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格娜·艾格文

麥格娜·艾格文(Magna Aegwynn),暴雪娛樂公司出品的系列遊戲《魔獸爭霸》及《魔獸世界》中的重要人物。

艾澤拉斯史上最強大的人類法師,活了近千年,因繼承了數千年來守護者的力量,再加上自身對於魔法使用的資質,使她成為提瑞斯法議會歷代以來最為強大的守護者,同時也是最後的守護者麥迪文的母親。

麥格娜·艾格文

人物設定

人物簡介

麥格娜·艾格文(Magna Aegwynn),艾澤拉斯史上擁有最強魔法天賦的人類,人類最強法師,活了接近1000年。

麥格娜·艾格文

由於達拉然魔法師沒有節制的使用魔法,導致在永恆之井崩潰時被驅逐的燃燒軍團又被這魔法能量吸引回了艾澤拉斯。為了對抗這群惡魔,由達拉然的瑪苟克拉斯議會和奎爾薩拉斯的銀月議會秘密成立了一個名為提瑞斯法議會的組織,選出一名守護者,將所有法力授予他,讓他擁有足以對抗燃燒軍團的力量。

就這麼幸運的,艾格文被當時那一任守護者麥格娜·斯凱文選中,也是五名學徒唯一的女孩。在當時的社會背景女魔法師是相當受到質疑的,但由於議會覺得沒有比她擁有更強的天賦與技能的法師了,艾格文也因此名正言順的當上了斯凱文的繼承人。

後來她因為繼承了數千年來守護者的力量,再加上自身對於魔法使用的資質,使她成為提瑞斯法議會歷代以來最為強大的守護者。

但曾經的質疑導致艾格文開始厭惡議會的約束,但是艾格文始終保持著心中的目標,獵殺著艾澤拉斯的燃燒軍團,在身懷數千年守護者之力的情況下長生不老,一直持續的和惡魔戰鬥著。

在艾格文擔任守護者的五百年後,她 遭遇了最強惡魔:黑暗泰坦·薩格拉斯投入艾澤拉斯的分身,在藍龍軍團的幫助下,她擊敗且殺死了薩格拉斯的肉體。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其實是薩格拉斯的佯敗,在艾格文擊殺他后精疲力盡之際將靈魂潛入艾格文的身上,等待著能一擊擊潰提瑞斯法議會守護者的機會。

麥格娜·艾格文

在黑暗之門開啟的45年前,議會終於決定要求艾格文卸任守護者,對於艾格文長生不老甚至毫不理會議會的命令,他們還是想要一個可以忠實完成議會命令的新守護者。但法力在艾格文身上,艾格文想要的是自己的孩子成為新的提瑞斯法守護者,並且可以徹底脫離議會的控制。

她找到了暴風城宮廷魔法師聶拉斯·埃蘭,勾引成功后的同年秋天,艾格文懷孕了。但是懷的是一個男孩讓艾格文有些傷心,作為當年被人質疑的女魔法師,艾格文更想生個女兒,再給那些老頑固們一次難堪。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懷胎十月之後,艾格文在森林裡誕下了自己的孩子,並取名為麥迪文。他相信自己的兒子將成長為下一個守護者,並將自己的力量傳給了他。

很不幸,艾格文忘記了她輕易殺死的薩格拉斯,黑暗的靈魂早在她懷孕的時候就佔據了她孩子的軀體,艾格文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當年莽撞犯下的錯誤。

在麥迪文成年時,薩格拉斯趁機控 制了他,和古爾丹協力開啟了黑暗之門。當艾格文趕到麥迪文居住的卡拉贊時,一切都已經晚了,提瑞斯法議會已被麥迪文剷除,而艾格文因法力傳承給麥迪文的時候所剩無幾,導致被其驅逐,后在洛薩小隊突襲並擊殺麥迪文後,艾格文悄悄回到卡拉贊處理好麥迪文的遺體,她把麥迪文的遺體保存良好,在接下來的二十多年裡持續緩慢聚集她所能取得的魔法能量這一艱辛的過程,最終成功復活了真正的麥迪文。

麥格娜·艾格文

後來隱居的艾格文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塞拉摩的女王吉安娜·普羅德摩爾發現,受其邀請成為了她的魔法顧問,後半生的生活基本都和吉安娜在一起。也是在機緣巧合下,艾格文還在塵泥沼澤見到了自己的孫子麥德安和迦羅娜。

