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恐慌

極度恐慌》(英文名:Outbreak)是一部災難劇情片,由德國導演沃爾夫岡·彼德森執導,勞倫斯·迪沃萊特、羅伯特·羅伊·普爾編劇,達斯汀·霍夫曼、蕾妮·羅素、摩根·弗里曼、凱文·史派西等主演,於1995年3月10日在美國上映。

影片講述了20世紀90年代,在非洲肆虐的一種病毒經由白臉猴傳播到美國后發生變異,軍醫山姆克服美國軍方為保護生物武器秘密而施加的重重障礙和阻力,成功研製出抗病毒血清,拯救了舊金山小鎮居民的故事。

極度恐慌

影片上映后全球累計票房約為1.89億美元,其中北美地區票房為約6700萬美元(票房統計時間截至2022年12月25日)。影片獲美國土星獎、中國電影金雞獎提名,演員凱文·史派西憑藉該片獲得美國得克薩斯影評人協會和紐約影評人協會評選的最佳男配角。

影片劇情

1967年,非洲扎伊爾一處雇傭兵營地爆發了疾病,不斷有士兵感染死亡,兩名美國軍官麥克林托克(唐納德·薩瑟蘭 飾)和比利(摩根·弗里曼 飾)經過調查后,決定對誘發該病的病毒保密,因此,美軍將整座營地摧毀。時隔28年後,美軍傳染病研究所上校軍醫山姆(達斯汀·霍夫曼 飾)、中校軍醫凱西(凱文·史派西 飾)與新同事索爾(小庫珀·古丁 飾)少校也被派往非洲扎伊爾調查疫情,他們發現,誘發疾病的病毒致死率很高,但卻不能通過空氣傳染,收集完病毒信息后,幾人返回了美國,山姆將新發現的病毒命名為「莫塔巴」,並向他的上級比利(此時已經晉陞為準將)作了彙報,比利和麥克林托克(此時也已經成為美國軍方高層)發現「莫塔巴」和他們當年在非洲調查的病毒極其相似,而當時的病毒已被美軍用作生物武器,為掩蓋真相,他們將山姆調離了崗位。

與此同時,攜帶「莫塔巴」病毒的非洲白猴被從事野生動物交易的不法商人偷運到美國,並迅速感染了美國舊金山香柏溪鎮上的大量居民,山姆的前妻、疾控專家基奧(蕾妮·羅素 飾)積极參与了疾病的救治。山姆也違背了比利的命令飛往香柏溪鎮,帶著凱西和索爾加入了妻子的團隊,經過觀察,他發現「莫塔巴」發生了變異,現在已經能夠通過空氣傳播。凱西在工作中不慎感染病毒身亡,而基奧為了救他也不幸被感染。麥克林托克得到消息后,命令美軍封鎖了整個小鎮並進行戒嚴,這使小鎮居民極度恐慌,同時小鎮大部分人都已被感染。

隨軍隊來到小鎮的比利,帶來了一種抗病毒血清,能夠治癒感染原始病毒的猴子,但對人類身上變異后的病毒無效,山姆由此意識到比利對病毒有所隱瞞,追問之下,他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並得知軍方此次名為「一網打盡」的行動,最終將通過摧毀整個小鎮遏制病毒的擴散。計劃是麥克林托克向白宮建議制定的,他的真實目的是為了掩蓋變異病毒的存在,以使美軍能夠保存原始毒株作為生物武器。

現在唯一的辦法是儘快找到病毒的原始攜帶者—那隻非洲白猴,提取血清研製特效藥。山姆和索爾逃脫了麥克林托克授意美軍實行的層層追捕,通過電視媒體的幫助在美國一戶居民家抓住了這隻猴子,趕回香柏溪鎮研製出了特效藥。而比利得知猴子被抓獲的消息后,也解除了麥克林托克的指揮權,取消了美軍的轟炸計劃。最終山姆用特效藥拯救了他的妻子和整個小鎮居民的生命。

演員與角色

影片製作

靈感

影片的創作靈感存有爭議,很多媒體認為《極度恐慌》(Outbreak)改編自理查德·普雷斯頓(Richard M.Preston)的小說《血疫:埃博拉的故事》(The Hot Zone),美國製片人琳達·奧布斯特(Lynda Obst)也表示影片竊取了普雷斯頓暢銷書的靈感。但也有媒體指出,1992年奧布斯特和二十世紀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工作室就贏得了普雷斯頓同名書籍的電影版權,在該書於1994年出版前,科佩爾森已經開始與華納兄弟(Warner Bros.)合作製作《極度恐慌》。因此影片的靈感來源,更準確的說是來自普雷斯頓1992 年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上發表的非小說類文章「熱區危機」(Crisis in the Hot Zone)和當時美國艾滋病的流行。

