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均夫

錢均夫(1882年12月26日-1969年8月23日),名家治,以字行,浙江省杭州人。錢均夫是吳越國王錢鏐(公元852-932)第三十二世孫,著名科學家錢學森之父

錢均夫1899年考入求是書院(現浙江大學前身),1902年公派赴日本留學,在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現日本筑波大學)學習史地科及教育學理論。留日期間,與魯迅、許壽裳等人相識、相交,還曾協助章太炎創辦「章氏國學講習會」。1908年回國后在浙江兩級師範學堂任史地科教員。此後,又在浙江省第一中學、北洋政府教育部、浙江省教育廳任職多年。1934年因胃病辭去職務,七七事變之後,寓居上海,期間錢均夫皈依天台教觀第43世傳人諦閑法師,法名顯念。1956年,錢均夫隨錢學森遷居北京,同年4月5日經政務院秘書長習仲勛批准並由總理周恩來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1969年8月23日因病逝世,享年八十七歲。

錢均夫

錢均夫在教育界服務教育事業25年,始終堅韌任事,以所學教育學理論指導實踐,並不斷總結經驗,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教育思想:致力於中等教育事業的發展,提升中小學師資力量、擴大職業教育範圍;積極將民智教育與民族復興相結合,大力開展識字運動,培養學生積極向上思想;重視軍國民教育,普及體育教育事業。更為重要的是,在家庭教育的實踐過程中,將其子錢學森培養成20世紀的著名科學家,僅此一點便已功績顯著。

人物生平

家庭背景

錢均夫,1882年12月26日(光緒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出生在浙江省杭州府仁和縣的城東街錢家老宅,即東街路887號(后改為建國北路369號)。錢均夫家世可以追至吳越國王錢鏐(公元852-932),錢均夫是其第三十二世孫。錢均夫祖父錢繼祖,世居杭州仁和縣城東街,經營絲行,家境富有。錢繼祖致富后同樣希望子嗣能夠學而優則仕。於是,他將絲行交由大夥(即經理)管理,自己則全身心地培養兒子讀書。未料,大夥在管理中漁利,謀得萬貫家產;錢家絲行因此破產,家道衰落,僅能維持一般生活。錢均夫出生時,其家庭經濟狀況已大不如從前,但父親錢承鎡仍支持他讀書。

教育經歷

國內教育經歷

錢均夫1888年六歲時被送到蒙館讀書,開始學習《千字文》《三字經》《百家姓》《神童詩》等啟蒙讀物。1895年因無力支付私墊學費,錢均夫便轉到不收學費的正蒙義墊讀書。1898年他離開杭州,在親友的資助下前往上海王氏育才書墊(現上海南洋中學前身)求學。

1899年錢均夫考入浙江求是書院(現浙江大學前身),其間他經常與同學討論如何救國的問題,並參與創辦《杭州白話報》以推廣白話文。他逐漸意識到教育與民族復興、國家存亡之間的關聯,並樹立起「教育救國」之志。1901年求是書院做出決定,由「撫院給資」,派遣錢均夫等人前往日本「分習專門」,指定學習教育。1902年9月,錢均夫以浙江官費生資格東渡日本留學,同批赴日留學者還有周承菼、施雨若、韓強士、章馥亭、韓叔陶、沈芑舫、許壽裳、壽昌田等人。

日本留學

錢均夫抵達日本後進入東京宏文學院普通科,被編為浙江班。宏文學院是一所語言學校,學制三年,若提前完成課程也可提前畢業。1902年9月至1904年3月,錢均夫修完規定課程后提前畢業,並於同年7月考入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現日本筑波大學前身),以期他日教育救國。該校是一所以專門培養師範生為目的的現代化大學。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分為四個學部,錢均夫在第二學部(地理歷史部),學制四年,預科一年,本科三年,第四學年「在本校附屬學校,從事實地授業」。1908年春,錢均夫在東京高等師範學校順利畢業。畢業后,他認為紙上得來終覺淺,於是計劃用半年時間考察日本教育事業。

