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心烤鴨

北京黑心烤鴨是一種假冒北京烤鴨的產品,外表包裝與一般北京烤鴨的包裝無異,但包裝內其實就一堆爛肉。

北京黑心烤鴨

基本介紹

在北京前門等地買到的袋裝便宜「北京烤鴨」,打開居然是一堆爛肉!2011年5月,媒體曝光「北京黑心烤鴨」而引發社會關注,黑烤鴨包裝上的一切信息都是假的,追查源頭成為難題,也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製作過程

原料 由拆解的鴨架加工而成。也就是將鴨的胸部、大腿,以及鴨脖、鴨皮等肉質肥厚的部分去掉后,剩下的骨架和一些內臟。生產 和其他鴨副產品一起醬鹵生產,不是烤,是醬好的「北京烤鴨」。有的用不明來源病死雞肉,放入大量的香辛料掩蓋異味。

包裝 包裝上註明烤鴨「總重量1000克」,產品實際不到500克,甜麵醬2袋各250克。這樣總重量就是1000克了。

進京 一級鴨販從當地購入劣質鴨和甜麵醬,進入北京市場。

加工 二級經銷商以每隻人民幣3.30元的價格購進,同時購進品牌包裝袋后自行加工,加工后的成本為人民幣4.70元/袋。

分銷 以每袋人民幣6元的價格批發給北京站地區超市和商鋪。

終端 前門、北京站、王府井等重點地區的超市和商鋪以每袋15元左右的價格出售給顧客。

網友發現

網民「飄動的樹葉」近日在天涯論壇發表網帖《我在北京被騙了》:「我剛從北京回來,打開昨天在西單一北京特產店買的『全聚德』烤鴨,裡面竟是兩大袋醬和一堆發臭的爛肉,我噁心壞了……」山東濰坊網友「浪漫旅途」在網帖中揭露:「五一放假姐姐一家去北京旅遊,在前門大柵欄給我帶回兩隻真空包裝的『北京烤鴨』。我滿心歡喜地打開發現,一公斤的鴨子,兩袋假冒甜麵醬就佔了總量的三分之二。烤鴨紅突突的,沒見鴨皮、鴨頭、鴨蹼、鴨翅,很像烤雞,還散發臭雞蛋味兒,嘗一小口就想吐。」

這些帖子一發便引發廣大網民關注和轉載。不少網民認為制售劣質袋裝「北京烤鴨」的現象極為猖獗,紛紛發表帖子談受害經過並對這種造假行為進行譴責:  網民「yushu」跟帖道:「我也買過北京『全聚德』烤鴨送親友,但親友紛紛來電說『謝謝你的烤鴨,爛糊糊的』。我立刻打開留給自己的那袋才發現,鴨子是用水煳的,翅膀、鴨腿、軀幹一點兒都看不出來,而且全身無皮。我太憋屈、太尷尬啊……」

「扎堆」等網民這樣留言:「廠家、商家不斷挑戰消費者心理和生理底線。只有消費者想不到的,沒有黑心商家做不到的!」

出售情況

不法商販兜售冒牌劣質「北京烤鴨」的現象非常猖獗。黑心烤鴨的出售地基本集中於北京前門大柵欄商圈、北京站、北京西站、西單等地。在前門大柵欄珠寶市街,共有二三十家食品零售店出售「全聚德」品牌的「北京烤鴨」,各攤位前大都有醒目標識:「烤鴨特價15元一隻,買二送一」。

在名為「北京果脯烤鴨專賣」的攤位,表面擺放深紅色包裝的「全聚德」烤鴨59元一隻。當買者表示太貴時,售貨員立刻彎腰從底櫃里掏出一種黃色包裝的「全聚德」烤鴨說:「這個便宜,15元一隻。」買者問:「為何同一個品牌價格差距這麼大?」售貨員回答:「咳,反正你也是送人,圖個便宜,買假的也無所謂,保證吃不壞!」

