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現實主義

魔幻現實主義(Magic Realism)是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在拉丁美洲文學爆炸中湧現的一個具有較大規模和世界影響的文學流派。把神奇怪誕的人物、情節及各種超自然的現象插入反映現實的敘事和描寫中,使拉丁美洲現實的政治社會變成一種現代神話。

魔幻現實主義文學誕生於20世紀20年代末,在50年代成熟,在60-70年代盛行,隨着阿斯圖里亞斯、加西亞·馬爾克斯等人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魔幻現實主義文學更是贏得世界性聲譽。

魔幻現實主義

魔幻現實主義的主要特點是在反映現實的敘事和描寫中,插入離奇怪誕的情節、人物和意境,以及種種超自然現象。代表人物有古巴作家阿萊霍、卡彭鐵爾,危地馬拉作家阿斯圖里亞斯,墨西哥作家胡安·魯爾福和卡洛斯·富恩特斯,秘魯作家何塞·馬里亞·阿格達斯,委內瑞拉作家阿爾圖羅·烏斯拉爾·彼特里,巴西作家若昂·吉馬朗埃斯·羅薩,哥倫比亞作家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智利女作家伊莎貝爾·阿連德。

命名

「魔幻現實主義」一詞最早出現於德國藝術批評家弗朗茨·羅(1890–1965)的理論著作《魔幻現實主義,後期表現派與當前歐洲繪畫中的若干問題》(1925),用以描述一種具有「新的客觀性」和「被改變了的現實」特點的繪畫風格,此時魔幻現實主義是對後期表現主義的一種稱呼。後來,西班牙馬德里《西方》雜誌對弗朗茨·羅的著作進行了譯載「魔幻現實主義」一詞於是在西班牙語界流行開來,並被用於命名拉丁美洲文學爆炸中新出現的文學傾向。委內瑞拉作家烏斯拉爾·彼特里(1906–2001)在他1948年寫的文章《委內瑞拉的文學與人》中率先使用「魔幻現實主義」一詞,以描述某些拉美作家作品的特點。1949年,古巴作家卡彭鐵爾在其《《這個世界的王國》序言》中使用了「神奇的現實」一詞闡述自己的長篇小說《這個世界的王國》的寫法,可理解為是對「魔幻現實主義」的進一步理論闡釋,序言提出了「整個美洲的歷史就是一部神奇現實的編年史」的著名論斷,極大地影響了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形成和發展。

時代背景

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之所以能夠在拉美國家出現並形成浩大聲勢,與以下幾個重要條件有關:

自然、文化、現實和政治條件

一是拉丁美洲神奇詭異的自然、文化、現實和政治條件。拉丁美洲有着腿風頻繁、人被卷上天空和保留死人頭骨、人鬼同住等諸如此類複雜、論異和奇迹般的自然與文化條件。魔幻作家群不斷受到美洲本土文化的奇特魅力的吸引,他們不僅研究、考察和整理原始的印第安文化,而且把它們當做文學作品表現的對象。同時,拉丁美洲各國還存在着非常黑暗的獨裁統治和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壓迫的殘酷現實,這是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得以出現的現實政治條件。

本土豐富的文學傳統

二是拉丁美洲本土豐富的文學傳統。早在瑪雅、阿茲特克和印加文化時期,拉美的印第安人就已擁有用基切、納瓦特爾和克丘亞等語言口傳或記錄的各體文學作品,阿斯圖里亞斯認為,印第安敘事文學中「包括兩個方面,即夢想與現實」,這正是魔幻現實主義所需要的兩個方面。拉丁美洲獨立后培育出了高喬文學、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文學傳統,20世紀又出現了地域主義、革命文學等文學思潮。正是從以上文學傳統中,魔幻現實主義獲得了豐富的創作靈感。

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持續影響

三是20世紀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持續影響以及在這種影響下拉丁美洲作家所進行的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文學實驗。從20世紀初開始,大批拉美作家旅居歐洲,參加當地象徵主義、超現實主義等文學團體,他們在回國后先後發起現代主義和先鋒派文學運動,創作了大量作品,到50年代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出現時,這種新的文學實驗已經在拉丁美洲持續了大約半個世紀。對於魔幻現實主義文學而言,這種文學實驗是一種非常寶貴的藝術積累,也是跟西方作家進行文學對話的門檻。以上三個條件對於拉丁美洲的文學爆炸和魔幻現實主義而言,都是缺一不可的。