1908年,浙江因創辦兩級師範學堂派遣王廷揚前往日本考察學務,並與錢均夫、經亨頤、許壽裳、張邦華等浙籍學子洽談辦學事宜,同時邀請他們回浙江執教。錢均夫因此於1908年冬季結束了在日本七年的留學生活,回籍執教,實踐其早年樹立的教育救國思想。

回國參試

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清政府廢除科舉制,對歸國留學生的考核與授職制度也不斷完善,出台了相關章程。1909年(宣統元年)清政府出台了留學生參加考試的辦法,規定所有留學生必須到北京參加考試。錢均夫從日本回國后,參加了1909年(宣統元年)清政府學部組織的留學畢業生考試。錢均夫的考試成績被列為「優等」,並「著賞給文科舉人」。錢均夫於1910年4月再次前往北京參加「廷試」,考試成績為七十分,被列為二等。經過廷試后,錢均夫被「著以內閣中書補用」。內閣中書官階從七品,主要掌管撰擬、記載、翻譯和絕寫等,經過一定年限后可升同知、直隸州知州,也有保送軍機處任章京的。但錢均夫回國后無意於功名,且無心從政,因此並未留京謀職,而是回到浙江。

工作經歷

1909年初,經許壽裳推薦,錢均夫前往浙江兩級師範學堂執教。其間,他主要承擔優級學堂的外國地理和外國歷史兩門課程,同時兼授論理(即現在的邏輯學)課程。不久,由於經亨頤辭去教務長一職,教務長便由錢均夫暫代,同時增加講授教育理論和教育史兩門課程。在王廷揚丁憂回籍后錢均夫短暫代理監督(即校長)職務。此外,他還擔任日籍教師的傳譯和協助編寫講義的工作。他在執教浙江兩級師範學堂期間,還在浙江高等學堂和浙江私立法政專門學堂兼職講授心理學課程。當時,陳布雷在浙江高等學堂就讀,成為錢均夫的學生。錢均夫初到浙江兩級師範學堂執教執教期間廣泛收集材料,先後編寫了《名學》《地學通論》《外國地誌》《西洋歷史》等四本教材。

錢均夫於1911年擔任浙江省立第一中學校長(現杭州四中和杭州高級中學前身),期間適逢辛亥革命爆發,社會動蕩,學校被迫停課。錢均夫隨即遷往上海(錢學森因此於1911年12月出生在上海),並於次年在上海創辦「勸學堂」,培養熱血青年,投身民主革命。1913年春,浙江省立第一中學重新開課,錢均夫攜眷返杭,繼續擔任該校校長。錢均夫這兩次擔任校長的時間並不長,前後僅兩年。著名愛國民主人士,新中國德文學科的開拓者與上海外國語大學的奠基人之一厲麟似教授期間在校就讀。

1914年1月4日,北京政府教育總長汪大燮向大總統袁世凱呈請任命一批教育部官員,錢均夫被任命為視學。他接到任命后便隻身北上,前往教育部任職視學。錢均夫任職后,由於恪守職責、堅持操行,於1915年7月23日被大總統策令「授為上士」。1917年3月12日又受到國務院總理和教育總長「進敘四等」的嘉獎。1917年10月3日,教育總長范源廉簽署任命令,委任視學錢均夫為教育部普通教育司第三科科長,但仍兼任視學。擔任科長期間,錢均夫積极參与並推動國語運動的發展。1918年教育部成立「國語統一籌備會」,錢均夫是創始會員。1920年教育部頒布《國語講習所章程》,決定成立隸屬於教育部的國語講習所,以培養國語教員。錢均夫被任命為國語講習所副所長,具體負責講習所的日常工作。培養了大批國語教師,對國語運動的發展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

1927年4月,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包括教育部在內的中央機關遷往南京。翌年,錢均夫由教育部次長馬寅初聘任為普通教育司一等科員。錢均夫只身前往南京任職。錢均夫在南京任職未及一年,於1929年由浙江省教育廳召回,擔任教育廳督學。錢學森同年考入交通大學,是年秋錢家舉家南下,回到杭州居住、工作和生活。