籌備

華納兄弟和二十世紀福克斯都計劃與普雷斯頓合作拍攝一部病毒題材的電影。但二十世紀福克斯率先聘請製片人奧布斯特根據普雷斯頓的「熱區危機」,籌備同名電影《熱區危機》。得知消息的華納兄弟,也匆忙展開《極度恐慌》的籌拍,並先於20世紀福克斯投入影片製作,此時,二十世紀福克斯在壓力之下停止了《熱區危機》的製作。這也是歷史上,美國電影製片廠首次放棄了兩部同類電影中一部的製作計劃。《極度恐慌》於1995年在美國上映,奧布斯特的《熱區危機》卻於2019年才被《美國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改編為電視劇。華納兄弟在這部病毒題材的影片開發戰中最終勝出。

而在劇本創作上,因版權問題,製片人科佩爾森聘請德沃雷特和普爾創作了一個涵蓋普雷斯頓小說《血疫:埃博拉的故事》所描述真實事件的原創故事(經華納的律師確認,以現實中的事實為基礎編寫虛擬故事並不涉及版權問題)。主演霍夫曼卻對該劇本不感冒,他邀請了最先發現非洲埃博拉病毒的科學家彼得·賈林(Peter Jahrling),為電影製片人提供科學指導和製片建議。同時,他還堅持邀請了作品很少被改編成電影的美國詩人馬婭·安傑盧(Maya Angelou)對劇本(尤其是結局)進行修改,但除了根據霍夫曼的性格對劇本略作改動外,製片方維持了劇本的一致性。

選角

影片演員陣容比較強大,擁有四位奧斯卡獎得主:達斯汀·霍夫曼、摩根·弗里曼、凱文·史派西和小庫珀·古丁。飾演女主角基奧的演員蕾妮·羅素1993年就與導演沃爾夫岡·彼得森在《火線》(In the Line of Fire)中合作過,男主角山姆這一角色最初是為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量身定製的,但是他拒絕了。在那之後製片方又邀請了梅爾·吉布森(Mel Gibson)、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和西爾維斯特·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他們同樣拒絕了,最終霍夫曼成功擔綱,而同時加盟的導演彼得森認為,從未出演過大片英雄的戲劇演員霍夫曼,對他執導該片是一種挑戰。在男配角比利的飾演人選上,製片方最初考慮了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但他們最終選擇了弗里曼擔任。

選景

影片是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芬代爾、阿克塔和尤里卡等地拍攝的。片中關於「非洲扎伊爾」的場景拍攝地是在夏威夷考艾島,該島也曾作為《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等電影展示異域風情的叢林地點。「香柏溪鎮」則是在加利福尼亞州芬代爾迷人的維多利亞式村莊拍攝的,而電影中的「醫院場景」都是在洛杉磯的琳達維斯塔醫院和加利福尼亞州帕薩迪納市的亨廷頓紀念醫院拍攝的。同時,華納兄弟影城也是影片的取景地之一。

拍攝

影片使用了較多的長鏡頭、特寫鏡頭,營造了緊張窒息、張弛有力的氣氛和節奏。開場通過長鏡頭拍攝,將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中心四個級別的病毒研究室場景,連續向觀眾進行展示,奠定了影片「極度恐慌」的主基調。同時,使用大量特寫鏡頭對病毒傳播場景進行展示,比如阻止感染者取食的手等。影片中還有少量的視覺特效特寫,包括病毒微粒在電影院人群中的空氣傳播(該鏡頭曾使很多觀眾感到極度不適),以及醫院中通過通風口擴散傳播。

同時,字幕提示、色彩構圖等拍攝手段也該片的氛圍、節奏有所增強。片中醫療機構的首字母縮略詞等字幕提示語不斷出現,片頭全景呈現的綠色森林,隨著猴子被射殺轉為灰色調,綠色森林腹地中黃色軍營的感染者對美軍飛機歡呼雀躍,卻被投擲的炸彈盡數毀滅,從綠色到灰色的轉變,意味他們生存希望的破滅。

道具

影片中的軍事行動場景使用了大量武器裝備道具。使用的軍事車輛、直升機包括:美軍陸軍預備役戰鬥工程師部隊提供的悍馬、五噸卡車和M-113裝甲運兵車等,美國國民警衛隊提供的兩架CH-47Chinook直升機。在夏威夷考艾島拍攝時,還使用了81毫米迫擊炮、50口徑機槍、MAT-49法國衝鋒槍、湯普森步槍和各種歐洲栓動式步槍等各種重型和輕型武器。

