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巢禪師

烏巢禪師,古典名著《西遊記》中的原創人物,一直被認為是烏巢,其實是鳥巢,相關情節見原著第十九回「雲棧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經」;出現地點在高老莊和黃風嶺之間,曾向唐僧授予心經。

烏巢禪師

角色背景

出處

《西遊記》第十九回雲棧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經

烏巢禪師

奇怪之處

第十九回的回目是「雲棧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經」。從字數上來看,這一回共有近六千七百字,「悟空收八戒」這一主要故事情節就用了五千一百多字,而「玄奘受心經」只是在結尾部分交代了不到一千六百字,字數很少,而且似乎與後面的情節並沒有太大的聯繫,所以在讀的時候很容易就把它給忽略了,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一回還有個奇怪的人物——他就是「烏巢禪師」。之所以說這個烏巢禪師奇怪,是因為他有六點奇怪之處:

第一奇怪之處,是這禪師修行在浮屠山,山很漂亮,可他既不住廟觀,也不居洞府,卻只在一個柴草窩裡容身,這也就是所謂的「烏巢」——烏巢禪師估計也就是這樣得名的。

第二奇怪之處,是這禪師沒見過三藏卻認得三藏,但卻明確表示不認識大名鼎鼎的孫悟空,原因竟是:「因少識耳。」這太矛盾了,不合邏輯。

第三奇怪之處,是這禪師和豬八戒竟是相識。據八戒的交代,此禪師有些道行,也曾勸過八戒和他修行,只是八戒懶怠沒有去——此人竟想收八戒為徒。

第四奇怪之處,是這禪師傳授了三藏一卷《心經》(原為《波羅密多心經》,念做《波羅密多-心經》。佛教領書多叫某某心經),此經被三藏傳之後世,成了「修真之總經,作佛之會門」。可見此人絕不是一般禪師。

烏巢禪師

第五奇怪之處,是這禪師還念了一篇偈子,竟能預言西去路上的一些情節,而且《西遊記》的故事基本上是按照這樣一個粗略的框架來上演的,但卻少了很多情節——這是為什麼?

第六奇怪之處,是這禪師的「烏巢」竟能飛騰,而且他的神通極大,那猴子「舉鐵棒望上亂搗,只見蓮花生萬朵,祥霧護千層。行者縱有攪海翻江力,莫想挽著烏巢一縷藤」。——神通廣大的美猴王竟不是其對手!

原文記載

三眾進西路途,有個月平穩。行過了烏斯藏界,猛抬頭見一座高山。三藏停鞭勒馬道:「悟空、悟能,前面山高,須索仔細,仔細。」八戒道:「沒事。這山喚做浮屠山,山中有一個烏巢禪師,在此修行,老豬也曾會他。」三藏道:「他有些什麼勾當?」八戒道:「他倒也有些道行。他曾勸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罷了。」師徒們說著話,不多時,到了山上。好山!但見那——

山南有青松碧檜,山北有綠柳紅桃。鬧聒聒,山禽對語;舞翩翩,仙鶴齊飛。香馥馥,諸花千樣色;青冉冉,雜草萬般奇。澗下有滔滔綠水,崖前有朵朵祥雲。真箇是景緻非常幽雅處,寂然不見往來人。齋

那師父在馬上遙觀,見香檜樹前,有一柴草窩。左邊有麋鹿銜花,右邊有山猴獻果。樹梢頭,有青鸞彩鳳齊鳴,玄鶴錦雞咸集。八戒指道:「那便是烏巢禪師!」三藏縱馬加鞭,直至樹下。

卻說那禪師見他三眾前來,即便離了巢穴,跳下樹來。三藏下馬奉拜,那禪師用手攙道:「聖僧請起,失迎,失迎。」八戒道:「老禪師,作揖了。」禪師驚問道:「你是福陵山豬剛鬣,怎麼有此大緣,得與聖僧同行?」八戒道:「前年蒙觀音菩薩勸善,願隨他做個徒弟。」禪師大喜道:「好,好,好!」又指定行者,問道:「此位是誰?」行者笑道:「這老禪怎麼認得他,倒不認得我?」禪師道:「因少識耳。」三藏道:「他是我的大徒弟孫悟空。」禪師陪笑道:「欠禮,欠禮。」三藏再拜,請問西天大雷音寺還在那裡。禪師道:「遠哩,遠哩!只是路多虎豹難行。」三藏殷勤致意,再問:「路途果有多遠?」禪師道:「路途雖遠,終須有到之日,卻只是魔瘴難消。我有《多心經》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計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處,但念此經,自無傷害。」三藏拜伏於地懇求,那禪師遂口誦傳之。經云: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此時唐朝法師本有根源,耳聞一遍《多心經》,即能記憶,至今傳世。此乃修真之總經,作佛之會門也。

那禪師傳了經文,踏雲光,要上烏巢而去,被三藏又扯住奉告,定要問個西去的路程端的。那禪師笑云:

道路不難行,試聽我吩咐:千山千水深,多瘴多魔處。

若遇接天崖,放心休恐怖。行來摩耳岩,側著腳蹤步。

仔細黑松林,妖狐多截路。精靈滿國城,魔主盈山住。

老虎坐琴堂,蒼狼為主簿。獅象盡稱王,虎豹皆作御。

野豬挑擔子,水怪前頭遇。多年老石猴,那裡懷嗔怒。

你問那相識,他知西去路。

行者聞言,冷笑道:「我們去,不必問他,問我便了。」三藏還不解其意,那禪師化作金光,徑上烏巢而去。長老往上拜謝,行者心中大怒,舉鐵棒望上亂搗,只見蓮花生萬朵,祥霧護千層。行者縱有攪海翻江力,莫想挽著烏巢一縷藤。三藏見了,扯住行者道:「悟空,這樣一個菩薩,你搗他窩巢怎的?」行者道:「他罵了我兄弟兩個一場去了。」三藏道:「他講的西天路徑,何嘗罵你?」行者道:「你那裡曉得?他說野豬挑擔子,是罵的八戒;多年老石猴,是罵的老孫。你怎麼解得此意?」八戒道:「師兄息怒。這禪師也曉得過去未來之事,但看他『水怪前頭遇』這句話,不知驗否,饒他去罷。」行者見蓮花祥霧,近那巢邊,只得請師父上馬,下山往西而去。那一去——管教清福人間少,致使災魔山裡多。畢竟不知前程端的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烏巢禪師

人物來歷

《七大聖》中講述了烏巢禪師的來歷,其原本為背負太陽的三足金烏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