1931年3月6日,經浙江省政府主席張難先提請國民政府頒布命令,任命錢均夫為浙江省教育廳秘書。教育廳秘書既要「核閱來文」「撰擬及保管機要文稿」和「複核各科文稿」,同時還要主持「廳務會議」。這是因為時任浙江省教育廳廳長陳布雷因擔任教育部次長,常年在南京履職,所以教育廳各項廳務便由錢均夫代理。錢均夫代理教育廳廳長之後,為家鄉教育事業做出了很多重要貢獻,包括加強學校教育、提升教師薪酬、發展社教事業、舉辦體育賽事、發揚傳統文化等。

1956年錢均夫由政務院秘書長習仲勛批准並由周恩來簽發聘任書,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辭職後生活

錢均夫因妻子章蘭娟去世又患上胃疾,無法安心工作,於1934年12月22日辭去教育廳職務。七七事變后,日寇1937年11月5日登陸杭州灣,佔領杭州。日寇佔領杭州后便決定組織這些人員管理市政秩序,並擬出了一份名單,錢均夫名列其中。11月11日錢均夫聽到名單中有自己的名字時,便前往杭州郊外的河上店鎮避亂。因短期內無法回到杭州,且方谷園2號又被日寇空襲中投下的燃燒彈擊中,家中物品毀於一旦,為躲避日本徵招,1938年2月,錢均夫往上海避難。錢均夫到上海后,借住在妻兄章樂山家中。在上海期間寓居期間,當時,錢學森正在美國留學,錢均夫的日常起居生活由乾女兒錢月華照料。錢均夫寓居上海的時間裡,研讀佛經成為生活中的主要內容。錢均夫皈依天台教觀第43世傳人諦閑法師,法名顯念。在錢均夫潛心佛學期間,弘一法師李叔同是其非常重要的「導師」。他在上海期間,經常以「顯念居士」身份參加各種義捐活動,幫助貧弱群體。不僅如此,每當杭州錢氏家族中有生活困難者急需用錢時,錢均夫都會提供幫助,例如支付學費、生活費等。錢均夫在上海過著平和的寓居生活。平時,他總是身著長衫,留著三給鼻須。好友厲家福(字綏之)的晚輩回憶說,錢均夫給人留下「學養有素、平易近人、和葛可親」的深刻印象。

錢均夫

1956年5月,錢均夫隨錢學森前往北京生活。錢均夫在北京時,錢學森、蔣英夫婦經常帶著錢永剛、錢永真去看望他。而錢均夫曾在北京工作近十五年時,不少老友此時都在北京安度晚年,他們經常走動,聊天敘舊。

病故

1969年8月23日,錢均夫因胃出血醫治無效去世,享年87歲。錢學森依其遺願,將父親安葬於杭州市茅家埠里雞籠山,與母親章蘭娟合葬。1996年因西湖風景區改擴建的原因,經錢學森同意,錢均夫和章蘭娟合葬墓遷至南山公墓。另外,錢學森也依錢均夫遺願,將他多年的薪金和銀行利息3360元還給中央文史研究館。

家庭生活

妻子章蘭娟

錢均夫與章蘭娟(杭州市富商章珍子長女),通過媒約之言,奉父母之命包辦成婚。兩人感情很好。章蘭娟自幼受過良好家庭教育和私塾教育,知書達禮。結婚後,章家便將今杭州市上城區馬市街方谷園2號作為嫁妝贈予他們,錢均夫夫婦婚後便搬到那裡居住。錢均夫和章蘭娟婚後不久育有一子,不幸夭折。1911年辛亥革命之際,錢均夫攜帶有孕在身的章蘭娟到上海避亂。12月11日,錢學森在上海出生。1934年底章蘭娟因不幸患上傷寒醫治無效去世,年僅47歲。