歷史沿革

「魔幻現實主義」一詞最早出現於德國藝術批評家弗朗茨·羅(1890–1965)的理論著作《魔幻現實主義,後期表現派與當前歐洲繪畫中的若干問題》(1925),用以描述一種具有「新的客觀性」和「被改變了的現實」特點的繪畫風格,此時魔幻現實主義是對後期表現主義的一種稱呼。1927年,西班牙的《西方雜誌》翻譯轉載了弗蘭茨·羅的上述文論,從此,魔幻現實主義一詞便進人包括拉丁美洲在內的西班牙語領域。

魔幻現實主義萌發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1930年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出版了拉丁美洲第一本帶有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短篇小說集《危地馬拉傳說》。在拉丁美洲文學中,早在20世紀40年代就出現了以魔幻和神奇來反映現實的手法。如危地馬拉作家阿斯圖里亞斯當時寫了長篇小說《總統先生》和《玉米人》,採用了一些印第安人的神話傳說和超現實主義的描寫手法,已經顯示出「魔幻」的特點。1946年,危地馬拉作家阿斯圖里亞斯發表的小說《總統先生》,將印第安民間傳說與作品情節揉為一體,成為開該派風氣之先的引玉之作。1948年,委內瑞拉小說家和批評家烏斯拉爾·彼特里在他撰寫的《委內瑞拉文學和人》中第一次將魔幻現實主義一詞用於敘事文學。

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在墨西哥作家魯爾福(JuanRulfo)的中篇小說《佩德羅·巴拉莫》(PedroParamo,1955)出現,魔幻現實主義開始有了真正開創性的文學實踐。60年代出版的哥倫比亞作家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GarciaMarquez)的長篇小說《百年孤獨》(cienaiosdesoledad,1967)乘着拉美文學「爆炸」的衝擊力,影響力如井噴般覆蓋整個世界文學界,將魔幻現實主義帶向了全世界,也將全世界的目光引向了拉美文學。1967年,墨西哥著名的文學批評家路易斯·萊阿爾在《美洲手冊》上發表了重要論文《西班牙美洲文學的魔幻現實主義》。他界定了魔幻現實主義與幻想文學、心理文學和超現實主義文學的區別。80年代后,魔幻現實主義的勢頭有所衰退,但其在題材、內容、藝術手法上對當代拉丁美洲文學、乃至於世界文學仍有着影響。

在拉丁美洲文學中,早在20世紀40年代就出現了以魔幻和神奇來反映現實的手法。如危地馬拉作家阿斯圖里亞斯當時寫了長篇小說《總統先生》和《玉米人》,採用了一些印第安人的神話傳說和超現實主義的描寫手法,已經顯示出「魔幻」的特點。

藝術特點

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基本特徵主要表現為:

堅持「幻想而不失真實」的基本原則

堅持「變現實為幻想而不失其真實」的基本創作原則。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一度受到歐洲超現實主義文學的強烈影響,但二者畢竟不同,因為後者否認現實生活的真實性,並追求一種夢幻的「超現實」,而魔幻現實主義者雖然主張「變現實為幻想」,但並不違背現實主義最基本的真實原則,其目的不在逃避現實,而在更好地表現和干預拉美的現實生活。正如馬爾克斯所說:「虛幻只是粉飾現實的一種工具。但是,歸根結底,創作的源泉永遠是現實。」因此,魔幻現實主義是表面上的現代主義,骨子裡的現實主義。

再現拉丁美洲的神奇現實

在思想內容上積極再現拉丁美洲的神奇現實,具有強烈的社會正義感。魔幻現實主義作品不僅取材於拉丁美洲的現實,反映拉丁美洲的貧困與落後,而且大力抨擊各國軍事獨裁的統治,譴責大莊園主和外國政治及資本勢力的罪惡,描寫廣大拉美人民的貧困生活,歌頌拉美人民的鬥爭精神。