最令人觸目驚心的一幕是:當打開所購的大部分袋裝「烤鴨」,一股臭味撲鼻而來,而且裡面所謂的「鴨子」頭尾難分,凈是骨頭,有的連肉都沒有。

調查案例

黑心烤鴨被曝光后,徹查源頭成為最緊迫的任務。黑心烤鴨包裝袋上的生產廠家、聯繫電話,甚至食品質量安全編碼全都是假的。盤踞在前門、北京站等地的經銷商成為突破口。

在東城公安分局和工商分局針對劣質「烤鴨」專項打擊中,抓獲一名一直在北京站地區銷售俗稱「黑心鴨」的嫌疑人張躍峰,張躍峰銷售的烤鴨正是被曝光的「全居德」牌和「福聚齋」牌袋裝烤鴨。

順藤摸瓜,一組調查人員在張躍峰暫住地(丰台區新發地汾庄)查扣劣質鴨111箱共計3800餘只,劣質雞爪、雞脖子等231箱,外包裝烤鴨袋4箱,甜麵醬20箱。

另外一個調查組則在張躍峰「上家」孔老二住地(大興區青雲店)查獲劣質鴨200箱7000餘只,甜麵醬260餘箱。

據張躍峰交代,其銷售的兩個品牌烤鴨均來自河北省博野縣。那裡是他的上家孔老二的老家。

第三個調查組隨即奔赴河北省博野縣「黑心鴨」生產源頭窩點。

南邑,是博野最有名的肉製品產出地。

在博野縣,人們習慣把相鄰的南邑村、北邑村、鄧庄統稱為「南邑村」,這裡集中了博野縣幾乎全部的肉製品加工廠。

南邑村內,可隨處見到硃紅色的烤漆門和高高的院牆。大門上篆刻的楹聯,房檐上精緻的磚雕,與鄰村的平房形成鮮明對比,顯示著這裡的富庶。村內不時駛過京P、京N車牌的小汽車,多是當地在北京做生意的。

但如今的南邑村出奇的安靜,2011年6月9日,記者在村內看到,僅少數人家敞開大門。見到陌生人,過往的村民更是打量了又打量。

記者以聯繫採購博野烤鴨的名義在南邑村探訪了兩天,發現村民們對「烤鴨」一詞都十分警惕,「到別處打聽去」,多數村民顯示出不歡迎的態度。

一名女村民甚至埋頭鋪磚,假裝聽不見記者的大聲詢問。

「我們是老百姓,你們要收貨的話,還是找廠里吧,別找我們麻煩。」一名曾在肉製品廠加工烤鴨的村民騎著電動車,直奔家中。

經過反覆溝通,一名女村民聲稱自己可以幫忙聯繫,試探性地問記者要收多少貨,但聽到不合行規的回答后,又否認自己有貨。

「你們還是回去吧,這時哪能收到貨啊。」一家百貨商店店主苦笑。

謹慎的當地肉製品生產廠商

閆輝做過多年烤鴨生產加工,他盤算著重拾舊業,但甚是小心。

他掏出一張自己的名片,在記者面前晃了一晃,「你知道我開食品廠就可以了,名片上有廠址,不能給你看。」

閆輝的廠子生產聞名全國的「北京烤鴨」、「德州扒雞」、「道口燒雞」等外地知名品牌。

「今年都恐怕不能出貨了,你們要是進貨的話最好還是去別的地方吧。」閆輝說。

自5月25日起,北京東城公安分局和工商分局組成的調查組已經在當地突擊檢查過幾次了。

配合檢查的當地人士稱,每次結果基本都一樣,面對緊閉的食品廠大門,北京方面沒有抓到直接生產「黑心鴨」的證據。

像閆輝這樣的生產商非常謹慎,除非有北京大興、昌平等地的熟人介紹,否則很難打探到貨源信息。

村裡18家左右的食品廠,近期全部停業整頓。即使是官方認可的正規企業,也選擇了停產整頓。博野縣質監局食品科科長梁濤說,村內的永勝、旺源、博逹等3家食品廠通過了初檢,「其實可以運營了」,但他們仍選擇繼續停業。