章蘭娟去世時,錢均夫五十二歲,事業正當年。辭去教育廳職務,此後一直靜養於杭州方谷園2號的家中。1935年8月20日,錢學森在上海乘坐「傑克遜總統號」郵輪赴美留學。錢均夫前往上海送行,此後便隻身一人在國內生活。其間,很多親友勸其續弦,但都被他婉拒。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節,錢均夫逐漸從喪妻的悲傷情緒中走出來。1938年2月,錢均夫決定離開杭州,前往上海避難。

育子錢學森

錢均夫夫婦二人對獨子的培養,傾注了全部心血。他們一貫主張要兒子多讀一些有關中國傳統文化的書籍。錢均夫在兒子赴美前,還特意為他準備這類書籍,提醒他在國外攻讀專業之餘,不要忘記閱讀這些典籍。2005年3月,錢學森在北京301醫院曾深情地談道:「我父親錢均夫很懂得現代教育,他一方面讓我學理工,走技術強國的路;另一方面又送我去學音樂、繪畫這些藝術。我從小不僅對科學感興趣,也對藝術有興趣,讀過許多藝術理論方面的書。」

「愛的教育」既是錢均夫培養錢學森的指導理論,也是實施家庭教育的主要內容。從錢學森成長為20世紀中國著名科學家的過程看,作為從事教育事業的父親充當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在擇校、專業、興趣等方面,影響相當重要。錢均夫是教育部第三司的科長,專管中小學教育。有條件把錢學森送到當時最好的幼兒園,最好的中小學,又上了最好的大學,到美國上加州大學也是最好的學校。錢均夫也是接受了西方的先進教育,對錢學森的暑期的安排的教育內容也很豐富,使他接觸的知識面很廣。當然,錢學森能成材,也肯定離不開母親章蘭娟,以及整個家族的淵源背景。

兒媳蔣英

蔣百里和錢學森的父親錢均夫同庚,兩人早年都就讀於杭州的求是書院,同窗三載,經常漫步西子湖畔,無所不談,以關心國事、研究學問為樂事,且志趣相投,遂成為莫逆之友。後來,蔣百里與錢均夫先後於1901年和1902年留學日本數年,一個學軍事,一個學教育,一文一武。他們都立志回到祖國,共同報效國家幾年後兩人返國,蔣百里出任保定軍校第二任校長,培養了大批將帥;錢均夫出任杭州一中校長,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

錢均夫夫婦希望有個女兒,很喜愛蔣百里的「五朵金花」,尤其喜愛蔣家三女兒蔣英,長得漂亮,聰明好學,天真活潑,能歌善舞又會彈鋼琴,是家中的「小天使」。錢均夫仗著同蔣百里的特殊關係,便懸求蔣百里夫婦將此女過繼給他們,要蔣英到錢家做閨女。蔣百里是軍人的性格,經不起錢均夫的苦苦氣求,只好答應。1923年,蔣英四歲那年,蔣英從蔣家非常正式地過繼到錢家,蔣、錢兩家請了親朋好友,辦了幾桌酒席,然後蔣英便和從小帶她的奶媽一起住到了錢家,改名「錢學英」。蔣英只在錢家待了幾個月,便鬧著要回家。錢學森的媽媽答應放蔣英回去,但與蔣家約定,蔣英將來得給章蘭娟當兒媳婦。

蔣英(1919年9月7日~2012年2月5日)教授, 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傑出的音樂教育家、女高音歌唱家,中央音樂學院聲樂歌劇系教授。中國傑出的女聲樂教育家和享譽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長年任教於中央音樂學院。