花絮

影片上映時,扎伊爾正在真實地爆發埃博拉病毒,該片於2020年慶祝上映25周年的當月,新型冠狀病毒開始在美國大流行。製片方承諾向芬代爾鎮投資500萬美元后,該鎮居民才同意了劇組動用坦克和直升機在此地進行拍攝。影片最初的結局是美軍摧毀了整個「香柏溪鎮」,但試映時遭到了觀眾的反感,導致製片人重新拍攝了拯救小鎮的結局。

影片中出現在非洲大陸上的白臉卷尾猴,實際只存在於中美洲和南美洲,影片中的「莫塔巴」比「埃博拉」病毒更致命,劇中觀眾看到的「莫塔巴」病毒圖片是現實中「埃博拉」病毒變異后的圖像。主演霍夫曼曾對自己在影片中的表演缺乏信心,並因導演彼得森最初希望福特出演而感到嫉妒。福特拒絕了《極度恐慌》製片方為其設計的角色,而霍夫曼也曾拒絕了《銀翼殺手》(Blade Runner)製片方為自己開發的角色,且最後都由對方成功出演。

影片特色

原型

影片的疫情傳播事件取材於非洲現實生活中的埃博拉病毒病。埃博拉病毒病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烈性急性傳染病,主要在人或靈長目動物之間傳播。截止2022年9月,自1976年首次在非洲扎伊爾(現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蘇丹被發現后,埃博拉病毒已在非洲肆虐了幾十年,多次暴發,造成數萬人死亡,病死率最高可達90%。影片中病毒的原型「埃博拉」潛伏期較長,死亡率為30-90%。片中的「莫塔巴」病毒則潛伏期極短,致死率更高。

影片開頭美國軍方摧毀整個雇傭兵軍營的劇情,在現實中更為殘忍,1976年的扎伊爾軍方控制埃博拉疫情時,採取了毀村殺人的手段。為防疫情向首都擴散,軍方封鎖切斷了邦巴地區的交通和通信,射殺企圖逃離居民,導致邦巴在地圖上消失。影片上映當年疫情再次爆發時,軍方再次關閉了基克威特的高速公路和機場,讓當地窮人自生自滅。影片中關於燒毀感染者住房的場景是真實的,世界多地原始部落都使用這一方法控制疾病的傳播:感染者被隔離在家,其他人將食物和水放在門外,如果感染者三到四天仍未取用,那麼其所在住宅將被燒毀以阻止感染蔓延。

主題

影片主題對疫情起源時的「天災」、「人禍」因素,疫情傳播中的人性善惡及疫情救護時的個人自我救贖均有所體現,但作為一部反映病毒傳播的好萊塢類型片,影片更多的是作為一部反映好萊塢傳統個人英雄主義題材的電影為觀眾呈現的。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對美國好萊塢電影種族主義「政治正確」主題的反映,該片部分主題表達了其對於糾正種族歧視的努力,影片結尾,薩瑟蘭飾演的白人將軍意圖時隔28年後,再次摧毀整個村鎮來保全美國其他地區的安全,而弗里曼飾演的黑人將軍比利則與其展開對抗,在軍事上拯救了小鎮居民,擔當著美國「社會良心」的角色。同時,影片透過找尋非洲爆發病毒的源頭,特別是虛構一種在非洲從未發現的猴子,完成了反種族主義歧視的主題表達。

敘事

影片作為災難題材電影的細分領域電影——以病毒感染作為敘事核心,主要對與現實傳染病相似的「瘟疫」傳播事件進行了敘述。通過對病毒及最初感染者的尋找節點來完成敘事轉折,對敘事矛盾中的拯救者、破壞者之間的對立衝突完成敘事推進,對犧牲者的死亡敘事來催化劇情,使得敘事升華。同時,影片也通過對角色身份種族的隱喻來解決美國現實社會環境中的種族主義矛盾,這一隱喻也為影片的票房和上座率提供了部分保證。

訓練

影片專門開設了軍事課程對部分主演和軍人群演進行了訓練。主演霍夫曼、史派西和小庫珀古丁的訓練內容較為簡單,包括理髮、正確穿著制服和學習軍人術語。這能夠使他們飾演的美國陸軍軍官醫生更為真實。