兼收並蓄的藝術表現手段

在藝術上以魔幻化手法為基礎,兼收並蓄、綜合使用西方現代派和拉美本土的各種藝術表現手段。魔幻現實主義同時吸收了象徵主義、表現主義、意識流尤其是超現實主義的藝術成分,綜合使用了「變現實為幻想」(或「魔幻化」)、夢境與現實混淆、歷史與神話融合、人鬼世界交織、荒誕誇張變形、時空倒錯、結構循環、象徵與意識流等來自西方各現代主義文學流派的藝術手法,並注意使用拉美土著民族、混血種和新移民的方言俗語與本土文學手法進行創作,既體現了拉美文學的現代性和後現代性,又具有濃烈的本土色彩。

打破生死界限、時空界限

魔幻現實主義打破生死界限、時空界限。結構時序任意顛倒,現實與非現實交織在一起。《佩德羅·帕拉莫》中,被佩德羅·帕拉莫逼走的第一個妻子的兒子回來找父親,竟由鬼魂做嚮導。整個村子里,鬼魂到處遊盪、私語。而且,小說完全顛倒時間順序,充滿了回憶和聯想,夢境、幻境迭現,意識飄忽不定。

作品神秘氣氛的增強

魔幻現實主義還大量使用隱喻、象徵、徵兆、讖語,以增加作品的神秘氣氛,並運用意識流手法,揭示人的隱秘的內心世界。《陰森可怕的差事》就是卡彭鐵爾運用象徵手法的最典型作品。馬爾克斯的另一部小說《格蘭德大媽的葬禮》中古老的馬孔多莊園顯然是整個拉美的象徵,格蘭德大媽則是美國在拉美勢力的化身,她的死意味着美國勢力在拉美的結束。《百年孤獨》寫了布恩迪亞家族第六代人生下一個長豬尾巴的嬰兒,他的最末一代人竟被螞蟻吃掉。書中大量使用意識流手法,表現布恩迪亞家庭精神和血緣關係崩潰的過程。

神話與現實交織

魔幻現實主義作品中,常常插入古老的神話和民間傳說。神話與現實交織成一幅幅神奇的圖畫,讓人彷彿步入似是而非的夢幻世界。《總統先生》就把印第安人瑪雅基切族的傳說與小說情節結合在一起,小說描寫總統的忠實爪牙被瘋丐掐死,總統不僅派人暗殺了瘋丐,並對其他乞丐嚴刑拷打,藉機偽造供詞誣陷政敵、製造冤獄。魔幻現實主義就是這樣以其獨特的藝術表現手法,真實地反映拉丁美洲寡頭政治的罪惡、土著民族的不幸,在世界上颳起了「爆炸文學」的熱潮,並對中國新時期文學,特別是對尋根文學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與相關類型的比較

魔幻現實主義是從源自達達主義的超現實主義中發展而來的,所以兩者之間必然有相似之處,但是它們有着質的區別,逐漸形成了兩種流派各自發展。

超現實主義者認為真正的「真實」是「超現實」,是一種無意識的慾望世界。它並不受理性的控制,排除了一切美學道德。他們注重外在現實與內在現實的統一(外在現實包括物質現實與現實世界,內在現實包括心理現實與夢幻世界),認為這才是完整的現實。而魔幻現實主義源於超現實主義,立足於此並加之改造,它的現實具有兩重性:真實的現實與幻想的現實。

魔幻現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均強調物質和精神的統一,但一個重視現實的客觀性並向現實主義方向發展,一個側重於非理性主義。超現實主義者意在表現人性中的原始狂野、怪誕荒謬,他們以慾望為橋樑,在物質現實與心理現實之間創造驚世駭俗的夢幻,是主觀唯心的、依靠直覺的。夢幻與邏輯意念的控制相斥,時間空間沒有了明確的邊界與方向,想象力發揮到了極致。物質現實在與心理現實共生的同時與心理現實在形式上相悖,其中的邏輯性被摒棄,只留夢境與幻覺。他們將觀念依託於弗洛伊德的夢幻心理理論與精神分析學,繼承了達達主義中虛無主義的態度,把世俗觀念當做對自身的束縛,輕視傳統與現實,扭曲而爆發地製造突變以推翻和打破一切,他們推崇「自動寫作」,不加以理性制約,不帶有創作主題構思的「無意識創作」,把無關聯的各種意象重置與組合。