晚年的艾格文法力接近枯竭,但是她依然對自己當年的狂妄自大感到內疚,對於麥迪文開啟黑暗之門的時刻無法忘懷,對於麥德安母子的遭遇也深表愧疚,但在同時艾格文也看到了麥德安的天賦,作為守護者的能力。

可惜好景不長,安其拉的突變打亂了艾格文的思緒,為了打敗在安其拉作亂的寇加爾,艾格文也來到了邪惡之地,為了保護埃提耶什的杖柄末端而重傷倒地,更為了麥德安能順利打敗寇加爾而獻出了自己最後的生命能量,重新激活了埃提耶什·守護者的傳說之杖,寇加爾也被這神器所擊敗。

可惜的是耗盡能量的艾格文卻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但她走的卻不留一絲遺憾,艾澤拉斯有了新的守護者,新的希望,而麥德安即是那一顆希望的種子。

最後,她被自己的孫子麥德安和好友梅里·冬風葬在了葬在了卡拉贊西側的摩根墓場。

人物性格

艾格文作為提瑞斯法議會的倒數第二任守護 者,也是最為強大的一任守護者,無可比擬的技藝及專註力。晚年的艾格文法力接近枯竭,但是她依然對自己曾經的狂妄自大感到內疚,再見到麥德安,介紹梅里·冬風時也表示自己曾經年輕氣盛對其多有冒犯。

麥格娜·艾格文

人物經歷

提瑞斯法議會

黑門前二六八零年

阿拉索的擴張與發展一定程度上歸功於法師和他們對移民者們施予的保護。即便如此,大部分公眾仍在私底下對他們抱有不信任感。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分歧變得越來越顯著,引發了魔法使用者與社會其他階層之間的緊張關係。大部分法師都忍受不了這些無端的猜疑,紛紛離開了各大城市和鄉鎮。

達拉然的統治者阿多岡邀請他們來到自己的城市,並表示他們能在那裡過上沒有成見的生活。許多法師應邀前往達拉然定居。在第一批法師們來到達拉然後,他們決定將這座城市改造成一座光輝的知識殿堂。他們利用自己強大的魔法力量擴大了達拉然的地基,在城中四處豎起流光溢彩的高塔。他們建造了龐大的書庫和藏館以收納各種奧術奇觀。

這些法師中最強大的成員與阿多岡一同組建了一個法師議會,以管理這座日漸擴張的城市。該議會鼓勵市民對奧術魔法的學習和研究。隨著達拉然的消息傳開,阿拉索各地的法師紛紛將這座城市視為他們希望和自由的燈塔。

在短短几年裡,達拉然的人口就產生了爆炸式增長。儘管只有一小部分人能使用奧術魔法,但足以使城中的貿易和工業在他們的保護下暢通無阻地發展了起來。城中的犯罪率接近於零,在這樣的城市裡。人們幾乎忘卻了自然界的危險。

然而這樣無節制地使用魔法招來了災難性的結果。

人類對魔法的濫用破壞了達拉然附近區域的現實空間。這些法師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魔法能量的波動從這座城市溢散到了扭曲虛空之中。這股能量的浪潮引起了落單的軍團成員的注意。一小撮魔物由此潛入了現實世界,並滲透進了達拉然城中。儘管這些生物相當弱小,而且很少成群結隊地出現,但它們仍成功地在這座和平的城市裡製造了混亂和恐慌。

法師議會一邊處理這些惡魔,一邊使盡渾身解數對公眾隱瞞它們的存在。議會害怕迷信的公眾在了解真相後會引發恐慌和暴動,於是選擇在達拉然之外尋求援助。他們向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發起了緊急的請求,希望傳說擁有無限智慧的精靈能夠知道如何對付這些突然湧現的惡魔。

統治奎爾薩拉斯的銀月議會立刻派出高等精靈最強大的法師們展開調查。他們的得出結論是只有一小部分惡魔穿越到了現實世界,但這些法師明白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除非法師議會對人類的魔法使用加以限制,否則惡魔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

達拉然的許多領袖都反對精靈的提議。達拉然向來以法師的自由天堂作為吸引各地法師的口號,事到如今再對魔法做出限制,會造成各種各樣的負面影響。而且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這一舉措會逼迫精英法師會離開達拉然,去別的地方繼續進行他們的奧術研究。這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可能會達拉然的整個經濟體系崩潰,引發暴動和難民潮。法師們四散到各地,依然會繼續使用他們的魔法,只是是否呆在達拉然中的區別。無論如何,燃燒軍團的威脅都不會就此消失。

