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萊

依萊,男,於2013年3月1日去世,湄公河慘案策劃者

2011年4月2日,依萊等糯康集團成員攔截中國貨船「渝西3號」和寮國金木棉公司的客船「金木棉3號。同年4月3日,他們再次劫持中國貨船「正鑫1號」和「中油1號」,以及「渝西3號」,隨後於4月6日,依萊收到贖金2500萬泰銖后,才將相關人員釋放。2011年10月5日,桑康·乍薩和依萊、弄羅等人劫持了中國船隻「玉興8號」和「華平號」,並讓泰國不法軍人向中國船隻開槍射擊,並將屍體拋入湄公河。2012年9月20日,依萊和糯康等6名被告人因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一案在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開庭審理。同年11月6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依萊和其同夥公開一審,判其死刑,同時,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共計人民幣600萬元。2013年3月1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依萊執行了死刑。

依萊

人物經歷

2011年4月2日,依萊等糯康集團成員受首領糯康指使,在湄公河擋石欄灘頭,攔截中國貨船「渝西3號」和寮國金木棉公司的客船「金木棉3號」,並且將船長冉某和船長羅某等人作為人質。。同年4月3日,依萊等糯康集團成員再次在孟巴里奧附近的水域劫持中國貨船「正鑫1號」和「中油1號」,以及「渝西3號」。

2011年9月至10月,依萊所在的糯康犯罪集團,共同策劃劫持中國船隻、實行了殺害中國船員和在船上放置毒品栽贓陷害船員的計劃。隨後於2011年10月5日,依萊等組織成員帶領,攜帶槍支駕乘快艇,劫持了中國船隻「玉興8號」和「華平號」,並且綁架控制了船員,同時,將事先準備的毒品分別放置在兩艘船上,隨後與泰國不法軍人共同向中國船隻開槍射擊,並將中國船員屍體拋入湄公河。  

依萊

2012年9月20日,依萊和糯康等6名被告人由於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一案在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開庭審理。同年11月6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糯康等6名被告人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判處被告人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死刑,判處被告人扎波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判處被告人扎拖波有期徒刑八年。同時,判決6名被告人連帶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共計人民幣600萬元。但是由於糯康等6名被告人不服,向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經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後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3年3月1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四名湄公河案罪犯執行了死刑。

人物事件

湄公河慘案

2011年,依萊和糯康等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共同策劃了一起劫持中國船隻的計劃、他們計劃殺害中國船員后,在船上放置毒品栽贓陷害中國船員,同年10月5日,桑康·乍薩帶領集團成員,劫持了中國船隻「玉興8號」、「華平號」,並且按照計劃,綁架控制了船員,以及將毒品分別放置在兩艘船上。隨後翁篾、扎西卡、扎波、扎拖波等人在船上向中國船員開槍射擊,依萊和弄羅等人則按照約定,安排岸邊等候的泰國不法軍人向兩艘中國船隻開槍射擊,並且將中國船員屍體拋入湄公河。  

一審宣判

2012年9月20日,依萊等人在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開庭審理。此次庭審中,依據中國和泰國、寮國相關司法協助條約的規定,昆明中院依法傳喚了泰國、寮國13名證人出庭作證,證實了糯康犯罪集團的相關犯罪事實。隨後於2012年11月6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湄公河案件開展一審,對於糯康等6名被告人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等行為,隨後,經法院商議判處被告人糯康和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死刑,以及被告人扎波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判處被告人扎拖波有期徒刑八年。同時,判決6名被告人連帶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共計人民幣600萬元。

最終審判

2012年12月26日,雲南高院對湄公河中國船員遇害案進行二審宣判,即對糯康等6名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故意殺人、運輸毒品、綁架、劫持船隻案的上訴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對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的死刑判決;維持並核准對扎波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判決;維持對扎拖波有期徒刑八年的判決。2013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了死刑。同年3月1日,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糯康、桑康·乍薩、依萊、扎西卡四名湄公河案罪犯執行了死刑。

相關影響

2011年10月5日,「金三角」地區特大武裝販毒集團「糯康集團」製造了震驚中外的湄公河慘案。經中、老、緬、泰四國警方通力合作后,糯康等人被捉拿歸案,接受中國法律的嚴正審判。「湄公河案」的審判,是我國與周邊國家開展國際司法合作的創新性突破。

湄公河慘案是國內審判史上首次出現境外證人出庭作證的情況。為此,我國還特別制定了《境外證人出庭作證規則》,規範了境外證人出庭作證的程序、補償等諸多方面的細節,既保障了對案件司法審判的公平、公正,更為重要的是,也為日後類似案件的處理乃至中國國際司法協助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寶貴的借鑒。