魔幻現實主義雖然由超現實主義衍生而來,兩者密不可分,但它從超現實主義中破繭而出,傳承與借鑒之後有着自身鮮明的特徵,它吸收了西方現代藝術特徵並立足於本土的文化傳統和現實,是拉美人民保持民族特性與形成民族意識的象徵。宿命論根深蒂固地存在於印第安人心中,對強大的自然力量束手無策只得聽天由命,他們只能將自我意識藉助於神話與想象印第安人與黑人的信仰照進現實,不同時空共存、現實與幻想混合、離奇與隱喻暗流涌動,藝術作品中畫面情節交集和切割、穿插與過渡,呈現三維世界的錯落交疊,通過現代主義的創作手法使神奇降落於日常現實之中。

代表人物及作品

代表人物

加西亞·馬爾克斯

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1928-2014)是哥倫比亞最著名的作家和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人物。他於1928年3月6日生於哥倫比亞瀕臨加勒比海的馬格達萊納省阿拉卡塔卡鎮。1947年後相繼人讀哥倫比亞國立大學和卡塔赫納大學,後學進人報界,任波哥大《觀察家報》記者。1955年因連載文章揭露政府而被迫離開哥倫比亞,先後旅居歐洲和墨西哥。1971年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名譽文學博士稱號,1972年獲拉美文學最高獎一委內瑞拉加列戈斯文學獎。1975年他為抗議智利軍事政變而舉行文學黑工。1982年哥倫比亞新政府成立時返回故土,同年,他因《百年孤獨》等小說將「荒唐的想象與瘋狂的現實相結合」,「以奔放的遐想去結合傳統的民間文化和文學的經典」並「反映了一個大陸及其人們的財富與貧困」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1999年患淋巴癌,2006年1月宣布封筆。北京時間2014年4月18日凌晨在墨西哥城去世,享年87歲。

魔幻現實主義

阿斯圖里亞斯

阿斯圖里亞斯是「魔幻現實主義之父」,他的主要作品是長篇小說《總統先生》(1946)和《玉米人》(1949)。代表作《總統先生》以1898年一1920年間執政的危地馬拉總統埃斯特拉達·卡布雷拉為原型,塑造了一個只要一提起他的名字「連街頭的石子都會恐懼得發抖」的兇殘、狡詐的中美洲獨裁者和暴君形象,同時作品對受害者的命運表示了同情,體現了印第安人的萬物有靈及預示、預感等傳統觀念,在藝術上充分突出了夢魘成分,開了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先河。《玉米人》描寫了種植玉米的印第安人為保衛玉米、土地、家園和種族,與牟取暴利的土生白人莊園主之間你死我活的鬥爭,歌頌了印第安人的反抗精神。1967年,阿斯圖里亞斯因其作品充分體現了拉丁美洲的「民族色彩和印第安傳統」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卡彭鐵爾的代表作是中篇小說《這個世界的王國》(1949),這是一部以 18世紀海地黑奴起義和獨立革命為題材的歷史小說。他的另一部作品《方法的根源》(1974)再現了拉丁美洲一位軍事寡頭的生平劣跡,是20世紀70年代揭露獨裁統治罪惡的重要小說之一。魯爾福的《佩德羅·帕拉莫》(1955)是一部引起普遍關注的中篇小說,作品通過帕拉莫的兒子普雷西亞多的亡魂與同墓穴的老乞丐之間的談話,塑造了卑鄙無恥、心狠手辣、巧取豪奪的莊園主帕拉莫的形象,再現了他孤獨和罪惡的一生。

魔幻現實主義

伊莎貝爾·阿連德

智利女作家伊莎貝爾·阿連德是魔幻現實主義「第二代」的領軍人物、當代拉丁美洲最著名的女作家,有「穿裙子具有濃烈的激情與浪漫色彩。《幽靈之家》(1982)是阿連德的成名作和代表作,皮諾切特將軍軍事政變期間智利複雜而動蕩的歷史,是一部波瀾壯闊、扣人心弦的史詩性作品。阿連德近年來最著名、最暢銷的作品是成長小說系列《鷹與美洲豹回憶錄》三部曲,即《怪獸之城》(2002)、《金龍王國》(2004)和《矮人森林》(2005),三部作品講述的是少年亞歷山大·科爾德在亞馬遜叢林怪獸之城、喜馬拉雅山金龍王國及非洲肯雅侏儒部落的尋獸、探寶、探險之旅。