在認定這樣的提案不可行的前提下,銀月議會與達拉然法師議會採取了另一種解決方案。他們共同建立了一個秘密組織以應對侵入這個世界的惡魔。這個新的組織時常在提瑞斯法林的一處隱秘樹林里討論他們的工作,這使他們日後得名為提瑞斯法議會。這個議會由多位天賦異稟的法師組成,他們會對大陸各處的軍團滲透事件進行追蹤和調查,並放逐一切進入這個世界的惡魔。同時,這些法師還會不動聲色地向其他法師宣傳濫用魔法的危險性。

學徒時期

一次機緣巧合,艾格文被守護者斯凱威爾選中作為學徒,授以魔法訓練。作為斯凱文五名學徒中的唯一一名女孩,艾格文遭到了其他男孩的質疑,認為她不能夠成為一個優秀巫師,但艾格文卻依然堅持著。

麥格娜·艾格文

在她學徒生涯的第一年結束之前,她便已經精通了梅特里捲軸上的那些遺失的魔咒——九千年前由那些強大而高貴的巫師們創造出來的傑作。憑藉此技藝,她被選定成為守護者斯凱威爾的繼承人。儘管她依然遭到斯凱威爾其他學徒的質疑,但是議會認為她是最好的,而且不可能有其他人選比她更適合成為守護者。議會中的精靈成員同時也認為作為一名法師,艾格文已經具備比其他人更為出色的資質。最終,她從老師斯凱威爾那裡繼承了守護者的身份,擔當起守護世界的重任。

成為守護者

艾格文無疑是位出色的守護者,奈何卻在應對與提瑞斯法議會的關係上顯得頗為固執倔犟;而她心中那份對權威根深蒂固的懷疑,更是使得她屢屢和年長的法師彼此爭執。長年以來,艾格文都毫不顧及他們的意見和建議,只是一味地我行我素地繼續著守護者的道路。不過,提瑞斯法議會卻並不為此所惱;他們清楚,艾格文作為女巫的水準無人能出其右,堪稱是位身擁龐大奧能的天才,而她身為守護者的實績也使得她的這點任性頑劣根本無足輕重。

麥格娜·艾格文

在她擔任守護者初期,有個任務是對付一個名叫茲莫多爾(Zmodlor)的小惡魔,茲莫多爾是直屬燃燒軍團首領 薩格拉斯的手下,這個惡魔當時綁架一個學校的許多孩子,而且試圖利用這些孩子做獻祭來進行某些儀式。艾格文在得知這樣的訊息后立刻出手和茲莫多爾戰鬥,而且很快的就把它打敗並放逐到扭曲虛空之中,拯救了那群無辜的孩子們。

不過她的行為卻引起議會極大的不滿,議會當時的命令是要她活捉這隻惡魔,這樣他們才可以從茲莫多爾的身上學習到更多和薩格拉斯有關的知識,以及當初茲莫多爾到底在進行什麼儀式。可是這樣的計劃都因為艾格文的莽撞而失敗了,因為她堅持學校的孩子是無辜的,而如果按照議會的命令行動,這些孩子可能都會被犧牲掉。至此艾格文的行動開始和議會漸行漸遠,她認為議會太過於古板而漸漸只相信自己一個人的決定,於是開始做出了許多英勇但是卻魯莽的行為。

艾格文與薩格拉斯之戰

當她的百年之職臨近終結之際,艾格文倏爾在諾森德的冰原之中發覺了一絲邪惡的存在。她為此跋涉至了這片遙遠的大陸,並繼而發現了一眾惡魔正在追殺離群的藍龍,以期享用對方強大的奧能。而縱然是如若巨龍這般的強大存在,在軍團的奸計和蠻力面前也仍是無能為力。

麥格娜·艾格文

艾格文即刻便動身前往了龍眠神殿。位乎這龍族的聖地之中,她出言要求這些偉岸的存在兌現他們在舊日許下的神聖契約,保護這個世界免於邪惡的侵犯;而數位巨龍也繼而在創生者阿萊克茲塔薩的率領下,同意和守護者並肩作戰。於是,他們旋即便在迦拉克隆偌大的遺骸旁設下了埋伏。