思想主張

致力於中等教育事業的發展

在錢均夫看來,對青年學生的學業、思想以及體格影響最重要的階段就是中等教育。

錢均夫從擔任浙江省立第一中學校長,開始服務於中等教育事業。1914年錢均夫被任命為教育部視學以及其後的普通教育司第三科科長其間,專司中小學教育事務。在任內,他親自到京師各中學視察,強調校長要對全校師生負起責任,要提高教師素質和學生德智體美的全面發展;並且主張各學校舉辦「成績巡覽,每月一次送與兒童家長查考」,使學校與家長彼此了解;同時要求第一女子中學學生一律改穿校服、「有施脂粉者應令革除」。1929年,錢均夫再次被浙江省教育廳召回任督學,並一度代理教育廳長陳布雷之職。在任內,他積極推動中等職業教育事業的發展:1.在金華縣設立實驗農業學校,培養農業人才,開展各種農業實驗,探索農業教育改革;2.在杭州高級中學商科附設財務專修班,造就財務人員,以應整理田賦雜稅及改進會計制度的需要;3.在嘉興初級中學附設高級土木職業班,培養土木工程人員。

錢均夫也非常注意中等學校師資力量的培養。錢均夫和浙江省教育廳同仁訂定《補助省立中等以上學校清寒優良學生辦法》時,特別提出要給予師範生優先照顧,目的是鼓勵其畢業后服務於教育事業;同時,也注重加強在職培訓。擬定《中等學校教員進修辦法》,對在職教師再培訓,又創辦《進修半月刊》,提高教師教學效能。1931年暑期,在錢均夫的主張下,浙江省教育廳聯合浙江大學開設「教育服務人員暑期進修講習會」,邀請上海、南京、安徽、北平以及揚州等地專家授課。此次暑期進修講習會,為期三星期,開浙江省教育行政機關與學術機關合作之先河。

將民智教育與民族復興相結合

錢均夫任職浙江省教育廳期間,為推動民智教育,積極響應省政府的號召,以教育廳為主積極開展民間識字運動。而具體方法,就是通過在民間舉辦識字運動,通過「識字運動宣傳大會」「識字演講」「以識字指導不識字之人」等循序漸進的方法消滅文盲。錢均夫先後參與組織過三次識字運動:第一次在於喚起全省民眾對於識字的注意;第二次在於注意指導識字的方法;第三次更注意推廣民眾學校及問字處。尤其是1932年第三屆識字運動,錢均夫每日邀請兩位省政府機關行政人員,在大方伯民眾實驗學校演講,以便民眾前去聽講。通過這些方法,既宣傳了識字運動,又起到聯繫政府與民眾的作用。

錢均夫還非常重視對在校學生積極向上思想的養成。他曾協助浙江省教育廳長陳佈雷,撰寫《善導中等學校學生思想方案》,積極培育適合時代需要的德行,指導學生休閑生活娛樂活動,組織演講、文藝作品比賽,及時向學生介紹課外良好讀物。這些措施的目的是使各校對於青年學生,事前加以指導與糾正,不致誤入歧途,無可挽救,於社會國家前途,有相當裨益。其意義在於促進學生身心的發展,因為中國青年學生處於危機存亡之國勢且受外間環境的引誘,多數人之思想非流於消沉頹廢,即勢於偏激空虛。而中等學校的學生,「在身心養成之階段上,其可塑造性為最大,為善為惡,均視保育者指導是否得當以為衡。」

重視軍國民和體育教育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后,錢均夫曾到上海創辦過「勸學堂」,培養熱血青年,投身民主革命。任職北京教育部期間,更加重視軍國民教育的開展,曾和同事楊乃康到私立正志中學視察軍國民教育,認為「頗能貫徹其主張,管理訓練均以兵法」,並且以體操教員四人兼任管理,「學生精神振作,形式嚴整,室章及值日生均備有日記簿,記載日行事件,每晚呈由教員閱改,既足磨鍊辦事才能,復可增進其國文程度,辦法甚善。」錢均夫認為,此法可以鍛煉學生實行節儉勤勞的意志,於是通令嘉獎該校教員,同時要求其他中學前往參觀,藉資效仿。

與重視軍國民教育相對應的是,錢均夫在普及體育教育方面的也做出過積極的貢獻。錢均夫曾主持制定《全省中等以上學校學生運動技能測驗表》,通令全省中等以上學校,測驗項目包括:柔軟、田徑、球類、游泳等28項,通令各校男女學生均須測驗其中四項,以促進青年學生注意體魄之健,同時值此國難之際,體育訓練尤為重要。