而對擔負「戒嚴」任務的軍人群演的訓練相對困難,為使美軍第8步兵師所屬的一個陸軍預備役戰鬥工程師部隊熟練掌握隔離平民城鎮的化學和生物(NBC)軍事程序。訓練人員要求該部隊的志願者全副武裝防護外衣、手套、靴子和化學防護面具進行了公路行軍、爬山以及耐力訓練,並額外利用一周時間進行了機動巡邏、應急路障設置及直升機部署等軍事科目訓練。

同時,在夏威夷的考艾島,訓練人員招募了臨時演員進行雇傭兵戰術及射擊訓練,當地美國海岸警衛隊司令部也派出了部分水兵參與雇傭兵演出。

榮譽獎項

影視榮譽

參考資料

影響

影片上映后,在北美地區首周末票房收入達到1340萬美元,並連續三周位居第一(1995年3月10日至24日),在全球的累計票房收入超過1.89億美元(截止2022年12月25日),在商業上非常成功。2020年3月,隨著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和流行,影片引起了更多共鳴,時隔25年後,重新進入觀眾的視野,成為Netflix網站當月觀看次數最多的10部電影之一(排名第四)。

影片因虛構了一種變異后能夠通過空氣傳播的病毒,被認為對2020年以後,現實世界中的疫情爆發有先見之明。影片於1995年上映時,美國當地人士還難以想象爆髮式的疫情傳播事件會在本土發生,該片將埃博拉病毒與美國本土虛構的疫情傳播聯繫起來,引入了美國社會主流認知,但其可信度受到了質疑,曾有影評人撰文指出,「從任何遙遠的現實視角來看,影片所描述的事件永遠不會像劇中發生的那樣快」2020年3月,影片再次大熱后,當年引起了美國部分公民關於「對受感染公民的軍事攻擊是否會成為現實」的討論。

爭議

影片對病毒及其傳播方式的場景描述也引起了一些爭議,被評論家認為以犧牲可信度為代價來構建好萊塢動作場景,也被科學家認為是影視作品中對病毒防護及傳播「最不準確」的描述。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生態學家、疾病專家布賴恩·阿曼(Brian Amman)在接受《連線》(Wired)採訪時,從科學的角度,指出了影片中醫療工作人員的防護措施、病毒傳播途徑、病毒特徵要素等方面的錯誤,在對美國電影和電視節目描述疾病爆發的準確性進行了綜合審查后,他認為影片存在很多描述缺陷,是最不準確的電影或電視節目。

評價

影片在評論界也取得了一定成功,收穫了很多正面評價。1995年,影片上映時,《好萊塢報道》對影片的編劇、剪輯、音樂、主演等給予了全方位的讚揚,表示該片將「大放異彩」。《影網》(movieweb)《parade》都將其列入流行病電影的前十名,與《福布斯》(forbes)《對撞機》等網站一起評價影片為「有史以來最好、最著名、最受歡迎的流行病電影之一」。《帝國》(Empire)雜誌就影片的觀影體驗評論道道「讓人興奮、神經緊張、巨大有趣的好萊塢震撼體驗」,《綜藝》(variety)雜誌和著名影評人羅傑·埃伯特(Roger Ebert)則稱其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可怕的故事之一,劇情震撼、故事警醒。」

進入21世紀20年代后,《joblo》回顧影片時指出,「明星演員無懈可擊的表演,史上最偉大的攝影指導,以及影片引以為傲的近乎隱形的視覺特效,使《極度恐慌》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屹立不倒」,《演藝圈備忘錄》評價影片「動感十足、非常有趣」,《conse quence》《thrillist》《大西洋月刊》( The Atlantic ) 分別認為該片「引人注目且有先見之明」「使疫情期間的觀眾感覺良好」和「令人震驚」,《Dvd Classik》則評論道:「憑藉壯觀的場面、爆炸、人群的移動、直升機的追逐,《極度恐慌》可以被視為70年代好萊塢鼎盛時期災難片遲來的作品。」

同時,影片也受到了一些負面評價,CDC的生態學家、疾病專家阿曼從自身專業角度評論道:「這是完全混亂的,整個一團糟,是純粹的好萊塢小說。」《大西洋月刊》也同時指出影片的英雄主義視野過於狹隘,《奧斯汀紀事報》(The Austin Chronicle)直接評價該片「完全沒有個性」,《帝國》則批評影片,「以犧牲科學張力和電影最初的可信度為代價,來打造節奏緊湊的好萊塢類型片是非常可悲的。」

大眾評分

*爛番茄網評分標準:百分比越大評價越好;爛番茄指數為影評人打分,爆米花指數為普通群眾打分。

*以上數據截至2022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