅而樸素、睿智而率真的氣質。1980年以《西藏組畫》轟動中外藝術界,被公認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經典之作。

中國油畫

傳承發展

中國當代油畫的發展與改革開放和社會變革密切相關。改革開放后,中國油畫藝術逐步發展形成了龐大的油畫作者隊伍,完善的教育體系和藝術服務部門,迎來了中國油畫史的輝煌時期。二十一世紀以來,在二十世紀的發展基礎上,中國油畫試圖走出一條建立在自己價值標準上的道路,「探索具有時代精神、中國特色和個性特徵的中國油畫藝術。」中國油畫經幾代藝術家百年的不懈追求,在西方油畫語言中融合中華民族傳統因素,將寫實與寫意相結合的,完成了將作為西方文化載體的油畫藝術轉化為中國文化載體的歷史性過渡,獲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使之成為中國當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