眾多的惡魔由是落入了艾格文的陷阱。而當暴風雪呼嘯著將地表撕裂之時,守護者與她那生著翅膀的盟友便即刻將軍團的爪牙一舉掃平。然而,無論艾格文抑或是眾位巨龍,對其後到來的狀況卻都是始料未及。

諾森德的天幕頃刻翻湧著沉入了黑暗,而一柱偌大無朋的惡魔也繼而在戰場中乍現——其為薩格拉斯,燃燒軍團的主宰。即便這不過是惡魔之王的一具小小化身,不過只是薩格拉斯浩瀚力量的微渺一隅,其周身遍布的力量和怒火卻仍是貨真價實地壯闊無比。他將那恐怖的力量向著艾格文盡數傾瀉而去,以期將這屢屢擊潰軍團代行者的守護者消滅殆盡。

艾格文毫無躊躇地發起了反擊;她喚來自己的力量,傾其所能地抗擊著薩格拉斯。其後上演的一場大戰,可謂是艾格文生來面臨過最為嚴苛的苦戰。在迦拉克隆這龐然遺骸的陰影之中,薩格拉斯和守護者彼此呼喚著天穹的怒火,將業已瞑暗的蒼穹盡數撕裂,連諾森德冰結的地面都一應就此瘡痍遍布;肆虐的魔力風暴如是吞沒了整片大地,甚至連龍族都不得不退避三舍。最終,艾格文施展出一記剛強的法術轟擊,一舉將眼前的勁敵徹底擊敗。儘管已是精疲力盡,她卻著實贏得了勝利。

乍一看去,確是如此。

薩格拉斯敗於艾格文之手時,他便已將自己的靈魂轉移至了她那虛弱的身軀之中,而他那不息惡意的一隅,也將就此藏身於艾格文的靈魂深處。

無從知曉這點的艾格文,則將薩格拉斯龐大的殘骸搜集起來,以期將其悉數封印,令其再也無力為禍世間。她為此考慮了眾多的場所,然而最終還是選擇了蘇拉瑪這座古老的暗夜精靈城市,以此作為這位惡魔之王的長眠之所;早在天崩地裂之時,蘇拉瑪的這部分城市便已轟然沉入了海底。

這一戰,使她成為了提瑞斯法議會史上最強大的守護者,人們甚至將她的事迹寫成了《艾格文讚歌》。

上古之戰期間,軍團曾意圖在蘇拉瑪城 內開啟一道傳送門,然而這一計劃卻終而大魔導師伊莉珊德率領的一眾上層精靈手中夭折。這些強大的巫師布下了一連串的附魔封印,用以封印惡魔的傳送門,並將周邊的邪能加以祛除。待到其後的天崩地裂使得整個世界分崩離析之時,容留著軍團這作廢傳送門的城池便自此在浪花之下徹底消失。

麥格娜·艾格文

而激起艾格文興趣的,正是這些失落的遺迹。她知曉上層精靈的封印無疑能將薩格拉斯的化身殘存的一切邪惡抹除殆盡,便繼而將這位惡魔之王的殘骸葬在了蘇拉瑪業已沉沒的城池內部,並由衷地希望永世無人觸及這薩格拉斯的遺骸所在。

艾格文的消失

黑門前六百年

諾森德一戰之後,薩格拉斯便開始扭曲艾格文的思緒。他利用了艾格文心中對提瑞斯法議會長久以來的疑慮,驅使她將自己和組織彼此孤立開來。而這疑慮中最主要的一樁,便是艾格文新近發現的一件事:提瑞斯法議會的成員,如今正在干涉人類國度的事務。這些魔導師堅稱他們行事自有他們的必要——議會已然置身人後太久太久了。只要有了他們的知識和智慧,議會便能將世間的戰爭和痛苦悉數防於未然。

然而,議會的暗中活動卻只是讓艾格文生出了陣陣懷疑和焦慮。她憂心自己卸任之後,議會便會選擇一位更易擺布的守護者,以期達成他們的政治目的。於是,艾格文決定延長她的百年之役,繼續擔任守護者的職務。她動用自己的力量延長了數十年的生命,而議會儘管對此頗有微詞,仍是最終認可了她的決定——畢竟,她作為守護者建立的功績著實是超乎尋常。

其後的百年間,艾格文與議會間的關係則變得愈發地緊張起來。薩格拉斯的無孔不入的影響令她對同僚魔導師的臆想比往日更甚,而那日漸增長的焦慮更是使得她最終親手建立起了一處安身之所,以期遠遠避開議會的耳目。這便是那荒蕪偏僻的逆風小徑中,由她親手打造的卡拉贊巨塔。其後的眾多年月中,議會都無從知曉它的所在。

