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差錢

不差錢》是由徐正超、崔凱、尹琪編劇,馬立娟、高大寬導演,趙本山、小瀋陽、畢福劍、毛毛主演的小品。該小品於2009年1月25日中國春節聯歡晚會正式播出。

《不差錢》主要講述了趙本山為了讓孫女丫蛋(毛毛 飾)能上《星光大道》,得知《星光大道》電視台製片人畢福劍的行程之後,提前到餐廳卻忘了帶錢包,於是串通服務員接待畢福劍請他吃飯,最終經服務員和丫蛋的表演,畢福劍邀請他倆去《星光大道》參加比賽。

不差錢

2009年2月9日,該小品被評選為「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語言類節目一等獎。

創作背景

趙本山小品劇組起初為春晚準備的小品叫《生日快樂》(原名《送蛋糕》),但在《生日快樂》這個劇作中有很多行動和心理上的表演很難實現,在央視的建議下,劇組決定更換作品。但當時離春晚直播只有短短的12天,於是趙本山和徐正超連夜創作。一次在飯店吃飯時,有人給服務員塞了一百塊錢讓服務員配合自己演一齣戲,等朋友來點菜的時候,凡是貴一點的菜就說沒有。趙本山和徐正超看了覺得很有趣,便就著這個故事開始改編,考慮到演員小瀋陽和毛毛有很好的唱功,就將《星光大道》這一節目引進,利用優勢增加小品的看點。於是小品《不差錢》就此誕生。

劇情簡介

小品《不差錢》主要講述了《星光大道》製片人畢福劍受蓮花鄉文化部部(趙本山的兒子,丫蛋的父親)長邀請,前往蓮花鄉挑選《星光大道》選手,趙本山在得知消息后,帶著丫蛋去提前去接待畢福劍,希望畢福劍能挑選自己的孫女作為參賽選手,當趙本山爺孫倆到達飯店時發現竟忘了帶裝有三萬塊錢的錢包,於是趙本山和服務員(小瀋陽)串通好招待畢福劍,等畢福劍點菜的時候凡是貴一點的菜都說沒有或者做不了,凡是和自己所帶的農副產品有關的菜,趙本山都說可以有。當畢福劍問丫蛋有啥才藝的時候,丫蛋演唱了一首《青藏高原》,小瀋陽在得知畢福劍的身份后也表示自己想參加《星光大道》,先後演唱了《我和你》《2002年的第一場雪》《山丹丹花開紅艷艷》,最終畢福劍在看完小瀋陽和丫蛋的表演后,自掏腰包請了這頓飯,而服務員和丫蛋成功當選《星光大道》的選手。具有濃烈的幽默藝術,同時有濃厚的現實韻味。

不差錢

角色介紹

(註:以上角色介紹來源總結於劇本)

小品劇本

幕後製作

團隊組建

小品《不差錢》的表演團隊一共四個人,趙本山、畢福劍、小瀋陽和毛毛,趙本山提出把《星光大道》的製片人畢福劍加入到演員團隊中來,有了《星光大道》節目的加持可以讓小品表演更加豐富,可選題材更多。趙本山又考慮到《星光大道》是一個給普通人大膽表演的節目,而剛好趙本山周圍的小品演員中小瀋陽和毛毛的唱功比較好,可以把小瀋陽和毛毛加入到演員團隊中來,如此小品《不差錢》的表演團隊就齊全了。

服裝

相對小瀋陽的亮眼裝扮而言,趙本山、丫蛋和畢福劍的裝扮比較正常,趙本山和丫蛋的著裝除了體現出鄉土人民的淳樸之外沒有什麼特殊韻味,畢福劍的裝扮就更加平平無奇。劇中小瀋陽的裝扮偏女性化,隨意的圍巾、純白的上衣和近似裙子的寬鬆褲子,以及一雙增高小皮鞋。小瀋陽在劇中和趙本山的對話中一度強調自己是純爺們,卻著裝女性化。這一著裝在春晚上展出引來諸多非議,有美好熱烈的讚譽,也有過度誇張的詆毀。在舞台上他的裝扮十分女性化,動作表現也充斥著陰柔的氣息,這樣的形象被誤讀為「粗俗」和「醜陋」,但這體現了東北二人轉中丑角的古怪精靈的搞笑藝術,不同身份和角度有不同的看法。小瀋陽的形象充滿了文化氣息,性別的模糊具有具有很強的現實指涉功能和反諷意義,人們在因小瀋陽的裝扮頻頻發笑的同時,也應對背後牽涉的多元文化進行細細考量。