北京調查組屢吃閉門羹

就在記者抵達的當天上午,東城方面派出的調查組也剛從村裡撤走。記者未能接觸到調查組成員,不過,當地村幹部和部門所反饋的事實是:追查行動並不順利。

當天清晨,3名東城調查人員在博野縣南邑村的博亨肉食製品廠(以下簡稱「博亨廠」)前吃了閉門羹,無奈下,只好找到南邑村村支書王常樂,請他出面尋找廠方負責人。

調查組希望這個老幹部能幫他們找到嫌疑人,但王常樂說,自己還是怕以後不好開展工作,所以叫著鄉派出所的人一起去博亨廠敲門。

大門同樣緊閉。

根據經銷商供出的線索,調查組在當地還調查了利眾食品廠和華香肉食製品廠。

5月25日深夜12點左右,利眾食品廠,調查人員將法人代表的兒子帶走協助調查。

對北京方面的突擊調查,博野縣質量技術監督局食品科科長梁濤表示,帶走調查並不一定有罪,不能證明黑烤鴨源自博野。他說,「這些年來,我們沒查到過假冒全聚德烤鴨。」

博野縣的彙報材料認為,北京黑心烤鴨的原料可能來自北京郊區、河北、河南、山東等地,其中一名河北經銷商供出源頭來自河北省博野縣。所以,博野質監部門配合北京調查組前往利眾、華香食品廠,在廠區未發現可疑產品或原料,廠房也沒有生產痕迹。

利眾食品廠已經不生產北京烤鴨,改做雞爪、雞脖等小食品了,「人家起碼不可能生產假冒全聚德。」梁濤說。

可蹊蹺的是,陪同調查的博野人士透露,幾個印有「北京風味烤鴨」字樣的彩色包裝袋卻在利眾廠內被調查組發現。

「北京風味怎麼了?又不是全聚德烤鴨,品牌都是利眾自己的。」梁濤這樣認為。

小作坊假冒烤鴨有多年歷史

假冒北京全聚德等知名烤鴨並不是近年的事情。

據2006年9月《河北經濟日報》報道,博野縣質監局取締了一個仿冒全聚德烤鴨的生產窩點,查獲包裝上印有「北京全聚德」字樣的烤鴨300隻。

2011年6月9日,博野縣質監局局長黃銀生坦言,2005年之前,南邑村充斥著大量小作坊。

「德州扒雞、道口燒雞、北京烤鴨……哪裡的名氣大就冒誰的牌子,村裡家家戶戶支口鍋就做雞和鴨子。」村民郭鳳茹(化名)說,20多年來,南邑村的小作坊一直都這樣。

郭鳳茹從來不買這些包裝烤鴨,她知道食品廠的產品充斥著劣質烤鴨。

當地計程車司機老侯的兒子在北京一家技校上學,寒假放假回家時,特意從北京帶了一袋北京烤鴨。老侯一見包裝就知道兒子上當了。打開后是一堆發臭的爛肉。

2003年當地採用「休克療法」,「打掉黑窩點,托起小作坊,培育大企業」,對未達到規定生產標準的一律停產整頓,驗收合格一家開工一家。

據當地媒體披露,有56家肉製品加工攤點在此次整治中倒下了。

博野縣質監局食品科科長梁濤說,這批被淘汰的企業中就有很多搬離博野。博野縣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趙佔領形容,那次整治,博野拿出了壯士斷腕的勇氣。