艾格文時常會回到卡拉贊中,以期在平靜和安寧中繼續她的工作。但這座塔還有著另外一個重大的效用,即是作為周圍土地的強大魔網線的導管,供艾格文吸取力量之用。

議會的成員隨著年邁漸而故去,他們的力量卻仍然掌控在艾格文的手中。至於逐一加入議會的其他巫師,也仍是一應沿襲著議會往日的做法,干涉著東部王國眾多國度的事務。而關乎對待艾格文這位我行我素的守護者,這些新成員大多都傾向於更加強硬的應對方式,更是施壓要求她交出自己的力量。

而達拉然中,也已罕能見到艾格文的身影了。就在這麼一次造訪中,議會便直言要求她卸下守護者的職責,否則自己承擔後果。然而艾格文對他們的威脅卻是視而不見;她心中對議會的不信任,而今已然轉變成了赤裸裸的敵意,揚言艾澤拉斯的命運若是交付他們的手中,便無異於親手將世界送入末日。

艾格文的舉動令整個議會都大為震怒,並繼而一致決定採取行動迫使她就範。而為了尋得最佳的處理手段,議會便陷入了長久的爭論之中:有人提出再加持一位守護者,然而這個法子卻潛藏著太多危險。若是艾格文和另外一位守護者大打出手,那便無疑是整個世界的災難;而更為重要的一點,則是這般的紛爭必定會使得公眾的視線就此轉向長居幕後的議會。

而議會最終通過的,便是一系列更為精密的行動。他們組建了一個名為提瑞斯嘉德的魔導師組織,為其悉數配備堪以削弱守護者力量的神器和武裝。經年累月的訓練之後,這些天賦卓絕的幹練法師便啟程前去追逐艾格文的腳步,以期將她帶回達拉然。

守護者不費吹灰之力就避開了這些提瑞斯嘉德。不過,這些獵手到底還是尋得了卡拉贊的所在,並將其轉而回報給了議會。

不再安全的卡拉贊繼而便被艾格文用法術封印起來,以免外人踏足其中。她隨後便啟程尋找另外的安身之所,且必須是無論議會抑或提瑞斯嘉德都無從觸及的所在。一番深思熟慮之後,她便最終選擇了古老的蘇拉瑪業已傾圮的遺址,將這座要塞建造在了大海的深處。而這名為守護者聖所的居處,也將在數個百年之中遠離提瑞斯嘉德的視線。

艾格文之子

黑門前四十五年

遠在暴風王國之外,提瑞斯法議會仍在孜孜不倦地追逐著反叛的守護者艾格文。提瑞斯嘉德如浪潮一般地洗刷著世界的角落,以期找到艾格文的身影,讓她為自己的忤逆付出代價。

然而,艾格文卻在她的聖所之中安然度日,將大半的時間都花費在這古老的蘇拉瑪業已沉沒的廢墟中,罕有前往外界的時刻。她時而會接觸提瑞斯法議會,關注他們的動向,然而卻只是讓自己愈發失望:議會對政事的干涉非但比往日更加地肆無忌憚,如今甚至已經開始公然進行政治活動了。

而就是在一次如前所述的短暫逗留之中,艾格文邂逅了 提瑞斯嘉德有史以來最為執拗、亦是最為不懈的法師,聶拉斯·埃蘭。他數月如一日地尾隨著這位守護者的蹤跡,用手中的附魔器物破除她的魔法,一次又一次地阻止她逃脫的企圖。

麥格娜·艾格文

聶拉斯和艾格文間的爭鬥,也轉而變得如若一場場意志與智慧的競賽。他們在這漫長的眾多對決之間彼此往複地奚笑對方,以期從中摸清對方的力量和弱點;然而出乎艾格文意料的是,她發覺聶拉斯對提瑞斯法也同樣是心存憂慮。他非但對議會搬弄權術的行徑一清二楚——更是對此深惡痛絕。

聶拉斯也同樣發覺艾格文並非是提瑞斯法議會口中那個背信棄義的叛徒。而每每將守護者的動機摸清一分,他對艾格文境遇的同情就更深一分。他甚至還察覺到,此時此刻的艾格文正傾盡全力壓制著靈魂深處的一抹黑暗;然而即便出眾如他,也決不可能知曉那正是薩格拉斯殘存的靈魂。於是,聶拉斯最終放下了武器,將他的追殺拋置腦後,以圖成為艾格文的助力。