不差錢

藝術鑒賞

開場藝術

小品以一張圓桌、磚紅色長沙發以及三把木製的椅子開場,既襯托小品的喜慶氛圍,又交代了故事展開的場景。接著以趙本山和毛毛爺孫倆的出場時的著裝打扮和語言表達突出人物形象,讓觀眾可以藉此情此景對後文的故事有合理的想象。再者就是以小瀋陽的奇裝異服,純爺們的身子卻身著姑娘的裝扮來接待趙本山爺孫倆,趙本山作為淳樸的農村老人毫不客氣的指出裝扮的怪異,同時將大衣脫下,孫女接過折好放在農副產品上,憑藉幾人的語言和動作的簡短表演把農村老大爺的淳樸幽默表現得淋漓盡致,簡短的開頭蘊含龐大的信息。

「違反」藝術

小品以「不差錢」作為小品名,事實上差的就是錢,在表演過程中趙本山也多次提到不差錢這一台詞,和客觀事實形成了一種正反矛盾。爺孫倆到達飯店門口時的情形,爺孫倆身上都帶滿了來自農村的大蔥、大蒜、野雞等鄉貨,體現了爺孫倆鄉巴佬的人物形象,和不差錢形成強烈反差,給觀眾提供了發笑的素材。再者就是服務員小瀋陽的怪誕著裝,正宗純爺們卻穿著偏女性,形成一個矯揉造作的形象。小品的最後,被請客的人畢福劍卻自掏腰包請趙本山爺孫倆吃飯,與小品開頭矛盾。小品中的這些違反慣例的語言形象表達出一系列的社會問題,不僅是個人成才方面需要金錢的培養和名人的提點,還有社會變遷人物穿著審美的變化等問題。既保證了小品藝術表現的幽默效果讓人開懷大笑,同時引人對現實社會的深思,耐人尋味。

幽默修辭

諧音

諧音是指發同樣或者類似音調的不同事物,劇中多處用到諧音,如畢福劍說的「魚翅更不用點了」,而趙本山卻說「魚刺不能點,吃了那東西用饅頭噎,用醋泡都不好使」。還有小瀋陽的英文名被趙本山叫成「小損樣」。合理的利用諧音加上演員的形象表達,讓作品藝術效果絕佳,更具風趣幽默之感。

飛白

飛白是指故意借用一些錯別字來表達自己原本的意思。如劇中趙本山說孩子從小就一身藝術細菌,利用錯誤的表達卻也能讓人一聽就明白,既表達想表達的意思,又增加了小品語言的風趣幽默。

仿擬

根據語境需要,在現成的詞句仿造出新的詞句,如丫蛋說的「洪湖水浪打浪,一浪更比一浪強」,仿照歌詞洪湖水浪打浪進行改編,更具幽默效果。

譬喻

譬喻就是比喻,根據事物相同特點進行對比、聯繫。如劇中採用比喻的修辭將人這一輩子用睡覺這一平常的事來表達,將嚴肅的事物用詼諧的語言表達出來,適應小品的台詞發展,不失小品的詼諧、幽默。

倒錯

倒錯是指違反客觀事實,使事物之間關係顛倒。如劇中趙本山說到「來點民間的小雞燉蘑菇」,服務員說「沒有」,趙本山卻說「這個可以有」,服務員又說「這個真沒有」,這個有和沒有讓趙本山和服務員之間身份關係錯亂,是《不差錢》最精彩的地方之一,用特定的語序違反邏輯達到一種獨特的幽默感。

獲獎榮譽

2009年2月9日,該小品被評選為「我最喜愛的春節聯歡晚會」語言類節目一等獎。

小品評價

《中國電視》評:「小品《不差錢》幽默效果極佳,23分鐘的小品,全場一致性的「開懷大笑」就有30次之多,即使偶有觀眾靜默的一刻,也是在期待下一次的笑聲。」

魏明倫對小品《不差錢》提出質疑:「我覺得今年語言類節目的一等獎應該空缺,我看小品『不差錢』,但差道德,至少小瀋陽扮演的服務員就毫無道德。」同時他認為小品《不差錢》要展示的就是一個人為了成名可以攀親戚、走關係,用盡手段。趙本山以前也有《賣車》《賣拐》等小品,但這些小品是諷刺這種不正當的行為,而在《不差錢》中沒有看到諷刺的意味,反而覺得它是很推崇這些不好的東西。

性學專家李銀河在自己的博客上發文「『屁精』是民間對同性戀的鄙稱,趙本山在春晚出現『粗鄙的謾罵是不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