博野官方稱,剩下的食品廠則成為博野縣重要的支柱產業,據了解,年生產量達到3萬噸,產值達3.5個億,佔全縣總收入的五分之一。

河北省質監部門發布的2007年二季度食品質量安全風險監測公告顯示,博野縣18家肉製品的產品抽樣檢測合格率達100%。博野肉製品的表現優良。

但1年後,2008年,7種不合格食品被北京市食品安全辦責令退出北京市場,其中就包括博野縣生產的兩種「北京烤鴨」。

衛生不合格因更衣室沒凳子

今年1月27日,河北省政府決定集中開展為期兩個月的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其間,要對食品生產經營企業,關停取締一批、停產整頓一批、改造提升一批、整合重組一批、派監督員進駐企業監控一批。

鑒於「食品安全形勢依然十分嚴峻」,官方隨後又決定將整治行動時間延長兩個月,至5月底結束。

5月,黑烤鴨事件曝光,梁濤說,該縣為配合全省,還開展了「食品專項整治回頭看」活動,將整個行動又延長至6月20日結束。時而穿梭在南邑村的食品執法車已經讓村民們窺探出態勢的緊張。

博野縣委宣傳部提供的一份情況彙報顯示,該縣質監局和食品安全管理辦組成的兩支檢查隊已於3月初查封該村利眾、華香和德寶新興肉食製品廠的廠區設備和庫存,並取締、吊銷其衛生許可證和營業執照。

梁濤說,上述三家企業主要是產品出廠檢驗未過關,沒有對產品進行包括大腸桿菌含量檢測在內的全項檢驗。整治行動的重災區是南邑村,18家左右的食品廠,全部停業整頓。不過,梁濤說,南邑村的食品廠普遍存在的問題僅是廠區衛生不達標,例如污水排放不通暢,鍋灶清洗不及時。

而在生產環節,表現主要就是生產間牆面沒得到及時清理,「更衣室里有柜子,但沒有凳子可以坐著更衣等等。」

黑烤鴨或用病死雞鴨生產

而本報獲得的一份舉報顯示,南邑黑烤鴨的指控並非只是「沒及時清理生產車間牆面,或者更衣室里沒有凳子」。

舉報人呂明(化名)介紹,在博野管「黑心鴨」叫「博野貨」或者叫「次貨、便宜貨」。這種「黑心鴨」進入北京市場的時間大概在2004年到2005年。銷售最猖獗的時候在2005年到2007年,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產品銷售有所收斂。

記者接觸到的生產商閆輝介紹,這種鴨子是由拆解的鴨架加工而成。也就是將鴨的胸部、大腿,以及鴨脖、鴨皮等肉質肥厚的部分去掉后,剩下的骨架和一些內臟,而去掉的那些部位則分別做成其他小食品高價銷售。

鴨架和其他鴨副產品一起醬鹵生產成北京烤鴨。因鴨架價值低,一袋塑封包裝的「北京烤鴨」批發價格僅在3元左右。

呂明說,這些廠家從不烤鴨,一是因為他們沒有這樣的烤制設備,二是烤出來的鴨子成本要比醬出來的成本高。所以他們做的是醬好的「北京烤鴨」。「黑心北京烤鴨」沒有一個是烤出來的。

後期為了追逐利潤,他們乾脆就用不明來源的病死雞肉或者碎雞鴨肉、骨頭、鴨架子等來代替鴨肉,因為病死產品有異味,所以在生產加工時放入大量的香辛料掩蓋異味。

這些產品的包裝上註明烤鴨「總重量1000克」實際上是在玩文字遊戲。產品實際稱重不到500克,甜麵醬2袋各250克。這樣總重量就是1000克了。消費者往往驚呼上當。