不多時,這兩位昔日的仇敵間便萌生了一股意料之外的愛情,並決意攜手阻止提瑞斯法議會,讓守護者再也不必聽憑議會的擺布。艾格文知曉自己不可能將守護者的職責永世維繫下去,便繼而向聶拉斯提出了她的想法——他們將生下一個孩子,來繼承艾格文的提瑞斯法之力。若非如此,便不可能有哪個守護者堪以脫離提瑞斯法議會的操縱。

聶拉斯欣然同意,認為艾格文也能自此一應得到解脫:若是她無法祛除自身中潛藏的黑暗,那興許締造一位繼承人便能讓她從身上的重負中開脫出來。

同年秋天,艾格文懷孕了,懷胎十月之後,艾格 文在森林裡誕下下了一自己的孩子,並取名為麥迪文,即是高等精靈語言中的「守秘人」之意。尚是嬰兒的麥迪文便已對魔法表現出了驚人的親和力,而這也無疑是繼承自他的雙親。艾格文將提瑞斯法的魔力深鎖在了男孩的體內,直至麥迪文足夠成熟之後才會加以解放。

麥格娜·艾格文

然而,薩格拉斯蟄伏的靈魂,卻已然潛藏在了麥迪文的靈魂之中。早在麥迪文仍處艾格文腹中之時,惡魔之王便已然將其悉數佔據,而身為母親的她卻根本無從知曉。

為了尋得一個能夠安全撫養麥迪文的場所,艾格文和聶拉斯可謂是找遍了天涯海角,並最終選擇了在暴風城落腳:這裡地處偏僻,和達拉然以及眾多的北方國度間也是罕有往來。而聶拉斯,則在其後成為了暴風宮廷的正式巫師。

確保了麥迪文未來的安全之後,艾格文便將麥迪文交託給了聶拉斯照料。後者將就此為自己的兒子悉心教育奧術的精妙,直至麥迪文堪以接下守護者重任為止。艾格文則離開了暴風城,徹底從守護者的職責中解脫出來;這漫長的歲月在她的身上刻下的創痕,已然是太多太多了。她自此便徹底從世人的視野中消失無蹤,只會遠遠地守望她摯愛的兒子。

吉安娜的顧問

在魔獸世界官方小說《仇恨之輪》中,隱居的艾格文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塞拉摩的女王吉安娜·發現,她現在以管家和顧問的身份為吉安娜服務,並喚以化名。以避免任何不必要的麻煩。據考證,現在的艾格文正是在塞拉摩島的主人吉安娜身邊的那個女高等精靈(在小說《戰爭之潮》中,這兩者並不是一人)。

艾格文之死

在魔獸世界官方漫畫中,艾格文為幫助孫子麥迪安戰勝暮光之錘的首領寇加爾,通過梅里將自己的生命能量傳送給麥迪安。寇加爾最終被擊敗,而這位偉大的守護者也結束了自己傳奇的一生。

麥格娜·艾格文

角色設定評析

艾格文,作為艾澤拉斯歷史上的一位傳奇人物,她的身上有著數不清的光環,她對於魔法的掌握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她的強大實力足以被後世人們膜拜,她曾在上千年的歷史中為了這個自己深愛的世界而與惡魔不知疲倦的戰鬥著。強大的實力同樣鑄就了她的傲慢與自負,她我行我素,總是將議會的命令置若罔聞,並因此險些將整個艾澤拉斯世界推入毀滅的深淵。自負造就悲劇,這句話在艾格文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證。當她被自己一手培養的兒子麥迪文擊敗,躺在卡拉贊冰冷的地板上時,終於也品嘗到了自己曾經所釀下的苦果。她不只一次後悔自己過去的愚昧,當她得知麥迪文被殺死時,身為母親的艾格文傷痛萬分,從前身為守護者的驕傲都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普通女人的豐富感情,被過去她不斷的壓抑的感情大量宣洩出來,人性的光輝在她的身上閃耀。曾經的傲慢、目空一切,導致了艾澤拉斯的永久性傷害,為此她也付出了漫長的時間來贖罪,最終她履行了一個守護者的職責,為了保護這個她深愛的世界與他同樣深愛的孫子,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麥格娜·艾格文

正如她的好友梅里所說:「麥迪安,這是你祖母的生命…還有她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