魔幻現實主義

勞拉·埃斯基維爾

墨西哥女作家勞拉·埃斯基維爾是「廚房文學」的開創者,她的成名作是長篇小說《恰似水之於巧克力》(1989),作品將令人眼花繚亂的廚藝展示、纏綿悱惻的愛情演繹與魔幻怪誕的故事情節融為一體,是一幅大革命時期墨西哥民間風俗畫的長卷,堪稱一部奇書。她的《愛情法則》(1995)是一部科幻偵探小說。近年來她發表的小說有《像渴望的那麼迅速》(2001)和《瑪林切》(2006)等。

魔幻現實主義

胡安·魯爾福

胡安·魯爾福(1918—1986) ,墨西哥著名作家,被譽為「拉丁美洲新小說的先驅」。魯爾福的小說反映了墨西哥的農村風貌、農村階級壓迫和不公正現象,立意深刻,藝術形式多有創新。1955年發表的中篇小說《佩德羅·巴拉莫》,被認為是拉丁美洲文學的巔峰小說之一。

魔幻現實主義

薩爾曼·魯西迪

薩爾曼·拉什迪(Sir Salman Rushdie )爵士,1947年6月19日出生於印度孟買,十四歲移居英國讀書。其作品風格往往被歸類為魔幻寫實主義,作品顯示出東西方文化的雙重影響。1981年發表的《午夜之子》被視為他的代表作,獲得當年的布克獎,並且在2008年被評為「布克獎40周年最佳作品」。2007年,他因在文學上的成就,被英女王冊封為爵士。2008年他入選《泰晤士報》評選的「1945年以來50位最偉大的英國作家」榜單,排名第十三。

魔幻現實主義

代表作品

文學作品

《百年孤獨》

《百年孤獨》是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作,描寫了布恩迪亞家族七代人的傳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鎮馬孔多的百年興衰,反映了拉丁美洲一個世紀以來風雲變幻的歷史。作品融入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宗教典故等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現實與虛幻,展現出一個瑰麗的想象世界,成為20世紀重要的經典文學巨著。1982年加西亞·馬爾克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奠定世界級文學大師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便是憑藉《百年孤獨》的巨大影響。

魔幻現實主義

《佩德羅·巴拉莫》

《佩德羅·巴拉莫》是拉美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和亡靈敘事的經典之作,看似與現實關係不大。實際上,魯爾福在看似神秘、腺隴的筆觸下展示的是拉美惡霸莊園主治下的現實世界生存圖景,而《佩德羅·巴拉莫》中展示的莊園主政治、暴力革命、基督教會暴亂等也無不與墨西哥的歷史真實相關聯。小說中的亡靈書寫也與現實生活中胡安·魯爾福家鄉哈里科克州的亡靈節息息相關。

魔幻現實主義

《玉米人》

1949年,阿斯圖里亞斯的代表作《玉米人》問世,表現印第安人與土生白人之間的衝突與融合。這種衝突也體現在了書名上——在印第安人看來,「玉米」和「人」之間存在着血肉相連的關係:人靠食用玉米維持生存,死後化作養育玉米的肥料,如此循環往複,繁衍不息;可在白人眼中,「玉米」只是一種食物,可以用來果腹,當然也可以賣了賺錢。

《玉米人》集中體現了阿斯圖里亞斯對於自己民族源頭的深切愛戀。在小說中,阿斯圖里亞斯所描寫的印第安人生活場景是那麼細緻和生動,讓人禁不住心馳神往。《玉米人》還反映了一種印第安人的世界觀—納華爾主義。印第安人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納華爾」,即動物化身,並且可以變成保護自己的動物。在小說中,加斯巴爾酋長的「納華爾」是長着薄如玉米葉子般的耳朵的黃毛兔子,郵差的「納華爾」是一匹野狼,巫醫庫蘭德羅的「納華爾」是一隻七戒梅花鹿。

魔幻現實主義

《總統先生》

《總統先生》是阿斯圖利亞斯以危地馬拉的卡夫雷拉和烏維科的軍事獨裁統治為背景, 作者以極其簡練的虛實相交的表現手法揭露和批判了當時法西斯式的暴君對國家的獨裁以及在這種暴政下對人民殘酷的統治。《總統先生》將印第安民間傳說與作品情節糅為一體, 成為開啟魔幻現實主義流派風氣的引玉之作。