影響與評價

錢均夫在教育界服務教育事業25年,以所學教育學理論指導實踐,並不斷總結經驗,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教育思想:致力於中等教育事業的發展,提升中小學師資力量、擴大職業教育範圍;積極將民智教育與民族復興相結合,大力開展識字運動,培養學生積極向上思想;重視軍國民教育,普及體育教育事業。更為重要的是,在家庭教育的實踐過程中,將其子錢學森培養成20世紀的著名科學家。

人物關係

軼事典故

錢氏家族

錢氏家族人才輩出,錢學森的兒子錢永剛、錢學森的堂弟錢學榘、錢學森的兩位堂侄錢永健和錢永佑,都是現代知名學者,以及現當代史上很多聲名卓著的大家也都是錢學森的族親。錢均夫曾說,錢氏家族代代克勤克儉,對子孫要求極嚴。這或許與《錢氏家訓》有著密切的關係。《錢氏家訓》全文600字,對立身處世、持家治國的思想行為作了全面的規範和教誨。是錢氏先祖錢鏐留給後世子孫的富貴精神遺產。

名人故事

1902年錢均夫抵達日本后在東京宏文學院普通科就讀,被編為浙江班。此前,稍早抵日的周樹人(即魯迅)雖為紹興籍,但因以江南官費資格派出,故編為江南班。此間,錢均夫與周樹人相識、相交,且日後成為摯友。1909年,錢均夫在浙江兩級師範學堂執教,與許壽裳、魯迅由同學變為同事。魯迅、許壽裳等人在浙江兩級師範學堂發起了反對思想保守,鄙視科學的監督夏震武的「木瓜之役」,錢均夫、朱希祖、夏巧尊等都支持魯迅的行動,紛紛辭職以示決意。「木瓜之役」取得了勝利,夏震武離職。魯迅與錢均夫先後進入國民政府教育部,兩人又成為教育部部員。魯迅任教育部金事,兼社會教育司第一科科長,主管博物館、圖書館、美術館及美術展覽會等工作。錢均夫擔任視學及第三科科長,主管中學、師範教育等工作。

錢均夫留學期間廣泛閱讀,同時還經常參加留學生組織的各種社會活動,因而結識了同在日本留學的李叔同。此外,1907年錢均夫、許壽裳、周樹人、周作人、龔寶全和朱希祖等人還在東京組織過「同學振起社」。另據錢均夫學生黃萍孫說,錢均夫留學日本期間還參加過同盟會。當時,同在此校留學的還有許壽裳、經亨頤、陶孟和、楊昌濟、陳衡恪、陳文哲、毛邦偉等人。他們經常聚集議論時政,針砭時事,回國后大多數終生從事教育事業,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均有貢獻。

1908年,與錢均夫同時畢業的許壽裳因準備留德需補習德語,以35日元租下東京本鄉西片町十番地呂字七號,邀請錢均夫、朱謀宣、周樹人和周作人同住,均擔房租,取捨名為「伍舍」,意為五人居住。章太炎是1906年受孫中山邀請東渡日本加入同盟會。兩年後借用東京大成中學教室講授《說文》《莊子》《楚辭》等,所以在留學生中很有影響力。「伍舍」中的錢均夫、許壽裳、周樹人和周作人都去聽講,后因學校課程與講課時間衝突,他們便與章太炎女婿龔未生商量,希望周日上午能另設一班講學。章太炎然應允,地點就定在牛込區二丁目八番地的《民報》社,即章太炎寓所。於是周日清晨,錢均夫、許壽裳、周樹人和周作人結伴前往《民報》社聽講,此前在大成中學聽講的龔未生、錢玄同、朱希祖和朱宗萊四人也前來聽講《民報》社僅有八席大小,中央放置矮桌。章太炎坐在一面,八位學生三面圍著聽講。錢均夫因此成為章太炎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