這與此次北京東城警方和工商調查發現的情況吻合,在二級經銷商張躍峰和其上家「孔老二」的住處,除了查獲劣質烤鴨,還同時查獲了大量甜麵醬。

耐人尋味的是,與博野質監部門初次合作之後,梁濤說,北京東城調查組在隨後的調查中撇開了博野方面,直接去尋找黑烤鴨源頭。

「黑心鴨」拿貨要熟人介紹

博野烤鴨通過孔老二這樣的鴨販子流入北京。

東城調查的情況和舉報人呂明的材料顯示出黑烤鴨進京的路線圖。

經過多年的發展,這些博野商人和北京的經紀人、二級代理,乃至前門、王府井等各大商圈的攤販,編織了一條博野「黑心鴨」(俗稱「博野貨」)侵佔北京市場,乃至冒牌北京「全聚德」烤鴨的利益鏈條。

呂明說,除非有熟悉的經紀人牽線介紹,否則很難從博野食品廠直接進貨。

一般而言,北京的一級經紀人(又稱「鴨販子」)會從博野食品廠直接大量進貨,然後批發給線下的二級代理,再由他們發貨給前門、王府井、北京站等地的商販。

在南邑村,提起孔老二,人們都會指向孔氏父子。生產商閆輝介紹,北京數得上的鴨販子有不少來自南邑村,其中,尤以孔氏父子在圈內名氣最大。

閆輝說,孔氏父子十餘年前離開南邑村,到北京打拚,靠賣烤鴨起家。在事業的起步階段,他曾通過孔家結識了一些北京的二級代理商。

被東城方面抓獲的張躍峰就是一名二級代理,一直在北京站地區銷售「全居德」牌和「福聚齋」牌袋裝劣質烤鴨。

據其交代,兩種劣質烤鴨都是他以每隻3元左右的價格從「上家」孔老二處購得,其中,「全居德」牌為每隻3元,「福聚齋」牌為每隻3.3元。

包裝袋顯示,上述兩種烤鴨的生產廠家是北京市順都福利肉食品加工廠,但記者在北京市工商局網站上查詢發現,這家成立於1988年8月的食品廠已於2003年11月註銷。

原來,張躍峰一直假冒順都福利肉食品加工廠的名義自行加工烤鴨。閆輝說,不少鴨販子都盜用或虛構廠家信息,自行印刷品牌包裝袋。

張躍峰購進品牌包裝袋后,在每個品牌包裝袋內放入一隻烤鴨和兩袋甜麵醬,就以每袋6元的價格批發給北京站、前門等地的商販,而成本則是每袋4.5元上下。

在張躍峰的暫住地,丰台區新發地汾庄,東城調查組查扣3800餘只劣質鴨、4箱外包裝烤鴨袋和20箱甜麵醬。

呂明說,像張躍峰這樣的二級鴨販子每天發貨量最少也有200袋,最多可達到800袋,以每袋1.5元左右的利潤估算,其利潤頗豐。

而他們的「上家」一級鴨販子則更薄利多銷,據閆輝透露,孔家已在北京、保定置辦3處房產。

呂明說,因為「黑心鴨」製作成本非常低廉,所以正規廠家的烤鴨無法和「博野貨」抗衡,使得北京一些正規廠家不得不「掛羊頭賣狗肉」,給「黑心鴨」套上自己的品牌包裝出售。

閆輝也承認,以前確實與北京正規廠家開展過這種代加工合作,但最近已經不做了,不過,如果雙方合作愉快的話,可以在烤鴨的透明包裝上打上北京廠家的廠址。

截至5月26日,東城公安分局抓獲相關犯罪人員4人。東城工商分局答覆本報稱,針對「黑心鴨」的調查仍在繼續。

北京站附近仍有「黑心鴨」

2011年6月11日,記者在前門、王府井、北京站等「重災區」走訪時,已很難買到劣質烤鴨。

走訪數十家店鋪后,記者只在北京站對面的街道店鋪內買到兩隻20元的北京烤鴨,拆開一隻標著「金六福」的北京烤鴨包裝袋一看,烤鴨無鴨頭、鴨腿之分,只是一堆爛肉,零星有幾個骨架,看起來更像是有些腐爛的雞肉,從肉中已經溢出液體。