魔幻現實主義

繪畫作品

《兩個弗里達》

《兩個弗里達》是墨西哥畫家弗里達·卡羅她在 1939 年創作的自畫像(圖6),兩個弗里達以近乎對稱但有明顯差別的構圖出現在同一張畫面中,兩個自我來源於她童年的幻想,假想中不像自己這般患病的另一個自我以朋友角色出現,這張畫作中也是弗里達在和幻想中的朋友交流,一個是被丈夫愛着的,另一個是不被愛的。右側的她心臟完好,身着傳統服飾,手中握着丈夫肖像的勳章,勳章連向血管通往心臟,象徵愛如生命如血液一般的滋養着她;而血管最終連着的左邊的自己雖然身着精緻的婚紗白裙,但露出的是她已破碎的心,手中的手術剪刀將血管像他們的婚姻一般終於剪斷,血滴在白色裙擺之上,而兩個弗里達互扣手掌,給不同境遇的自己予以安慰。

魔幻現實主義

電影作品

《潘神的迷宮》

《潘神的迷宮》是魔幻現實主義戲劇的再現。銀幕上展現了魔幻世界中的奇異情境,虛構出一個邪惡的「艾麗絲」去「漫遊世界」。以1944年為時代背景,法西斯謀殺游擊隊戰士作為現實世界的故事,旨在批判二戰給西班牙帶來的損失和傷害。雖然戰爭場面在影片中所佔篇幅不多,但是給人情感上的衝擊卻是相當大的。   

魔幻現實主義

影片開始時似乎要給觀眾創造一種可信的現實生活的質感,可吉爾莫·德爾·托羅以天才的導演手法將現實自然地轉向一種幻境,然後又開始了魔幻與現實之間的互換,影片從總體上是充滿流動性的。雖然影片中有一部分故事是模式化的,但卻製作得十分詩意化,通過旁白觀眾得知神話世界里的公主最終離開了她的王國來到了人類的世界。在人類的世界里,她死去了,只把悲哀留給她的親生父親,讓他呼喚着她靈魂的歸來。   

影片中生動的幻覺效應元素加上純正的西班牙語對白,使其在電影節上的各種採訪中一直是最受關注的對象之一,受到評論界和買家的廣泛歡迎,製片公司預計影片在西班牙可能會獲得最佳票房。

《地下》

這部黑色喜劇跨度很大,從1941年一直到1992年,經歷了二戰到南斯拉夫的解體,有點像野史版的大話西遊,部份情節是信不信由你。影片諷刺了政治至上及英雄崇拜,把人性的黑暗狠狠挖苦了一番。影片用庫斯圖裡卡特有的魔幻現實主義風格,影射了南斯拉夫整個當代史,尤其是國家崩潰背後的道德危機。片中人物千奇百怪,頗有費里尼作品人物的超現實性。

魔幻現實主義

《鳥人》

《鳥人》的驚艷在於其呈現皆竭盡全力地服務於一場完美的魔幻現實主義,將近乎難以改編僅能留存文字的藝術淋漓盡致的轉化為了光與影的魅力,真實與幻想的交織,不僅僅只是止戈於電影。

電影中有無數的層層推進的細節,包含對文化藝術,嚴肅思考的追求和當下盛行的快餐式娛樂的對撞。其中,最為人稱道的地方就是「一鏡到底」的鏡頭。影片前半部分真正做到一鏡到底,後半部分由多個長鏡頭組成,影片最終由12個長鏡頭組成,流暢自然,讓人看得酣暢淋漓。

魔幻現實主義

價值影響

魔幻現實主義是給拉丁美洲文學帶來世界性聲譽的重要流派。在文學發展史上,魔幻現實主義堪稱是「移植」與「尋根」相結合的成功範例。既是對現實的深刻開掘,又是對歷史的嚴肅反思;既有對本大陸傳統文化的尋本探源,又有對歐美現代主義的廣泛吸收,因而構成了它獨特而斑斕的色彩。

在魔幻現實主義的帶動下,拉美當代文學迅速發展,取得了舉世目的成就以魔幻現實主義為核心的拉美當代文學,不僅以自己的民族特色確立了拉美文學在世界文學中的地位,而且對世界文學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尤其是在「文學爆炸」中湧現出的一批作家作品,以他們自己的體系,贏得了世界的公認。在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拉美的「文學爆炸」改變了世界文學發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