執法情況

手握冒牌「全聚德」烤鴨的鑒定結論,2011年5月16日,記者到前門歷史文化展示區社會管理綜合執法處工商執法站欲討要說法,但門口保安矇騙記者「這裡並無工商執法站」。

幾番周折后,記者終於從旁道進入,但「工商執法站」辦公室門鎖無人。此時,記者向隔壁安保部工作人員說明投訴來意,並詢問如何聯繫工商執法站。這位工作人員回答:「沒在就是沒人,也沒電話。」

記者只好找到工商執法站上級單位——北京市工商局西城分局大柵欄工商所反映情況。在填寫《12315投訴舉報中心投訴舉報單》后,4名工商所人員隨記者到前門大柵欄珠寶市街現場進行查抄。

查抄持續近1小時,工商人員在兩戶商鋪共查抄2箱21袋冒牌「全聚德」烤鴨。記者打開其中的一袋,一股臭味撲鼻而來,而後問售貨員:「你們自己難道也吃這樣的烤鴨?」售貨員無言以對。

令人驚詫的是,在整個查抄過程中,珠寶市街各商鋪如驚弓之鳥,售貨員相互通風報信。當工商人員來到記者所指認的一家店鋪查抄時,原先存放假鴨子的商櫃早已空空如也。

全聚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法律部副部長唐穎說:「我們經常協助工商檢查,往往是剛查抄2家,後面的都『乾淨』了。查獲的數量也很少,一般也就三五隻,因違法數額太小而無法處罰。」

大柵欄工商所副所長周衛東承認,前門大柵欄、北京西站、西單等地有不法商販出售「變種」的「全聚德」品牌,如「萬勝德」「全居德」「仝聚德」「金聚德」等。

鑒別方法

為進一步鑒定「全聚德」烤鴨真假,記者16日赴全聚德真空袋裝烤鴨的唯一生產廠家——北京全聚德三元金星食品有限公司。該公司總經理王凱拿出當日出廠產品與記者購買產品進行現場比對:

首先是價格低得離譜。「你買的『全聚德』才15元,而我們生產烤鴨的成本就已經是每隻40多元,再配送到各大超市的批發價是68元,最後的零售價在90元左右。市場上全聚德烤鴨每隻低於68元肯定是假貨。」王凱說。第二是外包裝顏色不符。目前市場銷售的原味全聚德真空烤鴨均為棗紅色包裝,而記者所持的黃色包裝早已被淘汰。

第三是烤鴨缺斤短兩。真品全聚德烤鴨包裝內為一整隻足量烤鴨,不含餅、醬等任何配料。而記者所購烤鴨袋內有兩袋甜麵醬等配料,掩蓋鴨子質量的不足。

第四是無識別碼。「正品烤鴨袋內有唯一的識別編碼,經電腦隨機產生,與該產品的生產批次、品種相對應,可查詢。

針對網民爆料內容,王凱認為屬實:「現在前門、西單、西客站、北京站及各大飯店賓館、旅遊團等銷售的全聚德烤鴨很多都是假的,消費者僅從外包裝很難辨別,因為廠家名稱、地址、投訴電話等所有內容都是『真』的。往往是我們剛啟用新防偽技術,造假者次日就能『隨機應變』,讓我們擔驚受怕、防不勝防。」

專家觀點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認為,食品安全問題是當前的社會熱點。猖獗制售假烤鴨行為再次暴露出我國食品監管的漏洞。究其原因是違法成本遠低於違法獲利。對制假售假行為,必須重點治亂,加大懲處力度。

中國政法大學民法學博士席志國認為,要加大食品安全違法的民事賠償力度。比如,當食品安全出現重大問題時,應採取「吊銷商家執照、永遠退出市場主體資格」的從嚴舉措,特別是「懲罰性的食品賠償」不僅要對消費者,更要讓商家把所有的非法獲利都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